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ample 10 - Another Advanced Example

  • 堅持 守護

    一直在影響司法對台灣土地徵收制度的認識的苗栗大埔區段徵收案,歷經二次最高行政法院發回,於徵收違法判決確定後,來到返還土地的關鍵時刻了。

  • 正直 任俠

    對於一個涉及拆除323戶,影響近半千餘人口(近半是高齡老人)的建設計畫,任何有民主素養、人權法治觀念的政治人物,絕對會謹慎再謹慎、傾聽再傾聽

  • 環境 永續

    政府拼經濟的腦袋最需要創新!如果連央行都僅能提出靠救房市或設立石化產業專區救經濟的方案,是否意味著整個政府(高層政務官)都已黔驢技窮,應該換腦袋當家了?

  • 土地 正義

    近十年,台灣無論行政、立法、司法的領域,都在資本的壓力下逐步失守。這是年輕一代之所以走上街頭的原因。這是我輩沒有好好為他們守住永續生活條件所造成。而當他們勇敢地上街,卻得蒙受國家動用水車、警棍的暴力攻擊,也意味著台灣民主已走到危險且急迫需要改變的關鍵時刻。


2014年9月12日 星期五

還要完全放任自主管理嗎?

本文刊登在2014.09.12之蘋果日報論壇,標題為[邱文達魏國彥為何龜縮不見?]



每逢發生重大食品安全或環境污染事件,主管機關與無良學者總試圖告訴我們:依攝取量估算,不致影響身體健康,或沒有研究證據顯示會影響身體健康。其實,政府官員只是在做「風險控管」,控管民怨不會延燒掉官位或政權,至於人民尤其弱勢者的基本人權諸如健康權、居住權與工作權,從來都是隨時可以犧牲的裝飾品。


20115月發現塑化劑無孔不入民生飲料2013年又接連爆發513日毒澱粉、822日胖達人摻雜香精、1016日大統混油等重大食安事件,政府有何實質改善措施?迄仍掛在衛福部網頁的今(2014)年初《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修法說明有這麼一段:「去年619日公布修正之《食品衛生管理法》雖已全面加重罰則,惟仍有違法業者為牟取私利,忽視消費者權益,不顧食品產業經濟及國家商譽,繼而發生胖達人香精,大統及富味鄉油品混油事件,故再次修法提高罰鍰及刑責,並納入業者自主管理,從認證單位檢驗到政府抽驗管理之食品三級品管新管理模式,提升食品安全管理、更強化保障國人健康。新修正之食品衛生管理法將使不良廠商不敢、不會也不能再從事黑心食品製造。」甫過半年,餿水油事件,證明這是笑話一樁。

食藥署官員說良心無法檢驗,其實,良心必須時時加以檢驗;至少,必須不定期無預警地檢驗。徒法不足以自行,美其名要求業者自主管理,政府卻因而疏於依《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第41條執行進入製造、加工、調配、貯存或販賣場所現場查核、命提供佐證資料與抽樣檢測,等同放任唯利是圖的黑心業者有更大的上下其手空間,食安事件層出不窮,也就不足為奇。不該變成食品或出現在食品的成份,就不能縱容。抽樣檢測,理應僅是現場查核的輔助配套措施,卻被食藥署官員反過來用以替業者的黑心背書,令人髮指。

餿水油被再加工混充上市,事涉主管食品材料來源的衛福部與廢棄物流向追蹤監督管理的環保署權責,但均查核追蹤不力,事發至今,該二位閣員也因而始終龜縮不見。尤其聲稱為當環保署長已經準備30年的魏國彥,其轄下的廢管處,對於每年估計8.5萬噸的廢食用油,竟然高達6.4萬噸完全不知去向,而吳天基處長還厚顏地說因具買賣價值,因此不算廢棄物,無法列管。相同的邏輯,也發生在林益世涉入貪瀆的爐渣案例,中鋼透過子公司中聯公司協助消化難以處理的轉爐石,表面上以每噸5元賣給其他業者,但卻又補助購買之業者每噸231元。中聯名義上是賣出,實質上根本是付費請人清理廢棄物,但環保署與經濟部也硬說它已非廢棄物,他們無法可管,最後幾乎都被隨意棄置於農地或河床上。於是,餿水油也是全台亂竄,迄今仍無法清查確定影響範圍,幾乎是無可避免的結果。


政府官員平常就是這種態度,遇到重大事件發生,當然毫無應變章法。筆者並不反對要求業者適度的自主管理,但政府不能因此而完全放任,溯源追蹤管理、產品履歷、現場查核與抽樣檢驗,仍是政府可以為民把關行使的公權力與職責所在,業者如拒不配合,也可重罰甚至勒令停業、廢止食品業登錄。筆者支持朱立倫所說,黑心廠商應該讓它倒;GMP協會也應全面改組,大幅納入來自公民團體推薦的專家學者以及消費者保護團體本身擔任理監事,重建其標章信譽。而一再中標、毫無責任的味全公司,消費者也應該發揮團結力量抵制其公司所有產品,不惜讓它倒閉,攸關人民健康全的食品安全秩序,才有真正建立的可能。

1 則留言:

Milly Ou 提到...

一篇不錯的文章分享:
良心就是中心。若脫離良心,就會自己跌倒。
http://blog.udn.com/oyt0915/255899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