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ample 10 - Another Advanced Example

  • 堅持 守護

    一直在影響司法對台灣土地徵收制度的認識的苗栗大埔區段徵收案,歷經二次最高行政法院發回,於徵收違法判決確定後,來到返還土地的關鍵時刻了。

  • 正直 任俠

    對於一個涉及拆除323戶,影響近半千餘人口(近半是高齡老人)的建設計畫,任何有民主素養、人權法治觀念的政治人物,絕對會謹慎再謹慎、傾聽再傾聽

  • 環境 永續

    政府拼經濟的腦袋最需要創新!如果連央行都僅能提出靠救房市或設立石化產業專區救經濟的方案,是否意味著整個政府(高層政務官)都已黔驢技窮,應該換腦袋當家了?

  • 土地 正義

    近十年,台灣無論行政、立法、司法的領域,都在資本的壓力下逐步失守。這是年輕一代之所以走上街頭的原因。這是我輩沒有好好為他們守住永續生活條件所造成。而當他們勇敢地上街,卻得蒙受國家動用水車、警棍的暴力攻擊,也意味著台灣民主已走到危險且急迫需要改變的關鍵時刻。


2014年10月15日 星期三

馬政府真的重視產業發展嗎?

本文亦刊載於103.10.15《風傳媒》評論

日前報載現為全球智慧型手機鏡頭龍頭廠商的大立光電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大立光公司),現有產能無法滿足龐大訂單需求,積極全台覓地建廠近二年直到日前才有著落對照全台高達28百公頃的閒置工業區土地,與地方政府不斷假借重大建設名義徵收農地變更為住商用地,大立光公司建廠需求面積僅約5公頃,卻需耗費近二年光陰覓地,試問馬政府真的重視產業發展?抑或僅是放縱地方政府勾結派系、財團炒作地皮的藉口而已?
大立光公司從事高階手、相機鏡頭及其元件的設計、研發與製造,為蘋果iphoneipadHTC手機鏡頭主力供應商,全球市占率逾20%,近年來毛利率攀升至50%以上,因此成為台灣股王。此次預計投資205億元,在台興建全球最大高解晰度鏡頭元件生產基地,並將市場往穿戴式裝置、機器人、醫療用吞入氏膠囊、行車及運動記錄器等高解晰度鏡頭延伸。此種擁有高度競爭力,又宣示根留台灣,可以實質新增就業機會、增加稅收,不會動輒讓員工放無薪假,甚至反向每年提撥20%獲利回饋員工的優良企業,任何國家爭取設廠唯恐不及。根據去(2013)年經濟部工業局清查工業區閒置土地結果,中央有946公頃,地方政府手上則有1762公頃;另外私人開發的亦有106公頃等總計2814公頃可以釋出。明顯供給絕對大於需求,試問經濟部工業局、科技部各科學園區管理局與各地方政府究竟在幹什麼?

另一家同樣擁有高度競爭力,毛利率也幾乎始終維持在50%上下,晶圓代工製程領先全球的半導體大廠台灣積體電路製造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台積電),也面臨類似設廠難題。該公司為求從包括Intel、三星在內的世界晶圓大廠競爭領先群中脫穎而出獨占鰲頭,規劃盡早切入10奈米製程研發,中科管理局於12期的基地旁,依台積電設廠需求價購一塊土地納入科學園區範圍內(因土地徵收條例修改為市價徵收,此案遂順利依市價購入),以供台積電使用。惟於環評過程,因當地空氣品質與環境涵容能力幾乎臨界,中科管理局與台積電公司做再多環境影響減輕對策,增加再多環境保護措施與減排承諾,也難釋當地居民與環保團體疑慮,而環保署為避民怨也只會對台積電的設廠環評嚴審,以致其環評遲遲無法通過

然而環境涵容能力的臨界與當地空氣品質動輒超標,既非台積電研發的製程所致,也不是當地居民與環保團體吹毛求疵。問題是出在當地的許多空氣污染指標已經瀕臨管制標準或環境涵容能力界線,台積電的設廠,不過是那最後一根稻草。但困局真的無解嗎?與其一味苛求台積電與中科管理局,包含環保署在內相關政府部門的視角能否換個方向?

當地原有許許多多污染源,有的是較早獲得營業與排放許可的工廠,因而通常其污染防治措施也較無效率,更多是農地上的違章工廠,根本沒有污染防治設備,經濟部工業局卻只會形式上的列冊輔導,鮮有積極作為-實質輔導或取締,因而污染源加總之後,當地環境品質已瀕臨容許界線。那些較早依法設立的各式各樣企業,其營業固然應受信賴保護,但與時俱進的污染防治責任也不容推卸。環保署曾想依空氣污染防治法分區進行各項空氣污染指標總量管制,經濟部工業局總是以會影響經濟發展為由極力反對,地方政府則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普遍也不願配合實施。於是環保署順水推舟,不了了之。

經濟部工業局果真擔心企業的污染因素會影響經濟發展,平時為何不更積極會同環保署、地方政府半獎助、半強制(於換發排放許可或操作許可時,加嚴排放條件)企業逐步改善製程與污染防治措施,以增進製程效率,既節能又減低污染物排放量?以目前台積電10奈米設廠所面臨困境為例,盡早半獎助、半強制老舊企業工廠更新污染防治措施,甚至同時更新製程,是否反而有助於改善台灣經濟體質,提升競爭力?

相同情形,也發生在曾引發高度爭議的中科三期,當地空氣早已飽受主要來自豐興鋼鐵、正隆紙廠與后里焚化廠等影響,瀕臨超標。後到的中科三期無論如何努力、如何承諾,總是壓垮駱駝的那最後一根稻草。持平而論,將后里所有污染情形歸責中科概括承擔,並不公平。但環保署只會盲目護航,不願從根源徹底面對、解決問題;地方政府只會口惠不實地歡迎與支持;主管鋼鐵、造紙工業的經濟部工業局則一付完全事不關己,因而造成現今僵局,這是開口閉口經濟發展的政府應有的作為嗎?

台積電因為具有領先製程,創造出高度競爭力,所以它敢說靠政府補貼做生意太沒本領了;它也能善盡企業社會責任,並展現領袖企業的效率,為高雄氣爆受災戶快速重建毀損房屋。請問目光如豆的政府,當台積電必須獨自面Intel、三星等國際超級大廠挑戰時,你們能為它做些什麼?你們可曾看出,進行空氣、水各細項指標的污染分區總量管制(中、南部尤其需要),提高各種污染管制指標,提升各項污染防治措施等級,進可創造研發、製造先進污染防治設備與企業診斷、改善製程、提升效能的產業商機,退可汰換無良企業,更新引進優質企業,提升台灣經濟體質,改善生活環境?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