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ample 10 - Another Advanced Example

  • 堅持 守護

    一直在影響司法對台灣土地徵收制度的認識的苗栗大埔區段徵收案,歷經二次最高行政法院發回,於徵收違法判決確定後,來到返還土地的關鍵時刻了。

  • 正直 任俠

    對於一個涉及拆除323戶,影響近半千餘人口(近半是高齡老人)的建設計畫,任何有民主素養、人權法治觀念的政治人物,絕對會謹慎再謹慎、傾聽再傾聽

  • 環境 永續

    政府拼經濟的腦袋最需要創新!如果連央行都僅能提出靠救房市或設立石化產業專區救經濟的方案,是否意味著整個政府(高層政務官)都已黔驢技窮,應該換腦袋當家了?

  • 土地 正義

    近十年,台灣無論行政、立法、司法的領域,都在資本的壓力下逐步失守。這是年輕一代之所以走上街頭的原因。這是我輩沒有好好為他們守住永續生活條件所造成。而當他們勇敢地上街,卻得蒙受國家動用水車、警棍的暴力攻擊,也意味著台灣民主已走到危險且急迫需要改變的關鍵時刻。


2015年12月24日 星期四

美中夾縫中的台灣自由貿易困境(下) 台灣準備好加入TPP了嗎?

本文亦刊載於2015.12.24端傳媒觀點

長期扮演台灣社會安全瓣卻始終未獲政府青睞的中小企業與小農體制,應優先被評估簽訂兩岸貨貿與加入TPP對其造成影響的範圍與程度。

相對於馬政府急於向西簽下兩岸貨貿協定,蔡英文上任總統後可預期將會向東積極爭取加入TPP。此種因較勁而產生的過度鐘擺現象,難免令人擔憂,已經奄奄一息的台灣中小企業與小農體制農業,將因而葬送最後生機。

自由市場機制,是建立在假設每個交易行為人都能自由地會設法讓自己所握有限資源作最有效率的使用,讓市場達到最靈活的理性運作,並提供每個交易行為人公平合理的利潤。這是理想狀況,甚至過去被自由主義經濟學家奉為神祇,認為透過這種市場競爭過程,可以不斷提升人類福祉。但事實上並非如此,因為市場交易行為人並非全然理性,加上市場資訊不對稱、資源分布不平均或稀有、經濟規模差異大等因素,市場機制經常失靈。尤其歷經2008年次貸金融風暴後,更被湯瑪斯.皮凱提在其全球暢銷書《21世紀資本論》中撻伐得體無完膚。
歐美是近代工業革命先驅,也是資本發達國家,一旦消除國與國之間的貿易障礙,歐美那些無論在資本、技術與規模都遙遙領先的跨國企業,便能藉由成本與技術優勢,輕而易舉地擊垮第三世界國家的中小型企業與小農。因此,國際間有不少學者,批評自由貿易不過是歐美跨國企業透過(也可說是操縱)其國家,假藉打破貿易障礙理由,形塑不公平的市場競爭,以攫取更多私人利益的藉口而已。

WTO(世界貿易組織)、World Bank(世界銀行)與IMF(國際貨幣基金會)正是在上述脈絡下,由國際貿易大國(其實是各該國的跨國貿易企業在背後推動)所成立。所以,WTO要求會員國應將攸關基本人權的水電、教育、公共工程、醫療、社會福利與通訊等政府業務全交給自由市場;World BankIMF則經常將私有化與自由市場化列為對第三世界國家的貸款條件,也就不足為奇了。

台灣於2001年底獲准加入WTO,當時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即預測,至2004年單僅農業就業人口即將減少10萬人,農地休耕8萬公頃,2004年農業產值將較1996年減少542億元。以近年來休耕面積約在20萬公頃上下估算,由於農業就業人口轉業相對困難,實際失業人口恐怕遠遠超過10萬人,產值更不知減少幾凡。

至於有多少台灣中小企業因而關廠歇業?因而減少多少產值、稅收與增加多少失業人口?經濟部一直沒有提供明確資訊。但從過去20年,前往中國投資就業急遽增加的資金人口、目前約5%的常態性失業率與實質勞動薪資長期停滯甚至倒退、財富快速往大型企業財團集中、貧富差距日益嚴重等現象來看,台灣加入WTO的代價非常大。

    TPP雖然是美國用以圍堵中國經濟結盟東南亞國家的貿易戰略,但其中仍包藏其跨國企業進一步鯨吞東亞國家經貿利益的禍心。其中開放更多工業化量產或有防疫問題的美國農畜產品進口、智慧財產與新藥簡化上市申請與延長保障等,僅僅是進一步擴大與深化其跨國企業的既得利益。但真正最令人憂心的,是ISDS(投資人對地主國爭端解決機制)。

ISDS,是基於保障外國投資人權益,以促進投資,讓外國投資人無須經過政府與政府間談判,直接在世界銀行體系下的仲裁機構,與投資所在地主國政府爭訟。其中較受爭議的,是讓投資人得以地主國基於國土規劃、環保、公共衛生與食品安全等公共利益所制訂的法令、政策,導致其利益損失為由,對地主國政府提出仲裁請求賠償。

    以未受國際普遍承認為主權國家的台灣而言,一旦接受ISDS,未來這些具有壟斷市場能力的跨國企業,就有權利直接挑戰台灣諸多會影響其獲利的法令政策,例如主張台灣「限制基因改造食品進口」、「食品安全檢驗與動植物防疫、檢疫措施」(SPS)或「食品輻射殘留檢驗」等規定過於嚴苛,損及其商業利潤,如台灣政府不幸敗訴,不是需賠償外國投資人損失,便是必須修改造成損失的法令規定,台灣公共利益極可能因而萬劫不復。

我們僅能從新聞上看到馬政府消極支持,民進黨蔡英文主席積極支持,但都看不到他們對於美國農畜產品進口、智慧財產與新藥簡化上市申請與延長保障等相關細項同意開放的幅度與年期、對國內受衝擊產業與就業人口的彌補配套方案。此外,能否接受ISDS?如非接受不可,能同意納入仲裁的項目有哪些?衝擊影響的法令、政策有多少?如何因應?皆未見詳細對國內說明,甚至反向聽聞,已有投機客集結,將藉由民進黨主政下積極加入TPP的時機,再次將炒地黑手大舉伸入農地。

事實上,像台積電這類具有高度國際競爭力的公司,不管台灣有無簽訂兩岸貨貿或加入TPP,對它的影響都極為有限。至於已經日薄西山的大型企業,縱使簽訂兩岸貨貿與加入TPP,能再苟延殘喘的時日也相當有限。

反而過往長期扮演台灣社會安全瓣卻始終未獲政府青睞的中小企業與小農體制,才是應優先評估簽訂兩岸貨貿與加入TPP對其影響範圍、程度多大?並據此提出彌補配套方案,以徵得最大共識同意的對象。如果提不出來或提出來的方案,中小企業與小農無法接受,那公民團體將應該反對到底。

美中夾縫中的台灣自由貿易困境(上)中國與台灣貨貿談判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