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ample 10 - Another Advanced Example

  • 堅持 守護

    一直在影響司法對台灣土地徵收制度的認識的苗栗大埔區段徵收案,歷經二次最高行政法院發回,於徵收違法判決確定後,來到返還土地的關鍵時刻了。

  • 正直 任俠

    對於一個涉及拆除323戶,影響近半千餘人口(近半是高齡老人)的建設計畫,任何有民主素養、人權法治觀念的政治人物,絕對會謹慎再謹慎、傾聽再傾聽

  • 環境 永續

    政府拼經濟的腦袋最需要創新!如果連央行都僅能提出靠救房市或設立石化產業專區救經濟的方案,是否意味著整個政府(高層政務官)都已黔驢技窮,應該換腦袋當家了?

  • 土地 正義

    近十年,台灣無論行政、立法、司法的領域,都在資本的壓力下逐步失守。這是年輕一代之所以走上街頭的原因。這是我輩沒有好好為他們守住永續生活條件所造成。而當他們勇敢地上街,卻得蒙受國家動用水車、警棍的暴力攻擊,也意味著台灣民主已走到危險且急迫需要改變的關鍵時刻。


2015年8月25日 星期二

詹順貴參選不分區立委聲明重點


2014318日,是台灣社會不能或忘的一天。

這天,民眾首度佔領國會議場,並為台灣的未來,埋下改變契機。雖佔領議場期間,反中是主導運動者的優先口號,但這場運動能號召這麼多人參與,毋寧說其導火線是過去近十年來藍綠兩黨執政累積的失敗。這些失敗其中一項重要因素,在於執政者對資本的過度傾斜,導致勞工、環境乃至於人權、動物權的議題被忽視,甚至被踐踏。


近十年,台灣無論行政、立法、司法的領域,都在資本的壓力下逐步失守。這是年輕一代之所以走上街頭的原因。這是我輩沒有好好為他們守住永續生活條件所造成。而當他們勇敢地上街,卻得蒙受國家動用水車、警棍的暴力攻擊,也意味著台灣民主已走到危險且急迫需要改變的關鍵時刻。

政治,乃眾人之事。因為國家施行的任何政策與制度,都與生活在這塊島嶼的民眾攸戚相關。解嚴前,島嶼的民眾不被允許參與公共領域的監督,當時,許多人認為政黨輪替可以改變一切。但2000年後,民眾才開始意識到,無論藍綠,都因快速追求經濟發展,而限制人民參與監督。甚至,因民進黨上任抽拉走當初黨外的社運中堅進入體制,使得草根的監督產生極大斷層。

近十年來,2000年後殘存的社運老兵不斷思索,如何讓草根的監督力量穩定茁壯,並培養新一代年輕人成為核心領袖。其中,我長期在環境領域的運動夥伴、地球公民基金會創辦人李根政可說是一代表。但草根力量的茁壯不及外交情勢變化,當中國崛起,加以與台灣的歷史糾葛,使這些社運老兵,不得不思考進入體制的必要性。

可惜的是,選制的不公,使過往小黨一直未能突破藍綠版圖。幸賴有三一八運動,為整個社會鑿出一道破口,讓社運老將,與力求改變的年輕人,有著共築理想版圖、突破高牆的可能性。但也因著這可能性,近一年來,小黨如雨後春筍般林立並崖岸自高,在選制不公的情況下,小黨極可能因各有堅持而面臨毀滅。

為達共同目標,李根政與社民黨在多次誠懇磋商後,達成同組參政聯盟的共識,而年過半百的我,也受到徵召。幾經思考,決定同意成為此次綠黨的不分區立委候選人。我的目的,是想要將過往數十年來社運經驗的累積,化身成一把可靠的長梯,使綠黨與社民黨合組的參政聯盟可以跨越門檻,藉著打破傳統政治局勢,將過去二十年來走訪各地弱勢者的聲音,如實地在議會中呈現並反映、改善。

綠黨召募的不分區候選人,主力多為環境領域。包括山林與水資源、土地正義、居住正義、原住民議題乃至於動保、能源議題。其中我所能貢獻,並有切實累積的,除了基本的上街聲援,更為重要的是,透過個案訴訟救援的經驗累積,應對到制度的修正。也就是豐富的立法、立法院協商法案與遊說經驗,遠者如《莫拉克颱風災後重建特別條例》立法與《土壤及地下水污染整治法》修正;近者有《土地徵收條例》修正、《水污染防治法》修正、《濕地保育法》立法與《海岸管法》立法等條文研擬與協商。目前尚在立法階段者,尚有已在立法院的《都市更新條例》修正案與正草擬中的《國土計畫法》。

誠如先前所提,社運老兵與年輕有理想者,有著監督經驗的落差,若能透過這次參選,突破得票率3.5%的政黨補助門檻或5%的席次分配門檻,我便能有資源,去傳承、培植具有法制與政策監督的專業人才。因此,在綠黨與社民黨共組參政聯盟過程,我即曾提出要求如能跨越門檻,需有相對應的措施,如提供1/3的補助款資助公民運動或培力工作;取得席次時,應提供1/3助理職缺培力公民團體,目前情況雖不盡如人意,但如順利當上立委,會承諾捐出1/3薪水資助公民團體或社會運動,並提供1/2助理職缺,培訓年輕尖兵。

必須坦言,在允諾被徵召前,十分掙扎。因過去二十年來,我的政治實踐,是選擇站到無法支付豐厚律師費的弱勢者旁邊,協助捍衛他們的權益。如今的選擇,不僅將是行事模式的轉換,若真順利進入議會,也必須面對傳統政治的糾葛與沈屙。

這是一場以信譽為誓的運動。
我想邀請各位選民,共同見證。

若您的理念與我相同,並是願意協助捍衛弱勢者權益的人,請協助綠黨突破門檻,並監督我。
若您認同我是有堅實在野力量監督執政,並願意起而行的公民,請協助綠黨突破門檻,並監督我。


當各位踴躍投票給經我檢驗、認同並取得共識的綠黨,我將利用這四至八年的時間,在議會裡施展律師長才與社運經驗,為我長期協助的農民、原住民、動保、市地重劃與都更受害者及各式污染案喉舌。小黨難為。必須坦言,取得12席立法,難以全面發揮制衡監督效果。所以,也在此希望各位可以給綠黨更多機會,突破5%,甚至10%的門檻,這不但能使具婚姻平權、勞工權益經驗的候選人有機會進入議會,也更讓我可以帶領一個堅強團隊,在詭譎多變、利害交錯的立法院,為大家作戰。謝謝各位。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