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ample 10 - Another Advanced Example

  • 堅持 守護

    一直在影響司法對台灣土地徵收制度的認識的苗栗大埔區段徵收案,歷經二次最高行政法院發回,於徵收違法判決確定後,來到返還土地的關鍵時刻了。

  • 正直 任俠

    對於一個涉及拆除323戶,影響近半千餘人口(近半是高齡老人)的建設計畫,任何有民主素養、人權法治觀念的政治人物,絕對會謹慎再謹慎、傾聽再傾聽

  • 環境 永續

    政府拼經濟的腦袋最需要創新!如果連央行都僅能提出靠救房市或設立石化產業專區救經濟的方案,是否意味著整個政府(高層政務官)都已黔驢技窮,應該換腦袋當家了?

  • 土地 正義

    近十年,台灣無論行政、立法、司法的領域,都在資本的壓力下逐步失守。這是年輕一代之所以走上街頭的原因。這是我輩沒有好好為他們守住永續生活條件所造成。而當他們勇敢地上街,卻得蒙受國家動用水車、警棍的暴力攻擊,也意味著台灣民主已走到危險且急迫需要改變的關鍵時刻。


2015年5月18日 星期一

賴神威權,民主大倒退

本文同時刊登2015.05.18蘋果論壇,此內容為完整版


日前2015514日)配合台南鐵路地下化東移案的變更台南市都市計畫」,於居民抗議的混亂聲中,賴清德市長在台南市都市計畫委員會上強勢直接宣佈通過,充分展現權力傲慢。

對於一個涉及拆除323戶,影響近半千餘人口(近半是高齡老人)的建設計畫,任何有民主素養、人權法治觀念的政治人物,絕對會謹慎再謹慎、傾聽再傾聽、評估再評估。但令人遺憾的是,在號稱台灣民主聖地的台南市,由民主進步黨下一位總統熱門人選賴清德的主政下,卻僅願給5人、每人3分鐘的陳情時間。更可惡的是,竟然在第2位發言者逾時後,即不問皂白,喝令員警將在場的3名發言代表王偉民工程師、自救會發言人陳致曉與徐世榮教授全部強行架離至樓梯間限制行動,直到他宣佈計畫通過。都市計畫委員會的開會,本來就是公開也必須接受民眾陳情的場合,怎麼民主進步黨的明星卻倒行逆施,箝制人民陳情權利?


攸關能否東移的撤銷環評訴訟,歷經近2年的審理,將在528日做最後言詞辯論,為何急在行政法院判決前先強行通過呢?這段期間,筆者自己或與自救會曾先後與賴清德或其幕僚碰面談過此事,但結果完全流於單向說服。筆者事後聽聞部分被賴清德到府拜訪之人轉述,結果賴清德目的也僅是製造父母官到府親自請託,應該給面子、別再吵鬧的人情壓力,而非真正的傾聽與溝通。自救會轉而要求舉行公開聽證,期待讓雙方的主張、論據,完全攤開來辯論並供外界一起檢驗,而非各說各話,永無交集。但有曾任行政院法規委員會主委的陳美伶擔任其秘書長的賴清德,卻可以將只要行政機關認為有必要即可舉行並做為決策參考或依據的聽證(可以參考行政程序法第107條第2款),說成於法無據,辦了也沒有效力,且政府不可以違法。

再看賴清德強勢主導輿情,企圖影響媒體方向的記者會說詞與新聞稿,一再充滿詭辯話術,儼然是民進黨的馬英九,令人十分不齒。首先,自救會反對的僅是東移,並未反對地下化,卻被賴清德操作成乃是與絕大多數期待鐵路早日地下化的台南市民對立的阻撓地下化。

其次,宣稱鐵路地下化東移,是自20099月行政院核定後的唯一方案,迄無任何變更。但實情是此案自1995年規劃,隔年7月環評通過定稿,直到20079月交通部鐵工局提出的「台南市區鐵路地下化工程綜合規劃報告修正本」,都仍是規劃在原軌道及西側原路權範圍施作永久軌,為何刻意避而不談呢?其間的重大轉折原因又是什麼呢?

第三,上述脈絡,也可以戳破賴清德以台南車站後來被登錄為古蹟,原方案施工會影響古蹟的另一藉口。因為199812月即已完成古蹟登錄,直到20079月將近10年期間,鐵工局的工程規劃仍不認為會影響台南車站,可見政策轉灣,一定別有內情。

最後,搬出原方案在工程技術不可行、會延長工期等等說詞,只要對照1996年通過環評的環說書定稿本第八章替代方案(p8-2425附圖1)評估的記載:地點替代方案,東移雖然對鐵路營運影響較小,且可縮短工期,但因需徵收用地較多,拆遷補償費較高,阻力也較大;技術替代方案,潛盾工法雖然施工期間公害污染較小,但會增加施工困難及危險;最引人側目的是,車站前因而空出來的土地腹地較廣,替代方案既已評估可以透過都市計畫結合附近街廓共同開發,惟當時認為開發所引致的人潮與交通量,可能造成擁塞,進而影響鄰近地區生活品質而不採用,即可認清皆屬謊言。



另外,賴清德宣稱大台南市民已企盼地下化20年,不應該再拖延。但試問1996年環評通過後延宕十餘年的責任何在?以上所有問題,答案其實僅有一個,一個賴清德百般隱藏的土地開發。20079月交通部鐵工局提出「台南市區鐵路地下化工程綜合規劃報告修正本」後,交通部於同年104日以交路(一)字第0960009331號函報行政院審議。行政院則將此計畫交經建會審議。

此時,民進黨主政的經建會於20071025日函復審查意見給行政院,建議此案土地開發應與軌道運輸建設一併推動以提高公共建設的財務自償率。而事實上台南市政府自2002年起即委託成大研究發展基金會研究規劃台南市都市縫合計畫--鐵路地下化沿線都市規劃,其研究規劃報告,也一直計畫將開發台南車站前的土地,並精密規劃土地開發模式與強度(附圖2);南台南車站也規劃建議以設定地上權方式進行開發。鐵工局也因而於配合改採東移修正版,並於5月定稿。交通部乃以515日交路(一)字第0980004495號函呈報行政院。


行政院同年522日再以院台交字第0980029140函交經建會審查,經建會於同年819日以總字第0980003918號函報行政院,其說明二之(二)明載:「為顧及本案與周圍整體規劃開發,以土地開發利益回饋軌道運輸建設,提高本案之自償率,並提升整體規劃效能等因素,本案應將土地開發機制與軌道運輸建設整合一併推動,使周邊之都市開發與立體化工程能於相同時間完成。」(附圖3

行政院於99日以院台交字第0980054496號函復交通部,請該部照經建會審議結論辦理(附圖4


所以,賴清德說南鐵東移方案,自20099月核定後,即未再改變,其實正不小心透露了該方案包藏的土地開發計畫,一直都在,也從未改變。請問賴神,為何不大方承認?如果因為以上資料都是賴神擔任台南市長前發生的事,賴神想卸責,那請賴神自己去翻一翻你當市長所提出的20128月「變更台南市都市計畫(配合台南市區鐵路地下化計畫、第一階段)」(公開展覽版)的第二章的內容:1.明列前述之台南市都市縫合計畫,於台南車站前確實仍有住、商、辦、國際會議旅館與創意文化園區等五大分區開發案(p2-92-11附圖5



2.再新增一項南台南站副都心地區整體開發計畫,計畫採區段徵收方式開發,面積高達93.11公頃,當然其中一定少不了可以炒地皮的住宅區、商業區(附圖6


綜合上述脈絡,雖然此案是馬英九上台後才最後定案,但關鍵轉折卻是民進黨政府所主導。民進黨為了土地開發,同樣不惜將鐵路沿線原僅需徵收023公頃之住宅用地與0.66公頃計畫道路用地的原方案,變成需擴大徵收包含2.2公頃私有住宅區共計5.14公頃土地的東移案,並大手筆透過增設南台南站副都心,於第二階段再大規模區段徵收93.11公頃土地(大部分是台糖完整農地)。其異於國民黨幾希?既然無異於國民黨,抹黑自救會是要坐地起價,索取高額補償費的卑劣手段,自然也就不會少了。


如果再對照賴清德操盤台南市議長選舉,卻壓不住黨內派系角力,被李全教趁火打劫取得議長寶座,因而惱羞成怒,即視三權分立之憲政體制、地方制度與民主法治如無物,假藉李全教賄選之名,拒赴議會對全體議員與所有市民負責,顯見其唯我獨尊,不容異聲的傲慢人格。如此典型威權獨裁之人,一旦更上層樓,台灣民主將大倒退,甚至完全崩潰。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