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ample 10 - Another Advanced Example

  • 堅持 守護

    一直在影響司法對台灣土地徵收制度的認識的苗栗大埔區段徵收案,歷經二次最高行政法院發回,於徵收違法判決確定後,來到返還土地的關鍵時刻了。

  • 正直 任俠

    對於一個涉及拆除323戶,影響近半千餘人口(近半是高齡老人)的建設計畫,任何有民主素養、人權法治觀念的政治人物,絕對會謹慎再謹慎、傾聽再傾聽

  • 環境 永續

    政府拼經濟的腦袋最需要創新!如果連央行都僅能提出靠救房市或設立石化產業專區救經濟的方案,是否意味著整個政府(高層政務官)都已黔驢技窮,應該換腦袋當家了?

  • 土地 正義

    近十年,台灣無論行政、立法、司法的領域,都在資本的壓力下逐步失守。這是年輕一代之所以走上街頭的原因。這是我輩沒有好好為他們守住永續生活條件所造成。而當他們勇敢地上街,卻得蒙受國家動用水車、警棍的暴力攻擊,也意味著台灣民主已走到危險且急迫需要改變的關鍵時刻。


2012年12月14日 星期五

多元消失,獨裁不遠

(台灣現況觀察與Michael J. Sandel《錢買不到的東西》讀後感)
  政權的壟斷是獨裁,市場或商業利益的獨占則稱壟斷。然而既使是崇尚民主自由的資本主義社會,當所有資源與多元意見發聲管道都被金權政治的權貴壟斷之後,自由民主還能否實質存在?繼旺中併購中嘉有線電視系統後,壹傳媒的出售案幾已塵埃落定。要靠唯中國鼻息是仰的馬政府底下的公平交易委員會或NCC做最後把關,無異緣木求魚。擔心台灣民主社會多元意見發聲管道快速消失,社會各界反壟斷的呼聲不斷。問題是,現今社會的壟斷現象,僅存在媒體嗎?
 
  十八世紀初,資本主義藉帝國武力侵占殖民地之便,四處掠奪殖民地的自然資源與壟斷經貿利益。迨一次大戰後,雖然殖民地紛紛獨立,資本主義在70年代從古典自由主義發展出另一套新自由主義的邏輯,要求政府去除有礙自由市場的各種管制,表面理由是為尊重自由市場機制與追求最佳效率,骨子裡卻是在打造「不公平競爭」的環境,以便壟斷市場與經濟利益,加上其追求效率的標準化工業量產,其內涵即是去多元化。此種虛偽的新自由主義在英國柴契爾首相與美國雷根總統主政支持下大行其道,之後更藉美英勢力主張全球貿易自由化,以遂行經濟殖民,壓榨人民與弱勢國家土地、自然資源及人力,並以高價銷售時尚的血汗產品,進行二次剝削。資本家即便因貪婪的財務槓桿遊戲,玩出2008年的金融風暴,最後也可以靠金權政治的勾結與大到不能倒的似是而非邏輯,迫使各國政府拿人民納稅錢為其買單解套,但這些政府卻同時放任貧窮、饑餓的人口急遽增加,一人民生活因日益困頓,只能做牛做馬為金權權貴爆肝賣命以掙取未必能讓全家溫飽的微薄薪資。

  權貴累積足夠政治與經濟資本,操控政府政策,以享受各式各樣的政府補貼優惠後,進而侵奪人民賴以為生的土地與社會資源,並將包括人類尊嚴、基本人權例如家園、人體器官、代理孕母、權貴的VIP醫療、快速通關與命名權等在內的所有事物都予以商品化,以便名正言順地藉自由市場供需出價購買。近年來,台灣更為變本加厲,如紅頂商人潤泰尹衍樑、英業達葉國一等人犯法,甚至只要與檢察官達成協議捐出一筆名為公益金的捐款,即能獲得緩起訴的優惠待遇。以上現象意味著:金錢表面上雖然不是人類社會的一切,但卻是主宰著一切!

  另一方面,二次大戰後,以蘇聯為首奉行共產主義的威權獨裁集團,與以美國為首奉行資本主義的自由民主陣營間,長期對峙冷戰。隨著柏林圍牆倒塌,冷戰氣氛雖然不再肅殺,但共產集權國家,仍視資本主義為毒蛇猛獸,生怕自由開放的經濟體制會動搖其政權。然而相對於蘇聯的瓦解,表面上仍然奉行共產主義的中國卻積極從事經濟改革開放,引入資本主義經濟模式。雖然中國共產黨仍掌控主要的國家資源與經濟利益,但不僅因此延長且更加鞏固了中國的集權政權,甚至反過來進一步以廉價勞力與土地環境成本榨取的經濟利益所累積的外匯,輕易取得攸關世界經濟、金融穩定的重要地位。此種共產集權與資本主義結合變種後的『集權式資本主義』,相對於來自西方、形式上必須服膺民主法治的純種資本主義,既有數之不盡的國家資本做後盾,又可以透過獨裁政權加速提升效率,造就了令東亞,甚至西方稱羨的發展成果。因而相對於粗暴的武力威脅,中國改透過甜美的經貿利益、軟性的自由市場機制,隔離美國,裏脅香港,蠶食台灣,將使我們陷入無可轉圜的政治統一死巷內。

  在新自由主義的運作下,西方的民主法治,不僅脆弱得不堪一擊,甚至反淪為金權權貴壟斷全球經貿利益、自然資源與社會多元意見發聲管道的幫兇。過去共產國家靠槍桿子統治人民,而現今奉行集權式資本主義的中國,更取得了足以宰制世界的舉足輕重地位。似乎經過一世紀的鬥爭,共產主義與資本主義,已經殊途同歸,不約而同形成一批金權權貴,宰割全球的弱勢人民與自然資源!

  中國承諾「50年不變」的香港,1997年至今不過15年,從今年的「國民教育」洗腦事件,已可看出其自由民主已經亟亟可危;而台灣,政府、民間有限資源以及社會多元意見發聲管道均已快速落入財團掌控,貧富差距急遽擴大,人民生活困頓、失業嚴重。在完全棄弱勢人民於不顧(如二代健保、油電雙漲、基本工資卻凍漲、近來層出不窮的勞工抗爭情事)、只在乎追求終極統一歷史定位的馬英九領導下,如果不記取史學大師余英時的諍言提醒,僅靠青年學子挺身,而全國的公民意識不趕快覺醒並付諸行動,台灣將很快步上香港後塵!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