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ample 10 - Another Advanced Example

  • 堅持 守護

    一直在影響司法對台灣土地徵收制度的認識的苗栗大埔區段徵收案,歷經二次最高行政法院發回,於徵收違法判決確定後,來到返還土地的關鍵時刻了。

  • 正直 任俠

    對於一個涉及拆除323戶,影響近半千餘人口(近半是高齡老人)的建設計畫,任何有民主素養、人權法治觀念的政治人物,絕對會謹慎再謹慎、傾聽再傾聽

  • 環境 永續

    政府拼經濟的腦袋最需要創新!如果連央行都僅能提出靠救房市或設立石化產業專區救經濟的方案,是否意味著整個政府(高層政務官)都已黔驢技窮,應該換腦袋當家了?

  • 土地 正義

    近十年,台灣無論行政、立法、司法的領域,都在資本的壓力下逐步失守。這是年輕一代之所以走上街頭的原因。這是我輩沒有好好為他們守住永續生活條件所造成。而當他們勇敢地上街,卻得蒙受國家動用水車、警棍的暴力攻擊,也意味著台灣民主已走到危險且急迫需要改變的關鍵時刻。


2014年12月31日 星期三

葉匡時與鄭文燦還在扯航空城爛帳

本文亦刊載於103.12.31《民報》專欄

首任桃園市長選舉,吳志揚敗選跌破眾多眼鏡,鄭文燦意外勝出,據聞事先根本沒有準備勝選感言與謝詞。而朱立倫、馬英九與吳志揚所連手吹起但內容與面積已迥然不同的航空城大泡沫,如何善後調整,將是他上任後最大考驗。

     事後分析,依此次選舉的得票率來看,桃園航空城範圍及其周邊的大園(56.60%)、蘆竹(57.42%)、觀音(55.33%)等,明顯高出鄭文燦總得票率(51%)許多,桃園縣政府所在的桃園區(56.25%)亦復如此,同時當地原本支持航空城的村里長,也有多人落選,可見除外地投資客外,在地人顯然對於此一史上超大面積徵收與最多迫遷的「國家重大建設」存有高度疑慮,不願買單。加上吳志揚選前針對航空城的土地炒作問題,輕率地公開發言:「你覺得它太貴,你沒有信心,就不要買啊,又沒有人強迫你買。」於是當地人直接將這股不滿反應在選票上。

  選舉過後,桃園市長鄭文燦幾度航空城議題發言,包括徵收範圍重新檢討,不想被徵收的農民將予以劃出、抵價地提高為45%以及權貴、掮客炒地皮用的埤塘將不予以徵收等,涉及法律秩序與都市計畫基本原理,並非市長一人說了算。顯然其就任時間還短,根本尚未全盤瞭解航空城所涉及的都市計畫與區段徵收問題,以致發言太快、太草率與欠缺邏輯,甚至多次發言背後所呈現的價值觀,還出現彼此矛盾,不免令人捏一把冷汗。加上交通部長葉匡時,不甘寂寞,也來湊一腳表示,桃園市負責的航空城蛋白區如果因鄭文燦決定重新檢討而延宕,蛋黃區將先行區段徵收,更是狗集跳牆,目無法紀的發言。

     鄭文燦市長願意重新檢討航空城蛋白範圍,將不願被徵收的原始地主劃出的宣示,固然值得肯定,但蛋白區劃設的法源依據,是都市計畫法第12條,屬產業發展型都市計畫。由於反對被納入航空城範圍的原始地主,他們的土地、房屋零散各處,基於都市計畫規劃的完整性與合理性,逐筆劃出,做得到嗎?尤其若其間夾雜的是土地投資客所購買,期待農地變建地後的土地炒作增值利潤,這些土地投資客豈肯放手?以被列為蛋黃區抵價地配地區的宏竹村為例,即因此二種不同立場的地主各自抗爭與遊說結果,而反覆劃入、劃出、再劃入(蛋白區也有諸多類似案例,由此亦可見毫無規劃專業可言)。

 相同道理,鄭市長宣示如前桃園縣副縣長李朝枝等人為坐享換領抵價地而炒作的埤塘將予以剔出不予徵收,保留做為公共設施。問題是可以如此點狀的剔出都市計畫範圍嗎?埤塘間相接連形成水系的水圳如何配套規劃呢?有辦法阻止埤塘與水圳被填埋嗎?鄭市長想好配套管理措施了嗎?

     尤其,鄭市長貿然宣佈將抵價地比例由40%提高至45%,更令人膽顫心驚。如此提高,可以讓已經轉手過2-3次的農地投資客遠超預期大賺(過去案例充其量加碼1-2%),豈非更加助長此種炒地皮歪風?而且勢將大增單純想保留祖產農地之人的鄰里輿情壓力。

     而最重要的一點是,區段徵收的抵價地核配比例,涉及財務規劃(此即區段徵收範圍超出事業所實際需要範圍,最為人所垢病之處)。依土地徵收條例第39條第2項規定,以50%為原則,如因情況特殊,需報內政部核准,才能更動抵價地比例。現在實際狀況是,內政部放任地方政府將例外狀況當原則使用,浮濫地報請降低比例,並不負責任地幾乎全部買單核准(通常一般農業區40%、特定農業區45%),反而應該常見的50%原則,幾乎看不到。

     於航空城計畫,內政部既已核定為40%,能毫無再次財務試算,僅憑鄭市長一句話就改提高為45%嗎?如果可以,是否即意味著當初的財務規劃,根本是官樣文章?而且鄭市長提高抵價地比例之言,內心想的是僅針對蛋白區?抑或包括蛋黃區?蛋黃區是他的權責範圍嗎?交通部願否買單?如萬一蛋黃區、蛋白區抵價地比例不同,又如何對被徵收地主交代?

     而交通部長葉匡時因鄭市長聲稱將重新檢討航空城範圍,而脫口表示由交通部主導的蛋黃區將先行辦理區段徵收之說,直接打臉馬政府口口聲聲掛在嘴邊的「依法行政」不過就是謊言騙術。因為蛋黃區是依國際機場園區發展條例所規劃興辦,依該條例第3條第12款的「國際機場園區」用詞定義規定,僅限於提供航空運輸服務所需的機場專用區以及其區內或毗鄰的自由貿易港區。現階段航空城計畫,需新增設第三跑道與擴充自由貿易港區,共需徵收開發1443公頃的土地,依「開發行為應實施環境影響評估細目及範圍認定標準」第9條第2款與第4條第12款規定,均應先行辦理個案開發的環境影響評估。環保署與交通部民航局也曾公開承認應該要辦理環評,如今連環評的前置作業都還尚未開始,就想先行辦理區段徵收,葉匡時顯然視法律如無物。

     此外,因為交通部也經費不足,所以也要採用區段徵收手段。於是由交通部負責、依國際機場園區發展條例所興辦的蛋黃部分,為配合前述1443公頃的園區用地需求,便另行規劃約635公頃的住宅區與產業區,供未來核配給前述新增1443公頃「國際機場園區」的被徵收地主申領抵價地之用,與標售產業用地以挹注財政。但問題是,如前引國際機場園區發展條例第3條第12款規定,交通部根本不能規劃出住宅區以及機場專用區與自由貿易港區外的產業區,以圖利自己!葉匡時竟敢如此明目張膽違法亂紀,實在令人髮指。

     航空城計畫內容,自2009年有較完整的規劃報告提出迄今,其面積不斷擴增,內容不斷變更。至今年最新定稿版,面積幾乎已增為原來3倍;分區規劃內容則看圖說故事,隨意編劇,最新編劇除把之前從未評估過、號稱自由經濟5大創新的內容放進去,甚至將百貨商城、電影院、飯店、文創產業、研發中心全部納入,根本已成大雜燴而且變更前後根本看不出關聯與邏輯,可見僅是道道地地為炒地皮所編的藉口而已!

     鄭文燦市長固然是意外當選,但如前選情分析,鄭市長其實肩負著反對如此浮濫圈地徵收的航空城計畫的選民期待。筆者並非要求鄭市長直接全部推翻航空城計畫,因為那不是他的地方首長層級可以處理的。但筆者剴切呼籲,至少應該如甫當選時對外所言,務實地重新檢視蛋白區過於浮誇不實的部分。精簡瘦身,實事求是,絕對是第一任桃園市長可以做得到而且會歷史留名的事!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