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ample 10 - Another Advanced Example

  • 堅持 守護

    一直在影響司法對台灣土地徵收制度的認識的苗栗大埔區段徵收案,歷經二次最高行政法院發回,於徵收違法判決確定後,來到返還土地的關鍵時刻了。

  • 正直 任俠

    對於一個涉及拆除323戶,影響近半千餘人口(近半是高齡老人)的建設計畫,任何有民主素養、人權法治觀念的政治人物,絕對會謹慎再謹慎、傾聽再傾聽

  • 環境 永續

    政府拼經濟的腦袋最需要創新!如果連央行都僅能提出靠救房市或設立石化產業專區救經濟的方案,是否意味著整個政府(高層政務官)都已黔驢技窮,應該換腦袋當家了?

  • 土地 正義

    近十年,台灣無論行政、立法、司法的領域,都在資本的壓力下逐步失守。這是年輕一代之所以走上街頭的原因。這是我輩沒有好好為他們守住永續生活條件所造成。而當他們勇敢地上街,卻得蒙受國家動用水車、警棍的暴力攻擊,也意味著台灣民主已走到危險且急迫需要改變的關鍵時刻。


2015年1月28日 星期三

台灣BOT的問題出在哪裡?

本文亦刊載於104.01.28《風傳媒》評論,並修改部分數據之錯誤


近日來台灣高鐵、台北的大巨蛋、松菸文創、三創生活園區(台北秋葉原)、北投醫旅大樓等BOTOT案先後引發破產、接管、圖利財團、喪權割地以及不符社會觀感等疑雲與爭議,柯P說未來BOT會建立明確的規範給大家遵循。但這些案件之所以出現高度爭議,僅是因為執行過程欠缺SOP嗎?還是我們根本扭曲、錯用了BOT等促進民間參與公共建設(以下簡稱促參)機制?

以上促參案件出現重大爭議,正是在提醒大家應該重新或開始省思歐美行之有年的促參制度,引進台灣後,究竟出了什麼問題?哪裡出現偏差?為什麼連賣座電影都會出現抗議「山也BOT,海也BOT,什麼都要BOT」的經典台詞?

2015年1月20日 星期二

R1道路開發案的好消息

因陳文賢先生及溫瑞箱女士幾年來鍥而不捨地努力,新竹市長林志堅日前對外宣布決定暫緩「新竹市茄苳接西濱連絡道路新闢工程」(即R1道路開發案),昨日事務所又收到行政院環境保護署訴願決定撤銷R1道路開發案環評結論的好消息,分享給大家參考。

加上在內政部的徵收審議過程,也被受徵審委員的嚴格質疑其有何公益性及必要性。也就是說R1道路開發案要再進行開發的機會已微乎其微。


2015年1月15日 星期四

食安消費者求償訴訟成效為何不彰

本文亦刊載於104.01.15《民報》專欄



日前新聞報導由行政院消費者保護處委託消費者文教基金會與台灣消費者保護協會,協助消費者對頂新、正義、強冠與北海提起消費者求償訴訟,受理消費者登記情形,遠不如預期。原因為何?是礙於損害與消費品(黑心油)之間的因果關係舉證困難?或難以舉證身體健康受有損害(如腹瀉算不算身體損害)?抑或根本連曾經消費過黑心產品都已無憑證可以證明?

能提出數月前甚至近一年的消費憑證,已經有限;能證明身體健康受損,更是鳳毛麟角。經過上述難題層層過濾後,此類消費訴訟,最終通常落入以消費金額計算損害數額,而消費者的消費金額通常極為有限,即使依消費者保護法第51條前段規定,再加計三倍的懲罰性賠償金,對照訴訟程序的曠日費時,難怪成效不彰。

2015年1月9日 星期五

反核無罪、抗議有理。

2014年4月27日~ 4月28日的[終結核四、全面廢核]活動引發的占領忠孝東路,癱瘓交通緊急事故應變測試行動,被警方移送偵辦,今天收到台北地檢署對蔡中岳、崔愫欣與蔡季勳三人的不起訴處分書,分享給大家參考。

反核無罪、抗議有理。

不起訴處分書: 103年度偵字第12997號






關於土地徵收修例修法



 關於日前徐世榮教授所PO內政部103121日會議紀錄,其中會議結論()「行政院79810日台內字第23088號函示內容(凡都市計畫擴大、新訂或農業區、保護區變更為建築用地時,一律採區段徵收方式開發),業經檢討修正,非最終核示內容,爾後不宜再引用,以避免產生誤解。」固然令人欣喜,但實際運作結果如何?仍需觀察監督。此外,區段徵收仍有其他諸多問題。

 茲提供另一次內政部研商土地徵收條例修法重點座談會會議紀錄及書面意見(內有關於區段徵收制度的修法建議),供大家參酌。
 

2015年1月7日 星期三

說好的『開放政府,全民參與』呢?

本文亦刊載於104.01.07《風傳媒》評論


就任前小內閣成員遴選制度爭議,隨柯P上任後對於市政大、小事雷厲風行的新聞而暫告一段落。柯團隊完全依循急救醫療經驗,凡事講求數據與效率的市政治理模式,固然令人耳目一新,但也同時令人擔憂。尤其,選前對選民的承諾:「開放政府,全民參與」,在數據與效率之下,依柯P的認知,難道僅是公開選舉的帳目資料?其他攸關市民權益的重大市政呢?

P具有非常豐富優秀的整合醫學專業知識,讓他遇到需要急救的病人時,可以快速精準地組合最適醫療團隊提供最佳急救醫療服務。但此種繫於一身的高效率決策方式,適合移植到需要聆聽多元意見、整合多元價值的市政上嗎?效率之下,將會輕忽多少弱勢聲音,犧牲多少弱勢權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