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ample 10 - Another Advanced Example

  • 堅持 守護

    一直在影響司法對台灣土地徵收制度的認識的苗栗大埔區段徵收案,歷經二次最高行政法院發回,於徵收違法判決確定後,來到返還土地的關鍵時刻了。

  • 正直 任俠

    對於一個涉及拆除323戶,影響近半千餘人口(近半是高齡老人)的建設計畫,任何有民主素養、人權法治觀念的政治人物,絕對會謹慎再謹慎、傾聽再傾聽

  • 環境 永續

    政府拼經濟的腦袋最需要創新!如果連央行都僅能提出靠救房市或設立石化產業專區救經濟的方案,是否意味著整個政府(高層政務官)都已黔驢技窮,應該換腦袋當家了?

  • 土地 正義

    近十年,台灣無論行政、立法、司法的領域,都在資本的壓力下逐步失守。這是年輕一代之所以走上街頭的原因。這是我輩沒有好好為他們守住永續生活條件所造成。而當他們勇敢地上街,卻得蒙受國家動用水車、警棍的暴力攻擊,也意味著台灣民主已走到危險且急迫需要改變的關鍵時刻。


2015年9月4日 星期五

不肯伏櫪的老驥連戰

本文亦刊載於2015.09.04.《端傳媒》島嶼深論,此內容為完整版
            
月前,台灣媒體轉發大陸央視有關解放軍模擬攻擊台灣總統府的新聞報導,於台灣引起一番討論。風波尚未平息,已逾耳順之年、曾擔任台灣副總統與國民黨主席的連戰不顧馬英九總統國民黨中央黨國大老郝柏村與絕大部分台灣人民反對下,仍執意前往北京參加慶祝中國對日抗戰70週年活動,尤其93日的天安門大閱兵,引爆台灣內部高度爭議。

探究連戰之所以無視台灣內部絕大多數反對意見一意孤行,推測並非老邁的他尚有千里之志,較可能是覺得台灣人民對不起他們家族,決定到北京取暖。原本他信心滿滿可於2000年接替李登輝擔取得台灣總統大位,卻殺出系出國民黨同門的宋楚瑜攪局,兩人鷸蚌相爭結果,讓民進黨水扁漁翁得利。2004年大選,連戰放下心結,成功整合宋楚瑜擔任其副手搭擋競選,未料竟又出現兩顆子彈,讓選情一夕逆轉。2005年的破冰之旅,雖讓他的聲望登上高峰,無奈台灣島內馬英九氣勢更盛,讓他無緣三度競逐台灣總統大位。

秉持華人父業子繼的傳統,連戰改將未竟之志寄望在兒子連勝文。但20141129日台灣地方首長、議員選舉,國民黨全台大敗,連勝文競選台北市長結果,也以近乎羞辱的極大差距慘敗給柯文哲,讓自國民黨退守台灣近70年以來,一直呼風喚雨享盡榮華富貴、特權禮遇的連氏家族,驀然發覺光環不再。連戰老驥伏櫪,只能緬懷過去,北京政府肯給舞台,等同雪中送炭,才會不顧一切,執意前往取暖。

若說20053月的政治破冰之旅,可讓連戰在兩岸交流歷史上,留下重要的關鍵性定位;此次參加北京抗日閱兵慶典,則將晚節不保。因為中國始終沒放棄武力統一,中國東南沿海一直有逾千顆飛彈對準台灣各重要設施據點,兩岸關係固然因為民間與經貿交流而有所緩和,但敵對狀態並未完全解消,台灣國家領袖級人物到大陸接受統戰,參加與史實不符的軍政敏感活動,絕非有助兩岸和平的單純政治破冰可比,當然會受到嚴厲批評譴責。

中國幾千年歷史,亂治相乘。但史書向由取代前朝的下一個朝代政府官方史家所編纂,為名正言順繼承正統,因此,始終用當代國家史觀詮釋前朝人事物,未被官方所採擷的事件或詮釋角度,僅能成為稗官野史或鄉野奇談。但到了資訊無孔不入的二十一世紀,事實真相,再非任何國家政府能輕易壟斷;歷史詮釋,也再非以國家為主的單一史觀。

兩岸擁有相同歷史文化背景,先共同書寫幾十年中國史,再分治兩岸數十年的特殊情勢,各自想以符合自己黨國立場的史觀詮釋歷史,雖人之常情,但恐亦徒增笑柄。

以本次引發爭議的二次大戰期間,中國對日抗戰,國、共軍隊誰主誰從問題而言,其實國際間當時新聞報導、近20年相關研究,早已汗牛充棟。筆者今年來恰曾先後讀過英國牛津大學現代中國歷史與政治教授Rana  Mitter所著Forgotten Ally(台灣翻譯為被遺忘的盟友,台灣天下文化出版)與倫敦政經學院國際歷史學教授Odd Arne Westad所著Restless Empire(台灣翻譯為躁動的帝國,台灣八旗文化出版)。

該兩書中對於蔣介石領導的國民黨軍隊,於日本侵華初期,採取先安內(即剿共)後攘外(抗日),西安事變後,蔣介石同意停止剿共全面抗日;為阻日軍機動部隊快速挺進,蔣介石授意國民黨軍隊於河南花園口的黃河炸堤,導致數十萬人民死亡,數百萬人成難民。而共產黨則藉西安事變獲得喘息並積極壯大自己,日本投降時,靠蘇聯轉交接收自日本軍隊的精良武器,以及國民黨政府的貪污腐敗,而順利擊敗國民黨軍隊,建立中華人民共和國,均有詳細記載、評論。

以上應是國際間公認的史實,絕非兩岸政府可以輕易竄改否認。近來中國先有一部官方色彩濃厚的《開羅宣言》電影,直接把參加開羅宣言會議的蔣介石角色轉換成毛澤東;接著此次對日抗戰70週年慶祝活動,也變成是由共產黨領導抗日戰爭。但試問北京政府:於想搶主導抗日與勝利功勞的同時,切割得了當時為以空間換時間(盟軍加入)大戰略下,抗戰史上最恥辱的河南花園口黃河炸堤戰術運用事件嗎?

有評論者指出,如果毛澤東、鄧小平或其他中共開國元帥仍在世,一定不屑更改對日抗戰與外交歷史,因為他們可以忍受「三千公里長征」,從岌岌可危的困境下,逆轉擊敗蔣介石軍隊,取而代之建立政權,就足以建立自信與引以為傲。但現在的黨二代,面臨經濟衰退、股市大跌,日益嚴峻的國內權力鬥爭、漸難駕御的北朝鮮、東南亞海權與美日安保等國際紛擾,似乎信心不夠,希望透過詮釋歷史汲取自信,卻不知最後可能適得其反。

媒體報導,北京此次慶祝活動共計邀請51國,49國表示參加,但七大工業國(G7)全都缺席。筆者推測,這些工業與民主先進國家,應該不想參與有窮兵黷武概念的閱兵慶典。而中國早已是世界公認的經濟、軍事強國,自己該有信心、也有責任扮演好國際間泱泱大國角色,不利國際氛圍與兩岸和平的舉動與統戰技倆,能否可免則免?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