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ample 10 - Another Advanced Example

  • 堅持 守護

    一直在影響司法對台灣土地徵收制度的認識的苗栗大埔區段徵收案,歷經二次最高行政法院發回,於徵收違法判決確定後,來到返還土地的關鍵時刻了。

  • 正直 任俠

    對於一個涉及拆除323戶,影響近半千餘人口(近半是高齡老人)的建設計畫,任何有民主素養、人權法治觀念的政治人物,絕對會謹慎再謹慎、傾聽再傾聽

  • 環境 永續

    政府拼經濟的腦袋最需要創新!如果連央行都僅能提出靠救房市或設立石化產業專區救經濟的方案,是否意味著整個政府(高層政務官)都已黔驢技窮,應該換腦袋當家了?

  • 土地 正義

    近十年,台灣無論行政、立法、司法的領域,都在資本的壓力下逐步失守。這是年輕一代之所以走上街頭的原因。這是我輩沒有好好為他們守住永續生活條件所造成。而當他們勇敢地上街,卻得蒙受國家動用水車、警棍的暴力攻擊,也意味著台灣民主已走到危險且急迫需要改變的關鍵時刻。


2014年12月18日 星期四

給小英主席的一封信-- 區域聯合治理請從中部污染減量開始

本文亦刊載於103.12.18《風傳媒》評論

此次九合一選舉,馬政府施政偏離公平正義與多數民意,固然是國民黨大敗主因。但民進黨蔡英文主席喊出區域聯合治理政見,並密集在中部輔選,也是成功拉抬中部選情,讓台中市、彰化縣、嘉義市易幟,並穩住雲林縣的重要原因之一。

選後小英主席的勝選感言,有這麼一段:「區域聯合治理,也要請直轄市發揮帶頭作用,與鄰近縣市積極合作,發揮治理效能。」而為鞏固民進黨此次選舉在中部的得票數,以利2016總統選情,小英主席日前更進一步入住豐原。然而鞏固選票的最好方式,是關注當地民情,做出或促成改善當地生活環境品質的具體作為。筆者在此呼籲並要求小英主席督促新當選以及順利連任的黨員直轄市、縣市長兌現此一區域聯合治理的主張,尤其台中市。

這不僅是為了當地居民的生活品質,同時也是為了協助像台積電這種台灣本土難得擁有全球競爭力的公司!因應台積電10奈米製程的台中科學工業園區擴廠案,即是因為中部污染量的飽和,迄今仍卡在環評,中央與地方政府卻都袖手旁觀,讓筆者這個因反對北宜直鐵的發言而被柯文哲政策總監張景森批評為是環保宗教團體的環保人士都看不下去,所以,想懇請小英主席能出面協調解決此一即攸關中部人民生活品質與身體健康,也影響台灣經濟體質與產業競爭力的艱鉅任務。

環保署於1215日預告訂定 「高屏地區空氣污染物總量管制計畫」草案,並同步啟動「空氣污染減量行動督導聯繫會報」,整合各部會對於空氣污染減量量能、分配減量工作及賦與責任。計畫內容包含空氣品質現況及問題分析、空氣污染物排放清單及排放特性分析、空氣污染管制策略、既存固定污染源削減量差額認可保留抵換交易及作業方式、新設或變更固定污染源審核規則、各單位權責分工及組織運作方式等。

環保署上述計畫雖稍嫌來得太晚,但方向與做法大致上非常值得贊同,唯一值得商榷之處在於「既存固定污染源削減量差額認可保留抵換交易」。其中涉及原為污染物,經削減後應否將所減數量全數核給變成得為交易的標的(等於變成財產權)?其次,所減排性質不同的污染物間可否抵換?如可,又如何抵換?

既存的固定污染源,通常即是較老舊的工廠或製程,也是過去生活環境的污染者。依筆者之見,該事業取得營運許可所得主張信賴保護的標的,應為其事業的營運本身,固然事業營運前也會取得相關污染物(如污水、廢氣)的排放許可,但此乃政府為保護生活環境公益所做的行政管制。也就是說,此種會提高事業營運成本的排放許可,用意是在於管制,藉以衡平該事業營運所獲取的商業利益。

由於台灣地狹人稠,加上地理環境特性,除了從大陸飄揚過海的沙塵暴與細懸浮微粒外,台灣西部沿海的工業區、火力發電廠所製造的空氣污染,也幾乎都往內陸擴散。號稱經濟奇蹟的過去數十年經濟發展,幾乎也讓台灣中、南部空氣品質已達超標的臨界。

相對而言,這些既存固定污染,幾乎都是來自能源使用較無效率、污染排放較高的既有工廠。筆者贊同應該給予削減排放量的獎勵,以改善製程、提升能源使用效能、降低污染排放。因為如此才能透過污染的減量,騰挪出空間讓較有效率、競爭力的新工廠(也是新污染源)加入,卻又不至於增加一般人民(尤其周邊居民)的健康風險。

筆者認為,企業賺錢固然是權利,污染防治則是義務。提供誘因,以加速企業減污,乃是政府責無旁貸的有效折衷方案。因此,既存固定污染的削減固然應該獎勵,但不應將削減差額全數保留核給交易額,否則變成既存老舊工廠將污染排放量先占先贏,不僅造成較有效率、競爭力的新工廠的進入障礙,也對一般人民不公,更增剝削感。筆者建議政府得核給交易的額度應以累進方式計算(如在削減20%範圍內可享其削減量50%額度,削減30%可享60%,削減40%以上可享70%等等)。

至於不同性質的污染物,因各有其化學特性,其對人體健康、自然環境的影響也不盡相同,筆者認為不宜輕易互相抵換。例如減排碳氧化物、硫氧化物、氮氧化物,能否抵換揮發性有機物或細懸浮微粒?如可,究應如何抵換?不同性質污染物相互抵換結果,會否反而容易造成某一污染物於不知不覺中超標?

此外,環保署僅先行公告「高屏地區空氣污染物總量管制計畫」,不知與選前馬總統所言高雄人平均壽命少2年有關。但就筆者所知,從台中市往南直到雲林縣,包括南投縣埔里鎮在內,空氣品質也差不多瀕臨超標界線,同樣刻不容緩亟需總量管制與減量。

在此,除了呼籲環保署也盡快公告上述地區的空氣污染物總量管制計畫,並因應科技進步所新增商業運用的化學物質,重新檢討現有不合時宜的管制項目與標準。更盼請小英主席您能主動促請台中市林佳龍準市長邀集上述相關縣市長會商具體的區域聯合空污削減計畫與實施期程,以利協助台積電早日通過環評審查。

筆者與諸多反對北宜直鐵的環保團體,在未曾嚐試對話的情形下(他與柯P團隊找我們非常容易,但我們找他們卻非常困難),被張景森扣上宗教團體的帽子。但我們既不膜拜開發之神,更迷信不柯神;我們信仰民主,反對獨厚權貴的經濟發展模式,但也不至於將環境保護無限上綱。我們追求環境生態與人文價值的永續,而非工程的永續。

若無意外,2016520日後,小英主席您將榮登總統大位,但在此之前,請您從落實中、南部的區域聯合治理開始,實施既可改善人民生活品質、照顧人民身體健康,同時亦能調整台灣經濟體質、提升產業競爭力的聯合治理,讓追求環境生態與人文價值永續的筆者與環保團體,能放心並樂意讓綠色執政。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