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ample 10 - Another Advanced Example

  • 堅持 守護

    一直在影響司法對台灣土地徵收制度的認識的苗栗大埔區段徵收案,歷經二次最高行政法院發回,於徵收違法判決確定後,來到返還土地的關鍵時刻了。

  • 正直 任俠

    對於一個涉及拆除323戶,影響近半千餘人口(近半是高齡老人)的建設計畫,任何有民主素養、人權法治觀念的政治人物,絕對會謹慎再謹慎、傾聽再傾聽

  • 環境 永續

    政府拼經濟的腦袋最需要創新!如果連央行都僅能提出靠救房市或設立石化產業專區救經濟的方案,是否意味著整個政府(高層政務官)都已黔驢技窮,應該換腦袋當家了?

  • 土地 正義

    近十年,台灣無論行政、立法、司法的領域,都在資本的壓力下逐步失守。這是年輕一代之所以走上街頭的原因。這是我輩沒有好好為他們守住永續生活條件所造成。而當他們勇敢地上街,卻得蒙受國家動用水車、警棍的暴力攻擊,也意味著台灣民主已走到危險且急迫需要改變的關鍵時刻。


2015年8月14日 星期五

有待加強的柯P市政治理

本文亦刊載於2015.08.14《風傳媒》評論

去(2014)年1129日大選後,台灣南北各出現一尊神人,只要稍加批評,一定引來神人死忠粉絲或所聘公關公司的圍剿。但半年多來,這二尊神人的所做所為屢屢出錯,讓他們漸漸現出人形。


近日南部賴神因為違反地方制度法規定,拒絕進入議會接受質詢監督,忍無可忍的批判者越來越多。而此次蘇迪勒颱風帶來的強風豪雨,也將柯P吹淋落回凡間,最明顯的例子是,外界對他本人行事作風與他太太動輒PO文曬恩愛但內容屢生爭議的批評,他的回應越來越尖酸刻薄,但對於市政治理的決策模式與內容,卻越來越令人擔憂。

蘇迪勒颱風過後,新店溪後濁度(逾39千度)破表的泥水,已超過自來水淨水場正常淨化處理能力,意味著889日甚至1011日,台北市政府轄下台北自來水事業處(下稱北水處)管理的直潭淨水場,根本不適合勉強引水進行淨化處理。

雖然翡翠水庫周邊水土保持管理並無不當,但如北水處第一時間能將新店溪濁度遠超過其淨水處理能力,明白向上反應,並建議將其場內、連同其下線的公館淨水場、長興淨水場內已淨化之自來水,減量供水1-2日。而柯P能採納並開誠布公對大台北市民說明,相信大家皆能共體時艱。惟北水處急著想正常供水(又或者連柯團隊也如此決定),逆向操作的結果,反因供給市民泥黃濁水而惹來更多民怨。就此部分譴責台北市政府,毫無過苛之處。

被認為是政治素人的柯P,並未先檢討屬於自己職掌範圍的自來水處理事務,有無疏失或應該更進一步改進之處,反而很快淪落到一般政治人物素質,為迴避責任而直接將矛頭指向南勢溪上游水土保持問題。在各有立場的部分媒體推波助瀾下,終於引爆迄今難休的口水戰。

為避免未來再度發生南勢溪水源因颱風豪雨沖刷土石而泥濁無法淨化,外界再度提出直接架設從直潭淨水場接通翡翠水庫或北勢溪的取水口,做為備用水源的方案建議。但柯P認為花230億元,一年可能未必用到一次,力主沒有效益而直接否決。

然而面對日趨極端的氣候型態,恐怕連真正的神祇也未必敢斷言類此災情,未來不會頻繁出現。尤其此次烏來、新店廣興甚至南勢溪上游的土石流、崩塌,會否是才剛被打開的潘朵拉盒蓋?依據經濟部中央地質調查研究所的調查資料,似乎已出現地層鬆滑的癥兆。

而且取水鋼材管線一旦架設完成,只要路線選址調查規劃與完成後的定期維護均得當,將可耐用數十年,而受益對象是約大台北300萬以上居民,如此公共建設為何沒有效益,恐怕不能因為他是台灣目前南北二尊神人之一,就可以沒有提出任何具體評估方法與數據,隨便說說就算數。建議柯P放下心結,別貿然拒絕,重新審慎評估思考。

至於柯P將責任指向南勢溪上游的水土保持問題,認為應該優先治理南勢溪上游。不管他指的是偏遠且無路可通的東扎孔溪山區10公頃崩塌地,或是此次災情嚴重但涉及人為違法與超限利用問題的烏來溫泉區,都已撈過界。

我們能否請柯P先管好自己份內之事?無論如何,人民期待的應該是,中央與包括台北、新北等地方政府首長、官員,冷靜坐下來好好檢討未來如何確保大台北居民的水源與水質,尤其蘇迪勒颱風還吹出台北市過去治理不當的許多問題(雖然均與柯P責任無關),奉勸柯P應將心力放在改正這些問題的治理之上,而非繼續大噴口水。

P競選時重要政見之一,是將台北市建構為海綿城市,也就是希望藉由「雨撲滿」與透水鋪面,讓台北市能廣泛吸水、保水,卻不會淹水。但筆者於選前獲邀為環保局長遴選委員時,即曾提醒過去台北市政府的透水鋪面,根本作假;行道樹的種植方式大有問題,這是喊出海綿城市後必須面對與善後的問題。

前者,為了透水,其於人行道與廣場鋪設的透水磚底部,即無法用水泥固著,但經過一段時間踩踏,難免即會鬆弛,大雨過後,底部含飽未及或根本無法下滲的雨水,行人經過踩踏,即會濺濕裙褲鞋襪,因而被抱怨不止。最後為「平息民怨」,便全面改用水泥固定,所謂透水鋪面僅剩表面工夫。此外,台北市大部分公園、學校綠地,皆已開挖興建地下停車場,根本談不上透水、保水,試問柯P上任後,落實政見做了多少「雨撲滿」呢?

後者,關於行道樹種植問題,於此次颱風過後,最新統計上萬顆路樹倒塌,可說完全浮現。其一是種植太淺,底部甚至已鋪水泥或埋滿碎石磚,讓植物難以往下扎根;其二是包商偷工減料,未將植物根部包封土壤的塑膠袋(並非用樹根能穿透的麻繩綑包)拆除,即直接覆土種植,一樣讓所植樹木難以扎根茁壯。

而近日看到各地方政府善後倒塌路樹的處理方式,也令人搖頭。其中頗多只要扶正挖深再覆土,即有高度存活機會,但官員或外包廠商基於口水戰之一的快速清理「效率」,幾乎千篇一律地加以裁切移除,逼得護樹團體要號召志工,與政府官員包商競時搶救路樹。


以上問題,柯市府可能都沒有SOP,筆者也不認為,千絲萬縷的市政,能凡事事先制訂SOP,縱使勉強訂出SOP,也不可能讓千變萬化的市政問題迎刃而解。請柯P還是專心聚焦在自己本份的市政治理之上,以顯現出你與其他政治人物不同的格局。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