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ample 10 - Another Advanced Example

  • 堅持 守護

    一直在影響司法對台灣土地徵收制度的認識的苗栗大埔區段徵收案,歷經二次最高行政法院發回,於徵收違法判決確定後,來到返還土地的關鍵時刻了。

  • 正直 任俠

    對於一個涉及拆除323戶,影響近半千餘人口(近半是高齡老人)的建設計畫,任何有民主素養、人權法治觀念的政治人物,絕對會謹慎再謹慎、傾聽再傾聽

  • 環境 永續

    政府拼經濟的腦袋最需要創新!如果連央行都僅能提出靠救房市或設立石化產業專區救經濟的方案,是否意味著整個政府(高層政務官)都已黔驢技窮,應該換腦袋當家了?

  • 土地 正義

    近十年,台灣無論行政、立法、司法的領域,都在資本的壓力下逐步失守。這是年輕一代之所以走上街頭的原因。這是我輩沒有好好為他們守住永續生活條件所造成。而當他們勇敢地上街,卻得蒙受國家動用水車、警棍的暴力攻擊,也意味著台灣民主已走到危險且急迫需要改變的關鍵時刻。


2011年6月24日 星期五

台灣水資源戰爭正式開打

本文精簡版刊載於100.06.23蘋果日報

       繼去年沸沸揚揚的農地爭奪戰後,台灣水資源戰爭,因日前一場由彰化溪州鄉黃盛祿鄉長帶領當地農民,前往農田水利會抗議在毫無任何說明溝通的情形下,即擅將每天高達6.65萬噸的農業用水賣給中科四期的行動,而正式枱面化,未來恐將越演越烈。

  稍早的六月中旬,新任行政院公共工程委員會李鴻源主任委員前往彰雲地區勘查地層下陷區域及地下水超抽情形,表示將重新檢討未建工程的必要,針對鄰近高鐵沿線三公里內的帶狀地區,擬訂限制建物重量的特別規範;政府部門再次對外承認超抽地下水造成地層下陷的元兇,其實是工業用水與自來水公司的深水井,將以十年為期,逐步封井,期能減緩下陷程度。

  行政院國科會當時自訂的中科四期基地遴選辦法明訂應避免位於嚴重地層下陷區,落腳二林的中科四期在2009年環評審查時,中科管理局卻在環境影響說明書的敏感區位調查表中是否未於地盤下陷區的調查項目上勾「否」,並說明其基地「非位於經濟部已公告的嚴重地層下陷區」,且聲稱徵地後,可減少農民抽取地下水,有助於減緩地層下陷。然而實際情況卻是,2005年經濟部、農委會與內政部共同研提的「彰化雲林地區地層下陷防治計畫」明載彰化大城、芳苑與二林均為明顯下陷區域;2006年內政部土地測量局主辦的「運用GPS衛星定位監測彰化地層下陷研究之初步成果」,直指「彰化大城、二林地區地層下陷量仍屬嚴重地層下陷地區。」試問,彰雲地區的地層下陷已持續二、三十年,國科會怎會不知?其違反自訂的選址標準的背後原因為何?對照中科四期相思寮土地徵收糾紛,即使去年8月13日行政院敦義院長指示聚落保留與農地集中劃設,因中科管理局執行上的落差,迄未落幕,彰化縣政府已悄然著手在其周邊規劃高達1400公頃區段徵收的新訂都市計畫案,一如陳東升教授《金權城市》大作所指政客、地方派系與財團間共犯的噬地炒利的模式。號稱科學專業的國科會,無視上述官方資料,竟背棄專業,淪為金權共犯結構的幫凶。經濟部有無公告,不會改變當地是否為嚴重地下陷地區的事實。試問未來可能涉及高達數千億元的廠商投資設廠案,究應該認真面對已出現的實質問題,客觀評估,研提對策,或大玩文字遊戲欺上瞞下,坐令廠商增加投資風險?

  中科四期的搶水情形亦復如此。中科管理局雖一再表示不會抽地下水,但每日新增的4800噸民生用水,卻要九成以上自來水需要仰賴抽用地下水的彰化自來水公司替它抽取地下水。工業用水部分,在國光石化不於大城設廠後,大度攔河堰殆恐難過關,中科四期的預定長期水源已失所据,中期用水需移撥彰化農田水利會每日6.65萬噸的農業用水,但彰化的農業用水除部分來自集集攔河堰的供水,其挖深水井抽地下水的比例也達7成以上,如再加上此額外供水壓力,一份農委會委託淡江大學的《農業水資源管理與灌溉管理學檢討》研究報告即明白指出,屬台灣重要糧倉的彰化地區,農業用水將因而產生1000萬到3000萬噸間不等的缺水量,而位在移撥用水源頭將首當其衝的溪州鄉,幾乎都是辦竣農地重劃的特定農業區,也難怪有農民會說在政府、地方派系與財團聯手壓榨之下,「抗爭」是農民的第二專長,即深刻又無奈。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