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ample 10 - Another Advanced Example

  • 堅持 守護

    一直在影響司法對台灣土地徵收制度的認識的苗栗大埔區段徵收案,歷經二次最高行政法院發回,於徵收違法判決確定後,來到返還土地的關鍵時刻了。

  • 正直 任俠

    對於一個涉及拆除323戶,影響近半千餘人口(近半是高齡老人)的建設計畫,任何有民主素養、人權法治觀念的政治人物,絕對會謹慎再謹慎、傾聽再傾聽

  • 環境 永續

    政府拼經濟的腦袋最需要創新!如果連央行都僅能提出靠救房市或設立石化產業專區救經濟的方案,是否意味著整個政府(高層政務官)都已黔驢技窮,應該換腦袋當家了?

  • 土地 正義

    近十年,台灣無論行政、立法、司法的領域,都在資本的壓力下逐步失守。這是年輕一代之所以走上街頭的原因。這是我輩沒有好好為他們守住永續生活條件所造成。而當他們勇敢地上街,卻得蒙受國家動用水車、警棍的暴力攻擊,也意味著台灣民主已走到危險且急迫需要改變的關鍵時刻。


2015年10月16日 星期五

雙北市長要給我們喝甚麼樣的水?

本文精簡版亦刊登於2015.10.16《蘋果論壇》
(本文所用圖片,取自台北市政府濁水問題解決方案暨多元取水評估專案報告)

今(2015)年88蘇迪勒颱風肆虐台灣,掀開大台北地區自來水的供水危機,但由於台北市長柯文哲第一時間將問題指向南勢溪上游崩塌與應否整治問題,反而讓可以客觀討論長久以來被刻意漠視的飲水安全問題的契機,再度淹沒於口水中。二個月來濁度持續居高不下的現象,讓柯市長一改先前說法,決定規劃花20億元直接自翡翠水庫下游接管取水方案,但仍欠缺問題全貌整體思考,殊有不足。

過往,既使颱風直撲北台灣,幾乎於颱風過後隔天,南勢溪的濁度即降至10-50ntu,因此,僅需投淨水藥劑5-10ppm,即能讓水質濁度降至0.01 ntu。自蘇迪勒颱風過後,於未下雨的好天氣,濁度也幾乎都遠遠超過100ntu,甚至逾1000ntu以上。所以,當柯市長於9月底說出北水處光9月的淨水用藥等就花了6000萬元,從經濟效益考量,不如一次花20億元直接從翡翠水庫取水的話時,我們想到且擔憂的是,這二個月來暴增的投藥量,對市民身體的影響如何?此種情形還會持續多久?改以翡翠水庫為優先主要水源,可行嗎?如不可行,如何面對南勢溪水質快速惡化問題?還有,南勢溪水質惡化原因,僅來自上游崩塌嗎?




以上是從蘇迪勒颱風到杜鵑颱風,短短二個月,所突顯出來的問題,其中涉及自來水水源量的供水無虞與質的飲水安全。分析如下:
1.   柯市長所稱淨水用藥等操作費,主要包括三項:1.是使用多元聚氯化鋁(PAC)凝聚、吸附與沉澱如沙石等懸浮物,以快速初步淨化水質;2.是加氯殺菌消毒;3.是清理池底沉澱的底泥。於水質持續高濁度的情形下,一個月的用藥費用幾乎等同過去全年操作費,可估算用藥量極可能高達過往數十到百倍,但水質仍不若以往清澈。政府會告訴我們仍符合飲用標準或在可容忍範圍,但柯市長強調開放政府,不是應該誠實公開資訊與揭露風險嗎?以PAC為例,它具有腐蝕性並對環境有害,其成分中的鋁曾被認定為失智症的元兇,現在雖有不同看法,但既然是人體不適合直接接觸的化學物質,長期飲用經大量投藥的自來水,水中的殘留量是否有害身體健康(尤其孕婦、嬰兒與孩童)?
2.   柯市長宣稱直接自翡翠水庫接管取水的方案,從規劃到完工,總計需要7年。其估算基礎為何?其實台北市政府早在2006年,已完成「台北區自來水第5期建設給水工程後續計畫規劃」,其中已包含直接自翡翠水庫下游北勢溪引水的直潭二原延伸段工程規劃。當初是因為郝市府向中央要求買單32億元經費未果而胎死腹中,如今將舊案端出,縱使接管路線會有所調整並與縮短,為何從規劃到完成環評程序仍需4年?令人費解。2.5公里的施工,又為何需花3年?如果放棄工程難度與對環境影響較高的鑽掘隧道路線規劃,改採沿新店溪與北勢溪畔明挖埋管或直接明管架設,再將取水口延伸至翡翠水庫壩體,依筆者曾擔任環評委員經驗判斷,應可節省更多經費,大幅縮短環評、施工時程至4年內,並讓水質更有保障。
3.   台灣財政拮据,人盡皆知,而台北市所獲預算分配比例最高,加上台北自來水事業處平均每年盈餘5-7億元間,自籌經費無虞,為何還要求中央買單?如中央不願買單,柯市長怎麼辦?難道也想效法郝市府繼續擺爛嗎?
4.   水量遠大於北勢溪的南勢溪,方足以作為大台北地區主要自來水 水源,而蓋在北勢溪的翡翠水庫,其實僅是備用水源。因此,現在縱使決定直接自翡翠水庫接管引水,礙於北勢溪的水量不足以常態供水,因此,仍僅能當備用水源。
5.   翡翠水庫既僅能當備用水源,則南勢溪水質問題仍必須面對。上游自然崩塌部份,不應強勢開路整治,以免造成更多邊坡擾動,但可以考慮空中灑先驅樹種的種子,加速自然復育。至於非法濫墾濫建的超限利用部分,則應由所屬轄管的新北市或林務局嚴加取締。
6.   影響南勢溪水質的因素,其實還有一項未被碰觸的烏來溫泉區濫排廢水問題。整個烏來鄉,據筆者所知,僅有一個簡易攔截漂浮物的廢水處理設施,處理家庭與合法溫泉業的廢水。但如蘇迪勒颱風所掀開的陳年弊端,當地2/3的業者是長期違法經營(近10年尤其嚴重),其包括人體浸泡後的溫泉、廁所排遺與餐飲油污廢水等大多是直接排入南勢溪,卻從未見歷任地方首長執法取締,讓直潭淨水場必須增加許多用藥成本,並間接影響市民健康。此一違法亂象,必須視僅單純違規營業或根本是違建,分別輔導、取締與拆除,予以徹底解決。


請問自20101225擔任新北市長迄今並即將代表國民黨角逐總統寶座的朱立倫,是否應先將攸關雙北市居民民生用水安全的上述烏來溫泉業亂象問題解決?至於供水責任最重的柯市長,請別再被蒙蔽,應多為市民健康著想,嚴格監控淨水用藥量,並趕快加速進行如筆者建議之直接自翡翠水庫壩體引水的工程細部規劃、預算編列、環評與施工,方是造福市民之舉。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