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ample 10 - Another Advanced Example

  • 堅持 守護

    一直在影響司法對台灣土地徵收制度的認識的苗栗大埔區段徵收案,歷經二次最高行政法院發回,於徵收違法判決確定後,來到返還土地的關鍵時刻了。

  • 正直 任俠

    對於一個涉及拆除323戶,影響近半千餘人口(近半是高齡老人)的建設計畫,任何有民主素養、人權法治觀念的政治人物,絕對會謹慎再謹慎、傾聽再傾聽

  • 環境 永續

    政府拼經濟的腦袋最需要創新!如果連央行都僅能提出靠救房市或設立石化產業專區救經濟的方案,是否意味著整個政府(高層政務官)都已黔驢技窮,應該換腦袋當家了?

  • 土地 正義

    近十年,台灣無論行政、立法、司法的領域,都在資本的壓力下逐步失守。這是年輕一代之所以走上街頭的原因。這是我輩沒有好好為他們守住永續生活條件所造成。而當他們勇敢地上街,卻得蒙受國家動用水車、警棍的暴力攻擊,也意味著台灣民主已走到危險且急迫需要改變的關鍵時刻。


2015年10月23日 星期五

中國打臉蔡英文主席的觀光政見?

本文亦刊載於2015.10.22《端傳媒》觀點,標題為蔡英文應檢討她的觀光政策

今(2015)年9月中,民進黨黨主席、也是該黨所提名總統候選人的蔡英文,曾公開對外表示,明年1月中當選台灣總統後,將不會縮減陸客來台觀光人數。但10月初,台、港媒體均報導,中國政府將於台灣總統與立法委員大選前1個月,大砍陸客來台觀光人數95%。而且有別於以往主要通知各航空公司,此次是直接通知各省市旅遊局,可見中國態度的認真。從縮減幅度與通知對象來看,明顯是在向蔡英文傳遞一個訊息:中國政府才是老大,陸客能否來台與其人數,還輪不到蔡英文話事,中國說了才算。


媒體分析原因,認為中國有2種考量:1.是空出機位給會支持國民黨候選人的台商回台投票。2.是避免太多陸客於選舉最熱烈期間來台,充分見識台灣的民主自由,回國後對共產黨產生不良印象。或許均不無可能,但筆者認為還包括3.刻意給幾乎已篤定當選總統的民進黨主席蔡英文難堪與示警,以利於民進黨第2次執政期間,中國仍能主導未來兩岸的民間經貿交流,甚至藉此逼迫蔡英文接續馬英九繼續嚐試政治談判。
一般而言,將觀光做為重點產業的國家,都會想盡力招徠越多越好的外國遊客,以賺取更多觀光消費財。但就如同Elizabeth Becker於《Overbooked》(台灣譯為《旅行者的異義-一趟揭開旅遊暗黑真相的環球之旅,》)一書(八旗文化20151月出版)所寫,觀光業像是一把雙面刃,它看似能輕鬆獲利,讓一個落後國家脫離貧窮,但它也會汙染環境,影響自然生態,甚至逐漸破壞當地本土文化。而觀光獲利,則可能都會落到航空公司、連鎖飯店與貪腐的地方菁英口袋裡。
這些獲利者通常擁有高度影響政府政策制定與預算編列的能力,讓預算過度分配於配合觀光的公共設施興建,加上開發商不斷破壞原住民、野生動物的原生棲息地,以興建景觀壯麗的渡假飯店或別墅,結果導致當地人難以在已成觀光勝地的自己村莊或城鎮過活,窮人生活因而更加困頓。而且,除極少數像不丹的國家外,觀光產業幾乎用這些外觀與經營模式看起來同質性高的渡假村、夜店與娛樂景點取代了多樣性世界,當地日常生活底蘊被衝擊,原住民傳統文化消失,僅剩表演戲碼,而最嚴重的,則是一直時有所聞的兒童被迫遭受性觀光。
過去來台觀光的主力來自消費力高的歐美日,人數與增加幅度一直平穩。民進黨2000年執政後,曾喊出一個觀光客倍增計劃,但因訴求對象放在歐美日等地,所以並未達陣。國民黨馬英九再度贏回政權後,所有經濟產業政策,均改向中國快速靠攏,等同伸長脖子,任人掐住咽喉,死活全在他人一念之間。以馬政府逐年增加開放每日陸客來台人數的政策為例,乍看之下,似乎擁有自主權,但從此次中國政府突然片面限縮人數的政策命令,可知中國才是最後決定權的真正擁有者。
如不考慮國內環境與公共設施承載力,理論上來台外國觀光客多多益善。但不同於歐美日等國目前並無併吞台灣野心,中國無時無刻不想統一台灣,加上兩岸長期軍事對立關係,應否毫無節制開放陸客來台人數與對象,不僅是經濟議題,更是一項棘手的政治、軍事問題。
由於陸客偏好的景點過於集中在台北故宮、總統府、中正紀念堂、101大樓;阿里山、日月潭;花東太魯閣、水往上流、地理中心碑等地與周邊商場,使其附近交通、自然環境與生活品質大幅下降。而中國旅遊業者從航空公司機票、飯店、伴手禮與免稅商店等,均由其指定或跨第三地來台投資設立,以賺取絕大多數觀光利潤的一條龍式經營手法,讓台灣旅遊業者僅能賺取微薄的代辦手續費與遊覽車出車費,卻有著常被倒帳進而倒閉的高風險。
以上問題,相信蔡英文主席的幕僚不會不知,為何在民間已怨聲載道之際,蔡英文主席會喊出其當選總統不會縮減陸客來台人數,而非重新進行整體效益評估?這或許是她的競選政見之一,但時機與內容,均令人費解,如今挨了中國政府一記悶棍,蔡主席更應該對外公開說明此政見形成的理由與回應中國的宣示。
最近適逢中國的十一長假,台灣媒體曾報導南韓首爾抱怨陸客太多,失序吵雜舉措影響南韓人民生活。其實,這種場景,於台港二地應早已見怪不怪,近10餘年來,歐美地區類似反應也屢見不鮮。但持平而論,台灣340年前甫開放出國觀光時,那種大聲喧嘩、隨地吐痰的情形,不也曾惹人討厭嗎?而事實上經濟最開放的上海人出國旅遊,普遍已經會注意各地風俗禮節,較少引起當地人反感。
所以,中國與台灣之間觀光政策的問題核心,恐怕仍不脫前述Elizabeth Becker於《Overbooked》一書所指出的正面效益被壟斷,而對在地文化、原住民傳統生活與自然生態、生活環境不堪負荷等的負面影響,則未曾受到應有重視。中國政府將大砍陸客來台觀光人數95%,正是對蔡英文主席不當的陸客觀光政策當頭棒喝,蔡英文應趁此台階,重新檢討調整自己的觀光產業政策。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