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ample 10 - Another Advanced Example

  • 堅持 守護

    一直在影響司法對台灣土地徵收制度的認識的苗栗大埔區段徵收案,歷經二次最高行政法院發回,於徵收違法判決確定後,來到返還土地的關鍵時刻了。

  • 正直 任俠

    對於一個涉及拆除323戶,影響近半千餘人口(近半是高齡老人)的建設計畫,任何有民主素養、人權法治觀念的政治人物,絕對會謹慎再謹慎、傾聽再傾聽

  • 環境 永續

    政府拼經濟的腦袋最需要創新!如果連央行都僅能提出靠救房市或設立石化產業專區救經濟的方案,是否意味著整個政府(高層政務官)都已黔驢技窮,應該換腦袋當家了?

  • 土地 正義

    近十年,台灣無論行政、立法、司法的領域,都在資本的壓力下逐步失守。這是年輕一代之所以走上街頭的原因。這是我輩沒有好好為他們守住永續生活條件所造成。而當他們勇敢地上街,卻得蒙受國家動用水車、警棍的暴力攻擊,也意味著台灣民主已走到危險且急迫需要改變的關鍵時刻。


2015年12月7日 星期一

慎選並汰除名不符實的第三勢力

本文亦刊載於2015.12.04《風傳媒》評論

素有馬總統國師之譽的陳長文律師,撰文公開呼籲台灣公民拒投國、民兩大黨,政黨票集中投往第三勢力。陳長文此舉是單純對國民黨徹底失望呢?或策略上藉此同時拉低民進黨的政黨票?值得玩味。


國、民兩黨以外的其他小黨,外界經常統稱為第三勢力,但數月前,筆者曾撰文認為台灣目前第三勢力尚難形成氣候,主要理由是認為,要稱得上「第三勢力」,必須在與一般人民切身相關的政策議題上提出有別於高度偏右派的國、民兩黨的主張,且有能力取得足以制衡國、民兩黨的國會席次。於今觀之,此種情況並未改變。

縱使以一般慣用的「第三勢力」統稱,其實這些小黨彼此間仍有非常大的差異,呼籲非以追星為志的公民們仍應細辨。國、民兩黨的分身或側翼有之,自甘充當中國的馬前卒者有之,能真正堅持走在野監督批判路徑,不向大黨總統參選人靠攏的,可說是零。

曾從不同人處聽聞某個幾乎收割了318占領立法院行動光環且擁有多位明星的新興小黨,嘲笑綠黨成立19年只會搞社運,而他們是要玩政治,所以謝絕整合。任何公民只要先將此小黨身上的明星光環放一邊,仔細檢視該黨成立至今的種種作為,不難發現他們確實已將有人稱之為高明騙術的政治,玩得爐火純青,玩得令人生畏。後來綠黨與社民黨勉強整合,選舉步調卻頗多矛盾,難以自圓其說,則襯托出拒絕整合的小黨決策的正確。

要做進步的力量,為弱勢代言等選舉語言,可以說得天花亂墜,但實際作為能否打倒國民黨尚難逆料(如果國民黨真的倒下,也未必是他們的功勞),可以確定的是,為騙取選票,遇到攸關民生議題或對外自由貿易議題,只要尚有爭議或民進黨蔡英文未明確表態,他們經常跟著不碰,所以,壓根看不到有站在人民或中小企業這一邊代為發言。同時不時藉由自己候選人所屬單位所做民調,一再放話宣稱其政黨支持度已突破多少多少,企圖讓較易支持第三勢力的公民進一步自動進行政黨票棄保效應。

過去4年,撇開統獨意識不談,就攸關民生議題而言,筆者認為最稱職的在野黨是台聯黨。可惜此次選舉的民調支持度,一直沒有起色。最大的危機來源,是他們過去的票源,已經被前述那個很會玩政治的新成立小黨吸走,台聯黨黃昆輝主席修養好,早早曾經與該小黨核心人物談過合作,現在卻被反噬,有苦難言,即使勉強抬出李登輝老先生,都難以挽回此一窘境。

從種種跡象推斷,當明年最有機會執政的蔡英文喊出「英派」時,其整體佈局的大戰略,是否大量提名知名社運人士進入於民進黨不分區立委安全名單,先高舉與民間社運緊密結合的形象,讓留在民間的社運夥伴未來綁手縛腳;再於外部扶植一特定小黨為側翼,即可藉此進一步收攏公民普遍期待第三勢力卻不明究理的選票,弱化未來民進黨與蔡英文執政期間的監督力量;又可藉此一表面上代表進步力量的第三勢力小黨,制衡可能會於民進黨內制肘蔡英文的最大派系新潮流;甚至不排除同時更藉由兩敗俱傷方式拉下柯建銘,讓蔡英文行政、立法全拿,一舉三得。如此小黨,縱使席次可以一舉突破3席以上,甚至成為第三大黨,也僅會是附庸或側翼,絕不可能是第三勢力。

接續陳長文律師那篇文章,筆者想更進一步提醒台灣公民,號稱第三勢力的小黨,仍會良莠不齊,投票前應該針對每一個小黨與其參選人,仔細且嚴格檢視他們以前到現在所有的言行舉止,評比並排比之後,才選出最佳或最符合心中期待的小黨,作為自己的政治代理人,自己才會是真正的主人。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