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ample 10 - Another Advanced Example

  • 堅持 守護

    一直在影響司法對台灣土地徵收制度的認識的苗栗大埔區段徵收案,歷經二次最高行政法院發回,於徵收違法判決確定後,來到返還土地的關鍵時刻了。

  • 正直 任俠

    對於一個涉及拆除323戶,影響近半千餘人口(近半是高齡老人)的建設計畫,任何有民主素養、人權法治觀念的政治人物,絕對會謹慎再謹慎、傾聽再傾聽

  • 環境 永續

    政府拼經濟的腦袋最需要創新!如果連央行都僅能提出靠救房市或設立石化產業專區救經濟的方案,是否意味著整個政府(高層政務官)都已黔驢技窮,應該換腦袋當家了?

  • 土地 正義

    近十年,台灣無論行政、立法、司法的領域,都在資本的壓力下逐步失守。這是年輕一代之所以走上街頭的原因。這是我輩沒有好好為他們守住永續生活條件所造成。而當他們勇敢地上街,卻得蒙受國家動用水車、警棍的暴力攻擊,也意味著台灣民主已走到危險且急迫需要改變的關鍵時刻。


2012年8月20日 星期一

換湯不換藥的中科四期轉型

本文精簡版亦刊載於101.08.14《蘋果日報》論壇

為友達光電量身打造、開發過程引起高度爭議的中科四期,在友達宣佈放棄投資後,原本的徵收目的已經不存在,依法理當撤銷徵收還地於農。然而喜歡把依法行政掛在嘴邊的馬政府,無視20115月間馬英九與吳敦義二人自己在全國糧食安全會議先後宣示要重視糧食安全並保護優良農地與水資源,如今卻仍屈從地方炒作土地的壓力,假轉型之名,不惜毀損全國最優質的濁水溪農地,堅持盲目開發。
國科會朱敬一主委、賀陳弘副主委日前大陣仗召開記者會,宣佈已經行政院核定的中科四期二林園區轉型計畫,原來的光電產業,將轉型為精密機械園區;同時用水量將從每日16萬噸大幅調降至2萬噸,而且僅在營運初期調用農業用水1.2萬噸,取水地點則從現在引起彰化縣溪州鄉民激烈反抗的莿仔埤圳上游移往的中游12公里處(當初堅持不停工的引水工程本身是否浪費虛擲?高達24億元的工程款,承作廠商卻很可能已獲利了結);2020年以後水利署中部聯合供水工程完工,即不再調用農業用水。對於二位主委、副主委實事求是的努力,願意調降每日用水量,可予肯定,但可能礙於諸多政治性壓力而為德不卒,則殊為可惜。
  
  首先,二林園區所在位置在既有區域計畫上屬黃金農業地帶,且彰雲地區長期以來即屬缺水與地層嚴重下陷地區,內政部長李鴻源過去多次強調其區位在先天上即不適合任何大型工業園區開發,並呼籲科學園區與工業區別再來此地區。顯見二林園區的開發,自始即一根本錯誤的政策。只因為它被列為馬總統的愛台12項建設之1,未能趁友達放棄之便撥亂反正,令人遺憾。台灣的精密機機業固然頗有競爭力,值得扶植,但其產業特性用地需求規模較小,且為求產業群聚效益,應就近在台中精密機械園區或已轉型開發完成的嘉義大埔美工業區周邊擴充,而非重蹈科學園區覆轍,拼命複製精密機械園區,最後淪為地方炒作地皮的幫凶(彰化縣政府開始已在二林園區周邊擬訂一個1400公頃的特定區計畫,準備複製苗栗大埔區段徵收經驗,因此綁架二林園區不僅無法撤銷,甚至連縮小面積的思考都放棄),對國家永續發展與提昇產業競爭力絲毫沒有助益。
其次,彰雲地區嚴重缺水,彰化的自來水有高達90%以上是抽深層地下水供應。原本每日供水的莿仔埤圳農田灌溉用水,自集集攔河堰興建完成後反而變為「供四停六」,嚴重不足。國科會公布的轉型方案,僅是改自莿仔埤圳中游12公里(埤頭鄉)取用農水,然而埤頭鄉亦為台灣稻米蔬果生產重要基地,缺水情形如出一轍。至於2020年後所謂的中部聯合供水工程,說穿了就是要攔截卓蘭、豐原以西經后里、大甲到大安、清水等地民生用水與農業用水的大安溪大甲溪聯合供水開發工程(本身也是涉及鑿山越域調水的爭議工程),最後它所搶的勢必仍是農業用水,只是換地方搶而已,仍然換湯不換藥。
2007-08年的糧食危機,去年以來天災人禍不斷,今年以來,糧價直線飆升,日前已再度攀上新高。中科四期決定開發迄今爭議逾3年,政府無視糧食自給率之嚴重不足、園區位於優良農地核心地帶與地層嚴重下陷區等選址錯誤因素、水資源嚴重匱乏等根本問題,堅持按照原規模開發,僅以近乎文字遊戲方式,調整園區內產業比例,上述以及應依法撤銷徵收等核心爭議問題,完全避而不談。所以,此轉型計畫充其量僅是「假檢討、假轉型」的口號政策。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