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ample 10 - Another Advanced Example

  • 堅持 守護

    一直在影響司法對台灣土地徵收制度的認識的苗栗大埔區段徵收案,歷經二次最高行政法院發回,於徵收違法判決確定後,來到返還土地的關鍵時刻了。

  • 正直 任俠

    對於一個涉及拆除323戶,影響近半千餘人口(近半是高齡老人)的建設計畫,任何有民主素養、人權法治觀念的政治人物,絕對會謹慎再謹慎、傾聽再傾聽

  • 環境 永續

    政府拼經濟的腦袋最需要創新!如果連央行都僅能提出靠救房市或設立石化產業專區救經濟的方案,是否意味著整個政府(高層政務官)都已黔驢技窮,應該換腦袋當家了?

  • 土地 正義

    近十年,台灣無論行政、立法、司法的領域,都在資本的壓力下逐步失守。這是年輕一代之所以走上街頭的原因。這是我輩沒有好好為他們守住永續生活條件所造成。而當他們勇敢地上街,卻得蒙受國家動用水車、警棍的暴力攻擊,也意味著台灣民主已走到危險且急迫需要改變的關鍵時刻。


2014年12月11日 星期四

請用環境與人文價值說服環保團體

本文刊登在2014.12.11之蘋果日報論壇,文章標題經報社更改為[柯P公平正義你放心上嗎?

本文有一處誤解,柯P所提路線比原本被環評駁回的路線,更貼近翡翠水庫,影響一定會更大。
 ~~~~~~~~~~~~~~~~~~~~~~~~~~~~~~
  柯P以超乎預期的懸殊得票數贏得台北市長寶座,固然有他及其團隊值得驕傲之處,但除之前找一個比較兇的人來當市長推動都更比較快的發言引起爭議外,選在台灣正面臨10年來最嚴重缺水的當下,附和宜蘭縣長的談話,再度以最高效率的價值取向,提出北宜直鐵的路線規劃政策,不惜穿越翡翠水庫集水區,是否樂昏頭了?

  或許是首席顧問宋楚瑜提醒之功,再度引爆更激烈爭議後,柯P稱尊重專業意見,用數據回答問題,甚至考慮辦北宜直鐵的大腸花論壇。但從柯P所釋出的回應,他很可能不知道其所認為最短、最高效率的路線,早在2006210日,就被民進黨執政時代的環保署,因此路線規劃方案對環境有重大不利影響(主要是因為穿越已公告的水源水質保護區、崩塌地特定水土保持區及9處斷層),而認定不應開發。

  柯P要講專業,是否應先請幕僚蒐集完整資訊再發言?該路線既已被駁回,於外在環境不變前提下,為何需要另提數據回答問題或討論工法?他的政策總監張景森即是2006年當時的經建會副主委,應該很清楚此案,他的幕僚網路搜尋分析能力非常厲害,應該也能輕而易舉蒐集相關資訊,為何還要如此「心直口快」?

  如果沒有北宜高速公路,相信包括環保人士在內,大部分的人都會支持北宜直鐵(但應仍不會是柯P所提路線)。早年政府選擇興建北宜高,反因供給增加而創造更多需求,造成每逢假日必然大塞車。雪隧的施工過程確曾對翡翠水庫的水質產生影響,以及交通部迄今不敢對外清楚交代的巨量萬年水脈流失。但影響更深遠的是:完工後被鑿穿的水脈仍持續流失;雪隧開通後,大量台北人到宜蘭水田種豪宅、農舍與民宿,對風土民情的衝擊;大量遊客所造成礁溪溫泉的快速枯竭;以及坪林從期待(因而積極爭取設交流道),到被邊緣化而失落等。現今,工法縱或有進步,其他水源水量的保護、社會人文等面向的衝擊影響呢?能輕易量化評估嗎?縱使真能量化評估,作為首都市長,是否更應該於評估後有所本,再針對此種直接攸關政策走向的事件發言較妥?

  柯P聲稱每人省8分鐘,每天多少人次就可累積省下幾千或上萬分鐘,問題是所節省的時間,可以統合使用嗎?如果無法,如此累計有意義嗎?柯P可知道來西部就業與就學的花東地區居民,最期待與最需要的是什麼嗎?絕不是想省幾分鐘甚至一小時,而是做為一個普通公民,在可以返鄉的連續假日,他們可以買得到返鄉火車票!

  柯P具有非常豐富優秀的整合醫學專業知識,這些專業讓他遇到需要急救的病人時,可以快準地組合最適醫療團隊提供最佳急救醫療服務。但此種繫於一身的高效率決策方式,適合移植到需要聆聽多元意見、整合多元價值的市政上嗎?效率之下,將會輕忽或犧牲多少弱勢權益?

  馬政府老是喜歡用冰冷的數據告訴人民有多幸福,但那些數據可能是統計、平均甚至截取篩過的、也可能是設定有利參數模擬出來的,它們既讀不出現實的社會,更看不到底層人民的真實生活,所以,國民黨大敗。請問柯P:公民尤其青年,好不容易透過您打敗權貴,您是要脫下白袍(教學醫院主任等級的專業速斷)走入市民社會?或讓白袍染盡各式各樣的抗議顏色?您認為經過10年,科技的進步可能會出現的新工法降低環境影響,但公民透過此次選舉所傳遞出揚棄傳統經濟至上、工程優先的政黨施政模式,轉向公開透明與公平正義的新價值思維,作為受益者的您還放在心上嗎?您知道民主的本質,強調多元意見的溝通整合,所以,注定會較無效率更何況,效率,應該是建築在執行順遂的基礎上,而非拍板定案的快速嗎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