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ample 10 - Another Advanced Example

  • 堅持 守護

    一直在影響司法對台灣土地徵收制度的認識的苗栗大埔區段徵收案,歷經二次最高行政法院發回,於徵收違法判決確定後,來到返還土地的關鍵時刻了。

  • 正直 任俠

    對於一個涉及拆除323戶,影響近半千餘人口(近半是高齡老人)的建設計畫,任何有民主素養、人權法治觀念的政治人物,絕對會謹慎再謹慎、傾聽再傾聽

  • 環境 永續

    政府拼經濟的腦袋最需要創新!如果連央行都僅能提出靠救房市或設立石化產業專區救經濟的方案,是否意味著整個政府(高層政務官)都已黔驢技窮,應該換腦袋當家了?

  • 土地 正義

    近十年,台灣無論行政、立法、司法的領域,都在資本的壓力下逐步失守。這是年輕一代之所以走上街頭的原因。這是我輩沒有好好為他們守住永續生活條件所造成。而當他們勇敢地上街,卻得蒙受國家動用水車、警棍的暴力攻擊,也意味著台灣民主已走到危險且急迫需要改變的關鍵時刻。


2014年9月29日 星期一

民進黨異於國民黨幾希?

本文亦刊載於103.09.29《風傳媒》評論



  去(2013)年718日,大埔張藥房被劉政鴻縣府趁機強拆,男主人張森文憂憤成疾,於918日投水自殺,蔡英文曾哀悼致意。今年918張森文逝世週,遺孀彭秀春、台灣農村陣線與各地反徵收迫遷自救會再度集結凱道,堅持討回公道而小英主席也在臉書再度致哀並呼籲政府應該讓張藥房重建。

  相對於馬英九與江宜樺的冷血,小英主席大埔案持續關心,令人感謝並值得肯定。但是否因為苗栗縣一直長期由國民黨執政,民進黨相對包袱較輕,所以,自大埔毀田事件爆發以來,民進黨可以一路輕鬆聲援弱勢農民?然而細究起來,除了少數幾位立法委員透過個別請託有實質提供協助外,民進黨中央又做了些什麼?尤有甚者,苗栗縣的民進黨籍議員與當地里長,甚至與劉政鴻沆瀣一氣,前者始終默不作聲,後者甚至帶頭出來指責大埔4戶阻礙地方發展(據悉後來因而被民進黨開除黨籍)。

2014年9月24日 星期三

台灣社會不應縱容凌虐原住民勞工

本文刊載於2014.09.24 自由時報之〈自由共和國〉標題為[胡文興遭資方長期凌虐事件 應跨過台東縣府徹查],此為完整版內容。


日前媒體報導台東布農族青年胡文興開設屠宰場的資方長期虐待,工作3年來,每天工時長達15小時,談好薪水每月21千元,卻只給15千元,沒有勞健保。而且動輒遭老闆施暴凌虐,日前因再也受不了凌虐而逃跑,家人帶他就診發現3根肋骨斷裂、脊椎滑落、手指扭曲變形,一度併發充血性心臟衰竭而命危。

相較於食安風暴與選舉新聞,此事件注定很快被淹沒,但台灣社會絕不能容忍。首先,資方未替勞工加入勞健保,違反勞基法僱主應為勞工投保勞健保的法定義務;其次,每天工時15小時,亦違反勞基法每天最長12工時與每週包括加班最多59.5工時的限制;此外,每月僅發15千元薪資,若非違反最低基本工資,即是涉嫌違法苛扣勞工薪資。

2014年9月17日 星期三

惜根台灣的緣起(二)



台灣史研究先驅曹永和先生日前高齡病逝,令學術界與關懷台灣本土的各界人士哀悼婉惜。曹先生是沒有大學學位卻能獲選中央研究院院士的第一人,他專研荷蘭、西班牙佔領殖民台灣時期的台灣史,並提出『台灣島史觀』,獲得學術界重視。20021121日更獲得當時荷蘭女王頒贈勳章,以表彰他對17世紀荷屬東印度公司於東亞地區活動研究的貢獻。由於他提出的『台灣島史觀』,讓從台灣本土角度出發的台灣史研究燦然大成。生在台灣、活在台灣的人,不可不知曹先生這個人。以下原是筆者為與子淩籌組成立『惜根台灣協會』時,認為要珍惜愛護台灣,自當對過去400年史有約略的瞭解,因而研讀幾本台灣史介紹所精簡整理,借花獻佛,謹以此拙文向曹先生致敬。

2014年9月12日 星期五

還要完全放任自主管理嗎?

本文刊登在2014.09.12之蘋果日報論壇,標題為[邱文達魏國彥為何龜縮不見?]



每逢發生重大食品安全或環境污染事件,主管機關與無良學者總試圖告訴我們:依攝取量估算,不致影響身體健康,或沒有研究證據顯示會影響身體健康。其實,政府官員只是在做「風險控管」,控管民怨不會延燒掉官位或政權,至於人民尤其弱勢者的基本人權諸如健康權、居住權與工作權,從來都是隨時可以犧牲的裝飾品。

2014年9月9日 星期二

桃園航空城的聽證應該如何舉行?

本文亦刊載於103.09.07《民報》專欄


台灣史上最大徵收迫遷案-桃園航空城開發計畫,因為涉及徵收面積高達1483公頃的特定農業區,依《土地徵收條例》第10條第3項規定,需舉行聽證。但交通部雖規劃年底舉行,但其舉行方式、適用範圍與對象,令人啼笑皆非,原來正式引進聽證制度的行政程序法,自200111日施行至今,大部分政府機關(公平交易委員會、國家傳播委員會與經濟部貿易調查委員會與法務部除外)迄未搞懂什麼是聽證?舉行聽證的目的是什麼?有何效力?難怪普遍視舉行聽證為畏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