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ample 10 - Another Advanced Example

  • 堅持 守護

    一直在影響司法對台灣土地徵收制度的認識的苗栗大埔區段徵收案,歷經二次最高行政法院發回,於徵收違法判決確定後,來到返還土地的關鍵時刻了。

  • 正直 任俠

    對於一個涉及拆除323戶,影響近半千餘人口(近半是高齡老人)的建設計畫,任何有民主素養、人權法治觀念的政治人物,絕對會謹慎再謹慎、傾聽再傾聽

  • 環境 永續

    政府拼經濟的腦袋最需要創新!如果連央行都僅能提出靠救房市或設立石化產業專區救經濟的方案,是否意味著整個政府(高層政務官)都已黔驢技窮,應該換腦袋當家了?

  • 土地 正義

    近十年,台灣無論行政、立法、司法的領域,都在資本的壓力下逐步失守。這是年輕一代之所以走上街頭的原因。這是我輩沒有好好為他們守住永續生活條件所造成。而當他們勇敢地上街,卻得蒙受國家動用水車、警棍的暴力攻擊,也意味著台灣民主已走到危險且急迫需要改變的關鍵時刻。


2016年2月3日 星期三

綠色執政是綠色品質的保證嗎?

本文亦刊載於2016.02.03《民報》專欄



日前,高雄高等行政法院判決撤銷了高雄市政府一手主導在已公告為台灣重要濕地的茄定濕地開路,另一手草草通過的環評審查結論。但此事件其實僅是南部「綠色執政」大開發的冰山一角,短暫的司法勝訴,若改變不了還停留在2006年的「大投資」開發思維,生活環境的持續惡化,仍是台灣人民難以逆轉的宿命。



還記得因電影『看見台灣』廣受矚目而帶出後勁溪污染事件嗎?半導體大廠日月光公司的K7廠,自2011年起至2013年即多次被高雄市政府環保局查獲稀釋廢水、放流水排放不合標準而受處罰。其中以2013101日查獲日月光公司K7廠直接將未經處理的強酸廢液直接排入後勁溪的事件曾喧騰一時,結果卻也最令人傷心。

時任高雄市政府環保局長的陳金德(20141224日高升副市長),大張旗鼓地採樣、裁罰與移送檢察署。一審判決後,筆者仔細閱讀了判決書,發現環保局竟然僅移送該次違法,而沒有連同其他2011年至2013年的多次違法紀錄一併移送,而為證明污染而採樣下游底泥,又是在事件發生逾70日後,證據明顯不足,所以,曾批評陳金德當時演很大,他非常不服氣,認為筆者在打擊他們維護環保的士氣。

高雄市一直是台灣包括石化、水泥與鋼鐵等工業重鎮,也因此,長期以來空氣品質、河川與地下水質,在台灣幾乎都敬陪末座。雖然後來陸續有愛河截流去臭後的遊憩活動、捷運美麗島站的「光之穹頂」、「城市光廊」…等建設,讓高雄多了一些可以讓在地人驕傲的指標。但實際上台灣南部在民進黨長期執政下,仍是停留在開發思維,並無多少真正的「綠色」價值。以下案例,尤其明顯:

第一,茄萣濕地是內政部正式公告的台灣重要濕地之一,面積達171公頃,目地是為保護濕地的完整性與其多功能生態價值。但高雄市政府卻屈從於地方派系壓力,於2011年間,先從濕地南面開闢一條約略是東西向的1-1號道路,並將1-1道路南側的濕地填平,變更為遊艇產業專區,後來此專區發展不起來,目前又重擬工程,計畫挖除所填之土回復濕地形式,但已破壞的生態,能回得來嗎?

更諷刺的是,高雄市政府又計畫從1-1號道路北側的茄萣濕地,再開闢一條南北向的1-4號道路,並於20147月通過環評審查。表面上理由是為紓解茄萣區往南壅擠的交通,但實際上不僅該區主要交通動線,是藉由台17甲省道往北到鄰近的台南,往南並無車潮。而且縱使開闢1-4號道路,所能節省的時間,也不過約5-8分鐘,效益顯然非常有限,但對茄萣濕地的切割,使其棲地生態功能零碎化的衝擊,卻是非常嚴重。

為什麼地方派系執意施壓興建,而高雄市政府又為何妥協呢?說穿了還是土地開發利益。筆者找到已日漸沒落的興達港,有一個將茄萣濕地涵蓋在範圍內的「興達港漁業特定區計畫」,此計畫不僅將變更使用部分濕地,更在濕地周邊規劃1000棟水岸景觀Villa與預計拿來BOT的水岸渡假村。現階段高雄市政府假藉研擬茄萣濕地的保育利用計畫,將以保育濕地生態功能為主的171公頃重要濕地,面積直接限縮砍半,變為以提供人類遊憩為主的82公頃茄萣濕地公園,便是在暗埋伏筆。

第二,過去因為隨意燃燒並棄置廢五金與廢輪胎,而名列台灣污染最嚴重河川的二仁溪,於歷經20年的取締整治後,如今已是台灣水質優良前3名的河川,其下游不僅有大面積引水灌溉的農田,出海口附近也有大量養殖漁業。但近年高雄市政府卻一再同意業者於其上游台糖大面積完整農場興建工廠以及將工業廢水再度排入二仁溪。其中,尤其以20144月環評通過、20153月同意區域計畫土地使用分區變更與開發許可的高污染電鍍、酸洗工廠的設廠開發,最為惡質,當然,也就引起當地居民與下游漁民的激烈抗爭。

第三,高雄市永安區的永安漁會養殖專業區,面積廣達1300公頃,是台灣最大、最優良且可以出口的點帶石斑與龍膽石斑魚養殖專區(另尚有蝦子、虱目魚)。高雄市政府卻無視養殖專業區對於水質條件的嚴苛要求與相對較弱勢的漁民權益,並不顧漁政單位的反對,於20119月強行通過一件在此養殖專業區內興建紙器工廠的設廠環評,隔年8月進一步核發開發許可,因而,也引發此養殖專業區附近漁民與區內養殖戶的強力反對。

有趣的是,直到10年後的2016年,行政院長與其主軸政策已不知換過多少輪?高雄市政府回應以上反對者質疑的說法,竟是市政府乃服膺200610月蘇貞昌擔任行政院長時代所提出以高耗能、高污染的石化、煉鋼產業為主軸的「大投資、大溫暖」計畫!

再以上述於台糖農場興建電鍍、酸洗工廠為例,對於用地取得的法源依據,高雄市政府引用的是《產業創新條例》,但卻說不出此一工廠究竟該當何種創新產業?或製程、研發有何創新?分明是掛羊頭賣狗肉。


工業或經濟發展,並非不重要,但應該適地、適性,而非盲目無章。從以上僅幾年內的三件案例,即可以充分反映出高雄市政府的開發思維,根本與「綠色品質」背道而馳。適時反映真實的批評,是提醒、是公民監督,而非打擊士氣。衷心期盼,已經全面執政的民進黨,要有全面接受監督的覺醒與雅量。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