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ample 10 - Another Advanced Example

  • 堅持 守護

    一直在影響司法對台灣土地徵收制度的認識的苗栗大埔區段徵收案,歷經二次最高行政法院發回,於徵收違法判決確定後,來到返還土地的關鍵時刻了。

  • 正直 任俠

    對於一個涉及拆除323戶,影響近半千餘人口(近半是高齡老人)的建設計畫,任何有民主素養、人權法治觀念的政治人物,絕對會謹慎再謹慎、傾聽再傾聽

  • 環境 永續

    政府拼經濟的腦袋最需要創新!如果連央行都僅能提出靠救房市或設立石化產業專區救經濟的方案,是否意味著整個政府(高層政務官)都已黔驢技窮,應該換腦袋當家了?

  • 土地 正義

    近十年,台灣無論行政、立法、司法的領域,都在資本的壓力下逐步失守。這是年輕一代之所以走上街頭的原因。這是我輩沒有好好為他們守住永續生活條件所造成。而當他們勇敢地上街,卻得蒙受國家動用水車、警棍的暴力攻擊,也意味著台灣民主已走到危險且急迫需要改變的關鍵時刻。


2010年9月29日 星期三

環評訴訟的奮鬥史



壹、 前言
2010年中科三、四期的環評訴訟事件,掀起滔天巨浪,衝擊影響,迄未停歇。筆者長期參與環保運動,擬趁此機會介紹環評訴訟的漫長奮鬥過程,與讀者分享。
991001抗議國光石化


 
 
 
 
 
 
 
 


991001監察院舉發美麗灣記者會-1


991001監察院舉發美麗灣記者會-2





991001反台26線破壞阿塱壹古道
胡慕情小姐所攝




2010年9月27日 星期一

不悔─典範人物陳椒華老師



(本文原為陳椒華老師所著「漫長苦行」一書推薦序)
 
  律師一向是魔鬼代言人,又因按時計酬,錙銖必較,所以提供大企業服務,「錢途」較為光明。筆者卻因喜歡大自然與賞鳥,進而關心環境保護議題,無形中變成環保團體眼中的環保律師─最不會賺錢的律師,但也因此而結識了許許多多可敬可愛的環保人士,看著他們縮衣節食或放棄原有工作投身環保運動,無怨無悔地為公共利益與環保正義付出,令人動容。
  陳椒華老師,正是其中的佼佼者,忍著癌症手術過後的虛弱,將家庭幸福美滿的生活,轉成大愛的動力,為台灣的環境正義與公共利益而奮鬥不懈。

2010年9月20日 星期一

從法律層面來看未來社會運動的模式



原刊載於《人籟雜誌9月號》

     由於時空環境的演變,除政治運動外,單純社會運動,要動員大規模人潮上街頭抗爭(尤其長期抗爭),已經非常不容易,加上媒體八卦嗜血與偏愛各自立場而不尊重專業的亂象,僅僅召開記者會、發新聞稿或投稿民意論壇,均難獲青睞。
  如何讓社會運動所提的議題,獲得更深入的討論與更廣泛的關注?是目前社會運動普遍遇到的瓶頸。以下謹就個人從法律層面協助處理環保議題的經驗提出分享,並嘗試歸納出未來社會運動可以進行的模式:

        澎湖吉貝沙尾,一個寬約150公尺長約400公尺的美麗沙灘,它曾經長期被占用,並面臨BOT的開發壓力。此案分為二部份,一是澎湖縣前議長陳西南以海上樂園為名,承租沙尾外圍1.2公頃國有土地,卻竊占近18公頃國有地,將沙灘私有化收費營運,同時違法興建大批小木屋,非法營利數十年,然而相關機關均予坐視放任。

以下圖片均由林子淩秘書長所攝

2010年9月10日 星期五

廠商的利益不是公共利益



  環保署、國科會對中科三期應命停止實施開發行為的裁定所提抗告,在2010年9月2日都被最高行政法院駁回了,意味著行政機關自以為是的法律見解,全部輸了。但我們仍沒有看到這個政府有任何的反省檢討!

  馬英九總統今年8月19日在全國工業發展會議上,首次針對中科三、四期被台灣高等行政法院裁定停工的問題發表看法,主張法官應依行政訴訟法第198條、行政程序法第117條等規定,考量更大的公共利益,而不應撤銷違法的行政處分,以保護投資廠商的信賴利益,並強調信賴保護原則是法治國家非常重要的法治原則。

  新聞一出,自然招來總統不應降格替行政背書,為正在進行中的司法個案表示看法,不應干預司法等眾多批評聲浪。但除此之外,堂堂哈佛法學博士出身的總統,價值錯亂嚴重與法學素養低落的表現,才是令人更擔憂之處。

2010年9月2日 星期四

環保與經濟發展(演講稿)



一、經濟發展意義
(一)官方說法:增加GDP、稅收與促進就業。但實際情形呢?
(二)核心目的:提供人民衣食無缺、穩定、健康舒適的生活環境。
       簡單的說,就是「幸福」。

二、當前現象
(一)主計處將今年經濟成長率預估,從6.14%調高至8.24%,創21年新高→去年受金融風暴影響,基期低,結果失真。

2010年9月1日 星期三

第197次環評委員會─中科三期七星基地環評發言稿




 由胡慕情小姐所攝 (點圖可放大)

 一、行政機關應降低廠商投資的法律風險

       行政機關果真在乎廠商的投資,應該是謹慎詳實地走完行政程序,而非不擇手段盲目地趕完行政程序,導致嗣後被司法判決撤銷機率大增,徒然更增廠商投資的不確定風險。其實,中科三期的開發案,早在97年環評第一次被撤銷時,即可立即進入二階環評,並補做健康風險評估;今年初最高行政法院駁回環保署上訴確定後也有第二次機會補救,但行政機關死不認錯的結果,才會落入今日更加困窘的局面。可惜,行政首長帶頭指責反對中科草率開發的農民、環保團體與其他撰文聲援的學者專家禍國殃民的同時,卻絲毫未見行政機關有任何自我檢討反省,實在是台灣的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