Example 10 - Another Advanced Example

  • 堅持 守護

    一直在影響司法對台灣土地徵收制度的認識的苗栗大埔區段徵收案,歷經二次最高行政法院發回,於徵收違法判決確定後,來到返還土地的關鍵時刻了。

  • 正直 任俠

    對於一個涉及拆除323戶,影響近半千餘人口(近半是高齡老人)的建設計畫,任何有民主素養、人權法治觀念的政治人物,絕對會謹慎再謹慎、傾聽再傾聽

  • 環境 永續

    政府拼經濟的腦袋最需要創新!如果連央行都僅能提出靠救房市或設立石化產業專區救經濟的方案,是否意味著整個政府(高層政務官)都已黔驢技窮,應該換腦袋當家了?

  • 土地 正義

    近十年,台灣無論行政、立法、司法的領域,都在資本的壓力下逐步失守。這是年輕一代之所以走上街頭的原因。這是我輩沒有好好為他們守住永續生活條件所造成。而當他們勇敢地上街,卻得蒙受國家動用水車、警棍的暴力攻擊,也意味著台灣民主已走到危險且急迫需要改變的關鍵時刻。


2010年7月1日 星期四

一個法律人看軍購口水戰──請將專業問題留給專案討論

《原完成於93/10/15》       

       國防部本次推動的新台幣六千一百零八億元特別預算軍購案,在台灣目前因統獨意識形態撕裂族群,以至於一切泛政治化的氛圍下,加上年底立委選舉將屆,朝野各政黨及政客為選舉而任意操弄的結果,明明一項涉及高度國防軍事專業及財政預算專業的軍購案,竟然找不到理性討論空間,完全淹沒在媒體、政客的口水戰之中。


  筆者以為一項高達六千多億元的軍購案,在「完全支持軍購」與「完全反對軍購」之間,應該有很大的討論折衝空間,例如從國防軍事角度探討,國防部所列採購項目-P3C定翼式反潛機、愛國者三型飛彈及潛艦,是否非一次購齊不可?可否分輕重緩急逐年分項、分量採購或減量採購?又如從財政預算的角度探討,一次特別預算編列,是否違反預算法?縱不違法,財源如何籌措?如以發債方式籌措,有無違反舉債上限?對未來政府財政影響如何?有無精算之數據可供討論?等等諸如此類疑問,應該有既深且廣的專業理性討論空間。

  然而我們所看到的軍購案口水戰,政府與執政黨不思以專業角度詳細說明本次軍購項目及數量,其實是針對中共過去及未來軍備建置的方向(例如中共已開始添購號稱全世界最安靜的基洛級柴油動力潛艇)及其對台戰略(如對台飛彈配置情形)、戰術計畫(如斬首行動),經過中美軍事專家長期兵棋沙盤推算結果所獲得的結論,並佐以同為海島型國家的日本,亦配置了數量頗為可觀的P3C定翼式反潛機及一定數量潛艦所透露的戰略思維,並對前述財政預算的質疑,提出釋疑的答案,反而訴諸情緒,動輒對反軍購人士扣上「不愛台灣或投降主義者」的封號,不惟有失厚道且無助於息紛止爭,更不免令人懷疑本項軍購案專業需求的正當性。

  對於反軍購者的說詞,可分幾類來看,其中針對前述軍購項目、數量或預算所涉法律及財政赤字問題提出質疑,就專業立場來看,值得贊許;至於以反戰角度反對軍購或主張軍購是對中共挑釁行為及主張以和談代替軍備競賽等說詞,則頗為荒誔。證諸二次大戰前,已宣佈其為永久中立國的比利時,希特勒單純基於戰術上的理由(借道比利時與法國間平坦的地形及法國只置重兵防守於法、德邊界,疏於防範比、法邊界),即毫不留情揮軍予以攻占,以利直接驅兵攻法;而另一永久中立國瑞士,台灣的反戰者可知它實際上是有三十八萬訓練及配備精良陸軍做後盾!台灣與大陸相比,任何人皆知,實力其實相差懸殊,而且中共一再聲明絕不放棄以武力統一台灣,在這種前提之下,台灣二千三百萬人,固然沒有人希望或喜歡戰爭,但台灣又不像美國在扮演國際警察角色,時常派兵到外國去打仗,有什麼立場大言不慚反戰?這些高唱反戰的人士,為什麼不去大陸天安門廣場反戰?為什麼對於中共一再在浙江、福建沿海配置數量可觀且對準台灣的戰術彈道飛彈、大量購置的最先進的蘇愷二十七、三十戰機、現代級驅逐艦(相當於我方尚在建軍階段的紀德級驅逐艦)、自製且已下水的神盾級驅逐艦、基洛級柴油動力潛艦及漢級核子動力潛艦(自製),視若無睹,不主張這是挑釁行為?國防軍備是我們能單方面放棄的嗎?為什麼不去大陸要中共當局放棄軍備競賽?若實力相差懸殊,有可能對等和談嗎?國民黨在國共戰爭及和談過程中是如何失去大陸江山?南北越戰爭也殷鑑不遠,國家沒有國防實力,有和平談判的空間嗎(縱有一時,也絕不可能持久!)?軍備武器的建置,須長期規畫、製造及訓練,若等到面臨戰爭危險時,再行添購來得及嗎?國防實力或和平談判,難道7-11(「統一」超商)隨便買得到嗎?

  筆者是國防軍事的門外漢,不敢臧否目前這次的軍購案一定對或完全對,其中針對以發債籌措特別預算財源此舉也頗有質疑,但堅信一切應回歸專業,請讓專業問題留給專業討論(甚至可考慮舉行聽證程序),政客的口水戰就免了吧!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