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ample 10 - Another Advanced Example

  • 堅持 守護

    一直在影響司法對台灣土地徵收制度的認識的苗栗大埔區段徵收案,歷經二次最高行政法院發回,於徵收違法判決確定後,來到返還土地的關鍵時刻了。

  • 正直 任俠

    對於一個涉及拆除323戶,影響近半千餘人口(近半是高齡老人)的建設計畫,任何有民主素養、人權法治觀念的政治人物,絕對會謹慎再謹慎、傾聽再傾聽

  • 環境 永續

    政府拼經濟的腦袋最需要創新!如果連央行都僅能提出靠救房市或設立石化產業專區救經濟的方案,是否意味著整個政府(高層政務官)都已黔驢技窮,應該換腦袋當家了?

  • 土地 正義

    近十年,台灣無論行政、立法、司法的領域,都在資本的壓力下逐步失守。這是年輕一代之所以走上街頭的原因。這是我輩沒有好好為他們守住永續生活條件所造成。而當他們勇敢地上街,卻得蒙受國家動用水車、警棍的暴力攻擊,也意味著台灣民主已走到危險且急迫需要改變的關鍵時刻。


2014年9月29日 星期一

民進黨異於國民黨幾希?

本文亦刊載於103.09.29《風傳媒》評論



  去(2013)年718日,大埔張藥房被劉政鴻縣府趁機強拆,男主人張森文憂憤成疾,於918日投水自殺,蔡英文曾哀悼致意。今年918張森文逝世週,遺孀彭秀春、台灣農村陣線與各地反徵收迫遷自救會再度集結凱道,堅持討回公道而小英主席也在臉書再度致哀並呼籲政府應該讓張藥房重建。

  相對於馬英九與江宜樺的冷血,小英主席大埔案持續關心,令人感謝並值得肯定。但是否因為苗栗縣一直長期由國民黨執政,民進黨相對包袱較輕,所以,自大埔毀田事件爆發以來,民進黨可以一路輕鬆聲援弱勢農民?然而細究起來,除了少數幾位立法委員透過個別請託有實質提供協助外,民進黨中央又做了些什麼?尤有甚者,苗栗縣的民進黨籍議員與當地里長,甚至與劉政鴻沆瀣一氣,前者始終默不作聲,後者甚至帶頭出來指責大埔4戶阻礙地方發展(據悉後來因而被民進黨開除黨籍)。


  而同樣是吞噬農地、強拆迫遷的新竹縣台灣知識經濟旗艦園區特定區計畫(原名璞玉計畫,依都市計畫法第12條報編),名稱固然動聽,但預計區段徵收447.43公頃土地,其中約420公頃、94%,是區域計畫法施行細則第13條第1款明定為優良農地的特定農業區農地,但真正規劃為知識產業用途,預計編定為產業用地約只有61.4公頃,僅佔全區13.73%,反觀住商用地卻高達近179.05公頃,佔40.02%。而其所謂預計引進的「知識產業」,也不過就是IC/SOC相關設計研發與生技,其周邊以發展相同產業為目的所設置之矽導研發中心與台元科技園區,迄今仍有面積`遠逾60公頃的閒置及尚未開發利用園區土地,可見此案道地是一典型掛羊頭賣狗肉的炒地皮計畫。

  如果從交通大學也可以憑空於此計畫中分得42.63公頃(最初曾高達100公頃),以及此案乃由交通大學某位林姓教授積極與新竹縣政府聯手推動開發迄今,此教授最關注、著墨最多的,乃是計畫範圍內編定為住宅區中高達20公頃的國際示範村內容描述(即將擴增編定),更可印證此案從頭至尾,徹徹底底僅是此位教授藉產業型都市計畫之名,拿弱勢農民的農地、農舍實踐其規劃獨棟歐式豪宅的畢生心願,可惡、醜陋至極。

  然而此一開發計畫,卻獲得蔡英文公開支持背書。是僅因其黨內說客與民進黨籍前新竹縣長林光華皆極力支持此案?或其幕僚曾詳細研究,認為具備支持的正當性?正如大埔案,劉政鴻也打著竹科竹南園區用地不足之名圈地,送審當時,國科會默不作聲,等事情嚴重方才正式否認大埔案與其竹科竹南園區無關;而在官方委員與主席強勢主導下,內政部都市計畫委員會與土地徵收審議委員會則慣性盲目護航,試問二案差別何在?蔡英文為何青睞此案?民進黨又將置當地農民權益於何顧?

  相同情形,也請問小英主席,對於台南鐵路地下路線,於面臨被徵收強拆的居民提出建議,改以租用或徵用方式完成此交通公共建設,以避免使用最後不得已的徵收手段時,台南市長賴清德卻仍堅持優先採行徵收,並百般誣蔑抹黑反對徵收的自救會成員。不願被強拆迫遷的居民要求賴清德應舉行聽證,論證有無非不得已必須徵收的必要性時,賴清德卻只想談安置計畫。此種情形,與目前社會普遍在批評馬英九、江宜樺的情況,有何不同?面對此一重大爭議,民進黨的態度為何?您的態度與如何化解此爭議的策略又如何?與國民黨的差別在哪裡?

  此外,當社會各界同聲譴責衛福部邱文達與環保署魏國彥於此次餿水油引發食安風暴與廢食用油回收追查不力的同時,事件爆發的源頭屏東縣政府,也絕對有稽查不力之咎,甚至如果老農檢舉的事件為真,屏東縣政府不無包庇可能。曹啟鴻手下5位一級局處首長於11/1方才生效的請辭,根本毫無誠意可言。而但蔡英文卻不問皂白、迫不及待地肯定自己的黨籍縣長認真負責,此種認真負責方式,未免太諷刺、太廉價!


  從以上大大小小事情,總括地看,今日的民進黨,究竟異於國民黨幾希?而這正是今年71選舉與2016年立法委員選舉,第三者勢力紛紛決定站出來的主因。而民進黨928日的創黨28週年紀念品慶祝活動,標題為:「在我們執政的地方,就有被肯定的政績。」「我們要用看得見的進步,告訴大家,有政績,最可靠。」卻看不到具體政策內容,令人失望。


3 則留言:

黃盟仁 提到...

反鐵路東移的人是在藉題發揮,部份人士,貪得無厭,以為卡住台南市的發展利益,就可以做要脅。台南市政府以超行情的優渥利益與這些人交換,還說新車站分配的新房地偏遠不值錢,真讓人聽不下去,漲了將近10倍的地區,而且在將來是是台南的副都心,奇美超漂亮的博物館就在隔壁500公尺,這些人說它偏遠不值錢,跟本就是來亂的。這些人跟大埔事件的受害者怎能相提並論,大埔確實是受害者,這些人卻是貪婪的毒瘤,依法處理都覺得太優厚這些人了,對於貪婪的毒瘤,除了這些部份的人自己在那邊無理取鬧之外,全台南市大部份的市民認為這些人鬧得太超過了。這些人是想鼓動選票,把市民當白痴,以為別人不曉得這些人的企圖,可以受這些人的利用,說實話,相對於別的市民,這些人是可惡的人,並非可憐的人。

黃盟仁 提到...

白費唇舌,跟這些KMT爛人講那麼多,我住鐵路旁邊60幾年,他們這些人原來只是來亂的,跟本無法代表我們住在當地的多數人,意思他們是只是藉殼來亂的。

黃盟仁 提到...

白費唇舌,跟這些KMT爛人講那麼多,我住鐵路旁邊60幾年,他們這些人原來只是來亂的,跟本無法代表我們住在當地的多數人,意思他們是只是藉殼來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