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ample 10 - Another Advanced Example

  • 堅持 守護

    一直在影響司法對台灣土地徵收制度的認識的苗栗大埔區段徵收案,歷經二次最高行政法院發回,於徵收違法判決確定後,來到返還土地的關鍵時刻了。

  • 正直 任俠

    對於一個涉及拆除323戶,影響近半千餘人口(近半是高齡老人)的建設計畫,任何有民主素養、人權法治觀念的政治人物,絕對會謹慎再謹慎、傾聽再傾聽

  • 環境 永續

    政府拼經濟的腦袋最需要創新!如果連央行都僅能提出靠救房市或設立石化產業專區救經濟的方案,是否意味著整個政府(高層政務官)都已黔驢技窮,應該換腦袋當家了?

  • 土地 正義

    近十年,台灣無論行政、立法、司法的領域,都在資本的壓力下逐步失守。這是年輕一代之所以走上街頭的原因。這是我輩沒有好好為他們守住永續生活條件所造成。而當他們勇敢地上街,卻得蒙受國家動用水車、警棍的暴力攻擊,也意味著台灣民主已走到危險且急迫需要改變的關鍵時刻。


2015年1月7日 星期三

說好的『開放政府,全民參與』呢?

本文亦刊載於104.01.07《風傳媒》評論


就任前小內閣成員遴選制度爭議,隨柯P上任後對於市政大、小事雷厲風行的新聞而暫告一段落。柯團隊完全依循急救醫療經驗,凡事講求數據與效率的市政治理模式,固然令人耳目一新,但也同時令人擔憂。尤其,選前對選民的承諾:「開放政府,全民參與」,在數據與效率之下,依柯P的認知,難道僅是公開選舉的帳目資料?其他攸關市民權益的重大市政呢?

P具有非常豐富優秀的整合醫學專業知識,讓他遇到需要急救的病人時,可以快速精準地組合最適醫療團隊提供最佳急救醫療服務。但此種繫於一身的高效率決策方式,適合移植到需要聆聽多元意見、整合多元價值的市政上嗎?效率之下,將會輕忽多少弱勢聲音,犧牲多少弱勢權益?


P以林欽榮人比較兇,推動都更比較有效率為由,選其擔任第二副市長當時,即有不少人憂心台北市未來類似文林苑強拆事件將不絕如縷。當然,正如包含筆者在內的諸多未實際上任既已請辭的市政顧問與小內閣遴選委員,一旦對柯P有所抗議、批評,便會引來更多柯P支持者的指責甚至漫罵,於都更問題亦然。

過去,針對柯P遴選林欽榮擔心第二副市長的擔憂,或許空穴來風。但當看到為文林苑都更案指揮強拆士林王家獨棟祖產的都更處處長林崇傑高升產發局長,繼之於元月5日看到台北市政府提出的都市更新條件建議修正版本,證明了原先大家對於講求效率的柯P在推動都更政策上憂心,絕非無的放矢。

因為文林苑強拆士林王家事件,先後催生了司法院大法官釋字第709號、第725號解釋。尤其,釋字第709號更宣告3個法條違憲,並直接指明攸關人民基本權事項的都市更新事業計畫的擬定或變更,主管機關於審議前,除應公開展覽外,僅舉辦公聽會尚有不足,應舉行「聽證」,參酌各方利害關係人意見並表明參採理由,方足保障人民權益。此號大法官解釋雖給行政、立法部門一年緩衝期間,但如今已近2年,都市更新條例的修正案,仍在都更業者角力下,遲遲無法完成修法。

因為文林苑強拆士林王家事件的影響,此次修法趨向鼓勵公辦都更,並大幅降低備受垢病的私辦都更的容積獎勵。於是筆者很快看到,許多提案版本出現保障已送件但尚未核給容積獎勵的待審案件,明定仍可依舊法無上限地核給容積獎勵。但對於尚未依都市更新條例第19條第3項規定舉辦過公聽會的案件,則因大法官釋字第709號解釋明確表態,一律需依新法舉行聽證。

如前所述,由於此次修法趨向鼓勵公辦都更,因此,草案內容特別強制地方政府應劃定都更地區、擬定都更計畫(非都更業者所提都更事業計畫)。而地方政府於劃定都更地區與擬定都更計畫時,原本公民團體多要求參照釋字第709號解釋意旨,亦應明定應舉辦聽證。經筆者溝通說明,聽證的規定,應放在都更業者所提「都更事業計畫」與「權利變換計畫」的審查過程之上;地方政府大範圍的劃定都更地區與擬定都更計畫,性質上舉辦公聽會即可。而且無論公聽會或聽證,關鍵重點都在於主責的行政官員是否真能傾聽民意?因而公民團體即不再如此堅持。

然而看到台北市政府去(2014)年1227日獲邀出席立法院內政委員會參與都更條例修法討論後,於今年元月5日所提出的建議修正版本,竟然又以送達執行困難的效益考量,建議將公聽會再降階為單向上對下的「說明會」。或許柯P未必會完全知悉這些細節,但都更政策可是柯P的重要政見之一,請問此次提出的台北市政府修正建議,可曾提到您的軍委會報告討論?抑或少數人黑箱作業?

更重要的是,您選前承諾的「開放政府,全民參與」呢?攸關眾多台北市民權益與居住正義的都更政策,怎麼不僅「開放政府,全民參與」完全不見蹤影,甚至連最基本的「公聽會」,還要刻意降為「說明會」?上任不到一月,就要重蹈背棄對遴選委員承諾的覆轍,也要開始背棄期待柯P 您為小市民帶來公平正義的選民了嗎?

此外,有關統刪北市府公務員的交通費與加班費乙事,也有類似問題。在大眾運輸系統最簡便的台北市,編列交通費補助,確實沒有道理,但加班費則不可一概而論。不可否認,北市府有很多冗員、偷雞摸狗或態度惡劣的公務員,但也有不少單位與公務員,工作繁重,確實有加班需要。以員警為例,同樣在台北服勤,任職於陳情抗議事件眾多的中正一分局與任職於內湖、南港、士林、北投等其他分局,其勤務與服勤時間即可能有明顯的輕重差異。而這種局部差異,正式凡事講求大數據與效率,最容易輕忽之處。

或許柯P的死忠支持者又會指責筆者的批評太過嚴苛,但筆者也曾是柯P的支持者,面對面親自聽到柯P對遴選辦法與人選的承諾,之後眼見柯P竟可以事先毫無知會即自行另覓人選(沒人要求柯P分權,是他自己要玩遴選遊戲。而遴選制度無法選出每個遴選成員心目中最理想、僅能選出遴選委員多元意見中最具共識的人選,則是未來仍想操作遴選制度的柯團隊應該重新思考的問題),卻不知反省,還反過來責怪被他耍弄了的遴選委員對他的批評,以及關於北宜直鐵的歧見,柯P寧可聽信其政策總監與其他只問工程技術不管生態人文的工程人員,有關雪隧自2006年通車後翡翠水庫水質沒有受影響的說詞,卻刻意輕忽萬年水脈的持續流失,因而讓水庫對於降雨的蓄水效率變差以及雪隧周邊鄉里的地下水位急遽降低的事實,因而決定從支持者改為單純監督者。

人類社會,從不缺造神者,但民主政治,絕不能沒有監督者。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