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ample 10 - Another Advanced Example

  • 堅持 守護

    一直在影響司法對台灣土地徵收制度的認識的苗栗大埔區段徵收案,歷經二次最高行政法院發回,於徵收違法判決確定後,來到返還土地的關鍵時刻了。

  • 正直 任俠

    對於一個涉及拆除323戶,影響近半千餘人口(近半是高齡老人)的建設計畫,任何有民主素養、人權法治觀念的政治人物,絕對會謹慎再謹慎、傾聽再傾聽

  • 環境 永續

    政府拼經濟的腦袋最需要創新!如果連央行都僅能提出靠救房市或設立石化產業專區救經濟的方案,是否意味著整個政府(高層政務官)都已黔驢技窮,應該換腦袋當家了?

  • 土地 正義

    近十年,台灣無論行政、立法、司法的領域,都在資本的壓力下逐步失守。這是年輕一代之所以走上街頭的原因。這是我輩沒有好好為他們守住永續生活條件所造成。而當他們勇敢地上街,卻得蒙受國家動用水車、警棍的暴力攻擊,也意味著台灣民主已走到危險且急迫需要改變的關鍵時刻。


2015年4月21日 星期二

釋昭慧對慈濟的無間道義氣

本文亦刊載於104.04.21《民報》專欄 


由釋昭慧一席護航不成、反成點火的話,讓慈濟長期全台大量囤購農地與保護區土地變更使用以及善款用途、帳目不明問題,燃起社會輿論怒火,沸揚逾月。最後逼使慈濟發出聲明同意公開帳務、邀公正人士監督、並於社會取得共識前,撤回內湖保護區開發案(意思可能是,於取得社會共識後,再繼續申請開發)。

慈濟好不容易等到近月來輿論轉而關注諸如大巨蛋等其他議題,可以喘口氣,因為依媒體屬性,鮮少會再去追蹤慈濟後來履行公開聲明的進度或成果。但釋昭慧顯然不願就此放過慈濟,假藉北市府於今(2015)年32公告實施「變更台北市士林區福林段二小段387387-4地號等2筆土地保護區為機關用地主要計畫案」同時還張冠李戴將台中的哈崙台基督長老會申請變更保護區為宗教專用區一起算到北市府頭上,410又在臉書砲轟北市府面對保護區有兩套標準,讓慈濟改革後續再度引起關注

首先,釋昭慧所指基地,位於台北市士林區中山北路五段376號,現況為一樓建築,緊鄰中山北路五段幹道,地勢平坦非屬山坡地,且自1976年起,即供北市府消防局第四救災救護大隊士林中隊及劍潭分隊使用,迄今已逾38年。依北市府的說法,由於該消防基地位於士林地區中心地帶,聯外交通動線完善,可迅速救災及有助支援鄰近勤務,為市府消防局於士林區之重要據點,惟因廳舍及設備急需進行改善,故將其由保護區變更為機關用地,以利消防局進行相關改建(善)工程,係符合都市計畫法第27條第1項第4款規定,並無濫用法令及破壞保護區之情事。

消防設施對於公共安全的重要性,是慈濟想拿保護區變更成志工大樓與搶食拾荒者生計的資源回收專區可比擬的嗎?慈濟向社會勸募那麼多善款,卻將相當比例的數額挪去囤積不動產,不該被檢驗嗎?勸募到善款,就有責任依勸募時的承諾去做該做的事,縱使是善事,其功德主要也應該迴向至捐款者,慈濟有需要一直宣傳自己是在做善事嗎?大家需要因此就容忍其鑽法律漏洞嗎?

如果慈濟不想跟社會談法律,那作為一個宗教、慈善團體,總可以講高一層的道德標準吧?偏偏慈濟的護持者(屢屢用代號、假名隨時登錄臉書新帳號)卻一直用只會讓社會更加厭惡的烏賊戰術。於是,我們看到,諸多慈濟護持者全台找資料,嚐試藉由指出別人也有不惜破壞生態、荼毒生靈,去變更農地、保護區,我們慈濟為什麼不可以?環保團體、社會大眾、電視名嘴甚至政府,為什麼不要求那些做相同事情的團體或人,卻只全力攻擊慈濟(因而替慈濟抱屈)?他們聲稱慈濟是在做善事,而且做了那麼多善事,社會應該感激,卻有人不知圖報(再捐更多錢?),竟反而批評慈濟,因而系統性群起四處以上述別人可以做壞事慈濟為何不可以,外界批評慈濟就是有兩套標準的神邏輯回應;又或以起底方式,用不相關的其他個人事由攻擊批評者;更誇張的是,還會搬出某些批評者過去曾獲慈濟幫助,攻擊這些人是忘恩負義

這些護持者顯然無法理解,正因為過去慈濟自我標舉崇高形象,社會才會用較高的道德標準期望、看待慈濟。可惜,這些慈濟護持者卻殘酷地對慈濟還有較高期望的社會大眾說,其實慈濟與其他喜歡開發農地、保護區的團體、人是一丘之貉,所以不可以用兩套標準對待;此外這些慈濟護持者有著非常強烈的市恩心態,不認為以勸募所得善款去做善事,理所當然(甚至已成責任),卻要社會大眾僅能感恩、膜拜,不容有絲毫批判。環保團體沒錢沒人,特別重視慈濟內湖案,除對慈濟還有期待外,還因為慈濟囤買農地與保護區土地的規模最大,具有指標意義,與有無兩套標準無關,這釋是昭慧無法體會的。

不過,既然釋昭慧再度使出無間道招數對慈濟講義氣,提醒大家應該回過頭再來追蹤、請教慈濟聲明滿月後的具體改革措施執行成果為何?我們便好好來問問:聲明第2點關於「廣邀環保學者、專家與社區居民,擴大公民參與,傾聽各方意見,落實內湖園區生態、護育及環保教育。」、第4點「慈濟基金會將擴大董、監事會組織,邀請社會各界有德望、有組織再造經驗及社會公信力的賢達人士,參加基金會董監事會,代表社會各界來監督並策勉慈濟之運作,共同檢驗,集思廣益,並提出改善提升方案。」、第6點「325起,將分階段公開財務收支狀況」等的執行進度為何?
    
                對於過去慈濟認為理所當然、習以為常的行徑,非常感謝釋昭慧的白目,不惜自造口業,使出無間道絕招,喚起大家應該好好檢驗過去20年來吸取絕大多數社會慈善資源的慈濟,究竟如何運用這些資源?是取之於社會,完全用之於社會?或抽取一定比例用之於自己(包括極盡宣傳能事,希望促使證嚴有機會獲得諾貝爾和平獎)?據與會人士透過,輿論熱潮過後,慈濟所謂的內部高層會議,雖然對於輿情幾乎一面倒地批評慈濟,頗敢意外。因而有人力主應該徹底反省改革,重新贏回社會的信任;但也有強硬派一切以陰謀論視之,不認為慈濟過往作為有何不妥?遺憾的是,佔上風的是不認為慈濟所作所為有錯的後者。或許,這正是釋昭慧想再次藉柯P獲社會、輿論高度關注的影響力,再度於臉書發文提醒大家不要忘記繼續追蹤慈濟改善的後續成果的苦心吧?

如果最後,慈濟有正面回應社會的具體改善成果,用自己的口業與白目,與慈濟講義氣的釋昭慧,絕對居功厥偉,柯P最多排第二。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