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ample 10 - Another Advanced Example

  • 堅持 守護

    一直在影響司法對台灣土地徵收制度的認識的苗栗大埔區段徵收案,歷經二次最高行政法院發回,於徵收違法判決確定後,來到返還土地的關鍵時刻了。

  • 正直 任俠

    對於一個涉及拆除323戶,影響近半千餘人口(近半是高齡老人)的建設計畫,任何有民主素養、人權法治觀念的政治人物,絕對會謹慎再謹慎、傾聽再傾聽

  • 環境 永續

    政府拼經濟的腦袋最需要創新!如果連央行都僅能提出靠救房市或設立石化產業專區救經濟的方案,是否意味著整個政府(高層政務官)都已黔驢技窮,應該換腦袋當家了?

  • 土地 正義

    近十年,台灣無論行政、立法、司法的領域,都在資本的壓力下逐步失守。這是年輕一代之所以走上街頭的原因。這是我輩沒有好好為他們守住永續生活條件所造成。而當他們勇敢地上街,卻得蒙受國家動用水車、警棍的暴力攻擊,也意味著台灣民主已走到危險且急迫需要改變的關鍵時刻。


2012年12月7日 星期五

大師已邈,典範不再

本文精簡版亦刊載於101.12.7《自由時報》自由廣場
  繼媒體多元化逐漸遭壟斷後,近來又連續發生國立大學自甘墮落情形,令人憂心台灣民主自由與學術尊嚴的基石已經搖搖欲墜。先是台灣大學校長李嗣涔事先獲悉將有學生為校方對紹興社區拆遷訴訟案,將在1115日台大校慶當天陳情抗議,竟在前一天主動函請台北市警察局大安分局派遣警力進入校園支援。從此讓台大校慶變成校恥日!日前又發生清華大學不問該校學生陳為廷在立法院行為表現的是非曲直,為諂媚當權者而急著貶抑陳為廷,對外界哈腰認錯,實在愧對各自的校魂傅斯年與梅貽琦。

  194946日台大、師大發生「四六事件」,當時台大校長傅斯年以肉身阻擋軍警進入校園逮捕學生,並警告當時的警備司令彭孟緝說:「若有學生流血,我要跟你拚命。」傅斯年自1949120日接任台大校長,到19501220日在台灣省議會答覆教育行政的質詢時,過度激動腦溢血猝逝,前後擔任校長不足二年,卻被歌頌讚揚迄今,之後校長即便任期長達五年、十年,但受學校師生或外界的感念程度卻每況愈下。清華大學被感念最深的梅貽琦校長,則是先後在北京清華與新竹清華共擔任長達二十餘年校長,也死於任內。但其之所以被感念並非因為他的任期長,而是他如同傅斯年一般,堅持捍衛校園自主與學術自由。

筆者最近正在閱讀一套詳細記錄中國抗日戰爭到國共內戰期間,當時學術界大師如何顛沛流離、生活困頓,其中也記錄著傅斯年與梅貽琦兩位史學大師的傳記文學作品(南渡、北歸、傷別離,時報出版)。他們二人都出生於清末,也都歷經中華民國誕生、軍閥割據、中原大戰、抗日戰爭與國共內戰,最後選擇與蔣介石來到台灣。相對於留在中國的學術大師普遍的悲慘命運,這二位選擇到台灣的史學大師,在蔣介石總統高壓統治下,仍能堅持節操捍衛大學尊嚴,怎麼數十年後且早已解除戒嚴的今天,反而竟連續有國立大學校長,做出主動要求警察進入校園與不問皂白向當權者諂媚哈腰的離譜行為?不僅讓國立大學的校譽掃地,更讓多少前輩在民主自由的努力,被徹底葬送。

請問馬英九總統,您不是最服膺蔣經國總統的嗎?如果蔣經國任內都不曾發生大學失節的事,為何在您任內連續發生?是否您對中國卑躬屈膝的所作所為讓這些校長們競相效法?是否五年五千億元的頂尖大學卓越計畫掐住他們咽喉讓他們不得不作賤自己?請反省檢討並給個答案。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