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ample 10 - Another Advanced Example

  • 堅持 守護

    一直在影響司法對台灣土地徵收制度的認識的苗栗大埔區段徵收案,歷經二次最高行政法院發回,於徵收違法判決確定後,來到返還土地的關鍵時刻了。

  • 正直 任俠

    對於一個涉及拆除323戶,影響近半千餘人口(近半是高齡老人)的建設計畫,任何有民主素養、人權法治觀念的政治人物,絕對會謹慎再謹慎、傾聽再傾聽

  • 環境 永續

    政府拼經濟的腦袋最需要創新!如果連央行都僅能提出靠救房市或設立石化產業專區救經濟的方案,是否意味著整個政府(高層政務官)都已黔驢技窮,應該換腦袋當家了?

  • 土地 正義

    近十年,台灣無論行政、立法、司法的領域,都在資本的壓力下逐步失守。這是年輕一代之所以走上街頭的原因。這是我輩沒有好好為他們守住永續生活條件所造成。而當他們勇敢地上街,卻得蒙受國家動用水車、警棍的暴力攻擊,也意味著台灣民主已走到危險且急迫需要改變的關鍵時刻。


2012年8月3日 星期五

大埔徵地事件尚未落幕

本文與李明芝律師共同撰寫
本文亦刊載於101.07.30〈蘋果日報〉論壇



村上春樹的得獎演講辭「永遠站在雞蛋的那方」一文提到:「你我也或多或少,都必須面對一堵名為『體制』的高牆。體制照理應該保護我們,但有時它卻殘殺我們,或迫使我們冷酷、有效率、系統化地殘殺別人。」
9969日,怪手毀田、稻子連根拔起的畫面,傳送給全國觀眾,引起全國人民的憤怒,同年722日,行政院前院長吳敦義與苗栗縣長劉政鴻合開記者會道歉的聲音仍言猶在耳,也揭開政府暴力徵收人民土地的真相;同年817日,前院長吳敦義展現解決大埔徵地案的誠意,作出「大埔自救會成員的建物基地應原位置保留」的政策指示。

4戶無法原地保留
但事情過了2年,我們很遺憾地告訴大家:「大埔事件還沒解決。」大埔自救會成員仍有四戶房屋土地至今無法原位置保留,仍飽受煎熬,房地即將面臨強制拆遷的命運,這個政府嘴巴上說尊重憲法,但實際上習慣說謊,不知檢討、視憲法如無物。
2年當中,我們多次呼籲苗栗縣政府與內政部正視前行政院長吳敦義的指示,也多次告訴政府保留大埔四戶房地的方式,但政府仍堅持其意,無視憲法第23條及行政程序法第7條比例原則的要求,甚至在101327日擅自作成不利於大埔四戶的協商結論,當日筆者憤而離席,但政府卻仍企圖以此結論在內政部都委會闖關,在在顯示政府作成決策時,不僅藐視人民的基本權,更不顧行政一體的概念,公然違背最高行政首長的指示。
101724日召開的內政部都委會第784次會議,再次上演荒謬劇情,政府一再以2年來從未提出相關事證的錯誤資訊,謊稱大埔其中一戶的房屋引發多起車禍、影響交通安全,因而無法原地保留。主席簡太郎更誤導全體都委會委員,謊稱筆者已同意101327日的研商結論、大埔四戶的案子已經圓滿解決。甚至,在楊重信委員質疑大埔四戶的處理方式違反吳敦義前院長的政策指示,本案應該保留及再討論大埔四戶的訴求時,主席簡太郎竟連表決都省略,逕自作出無法原地保留大埔四戶房屋土地的結論,顯然將都委會合議制的精神視為無物,彷彿走入一人獨裁專政的統治黑暗。
101724日在內政部召開都委會時,大埔自救會成員有感於2年來所受折磨,心痛地說:「我知道各位委員、各位長官都是替政府做事,但是我衷心地希望各位委員能夠幫政府替人民找到一個出口,讓我們可以好好生活、完成人民卑微的請求。」聽來令人心酸,但是卻感動不到都委會委員的心裡,雖親眼看到政府拿著不正確的主張誤導委員,雖聽著部分委員大聲疾呼地為了大埔四戶奮戰,但在「依法行政」為名、「中立」的包裝下,簡太郎一聲「好,那就照原案決定」,一步步殘殺了所有大埔農民的希望,我們僅能悲傷地看著大埔四戶房屋上高高掛著「慘」字,卻無奈無人可以將他們從黑暗帶到黎明。
村上春樹得獎演講辭一文提及,「我們不能允許體制剝削我們,我們不能允許體制自行其道」,我們在此沉痛呼籲,請政府以人民財產權及生存權為本,接納人民的意見,締造人民安和樂利的生活,莫讓鴨霸的行政權剝奪人民的希望。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