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ample 10 - Another Advanced Example

  • 堅持 守護

    一直在影響司法對台灣土地徵收制度的認識的苗栗大埔區段徵收案,歷經二次最高行政法院發回,於徵收違法判決確定後,來到返還土地的關鍵時刻了。

  • 正直 任俠

    對於一個涉及拆除323戶,影響近半千餘人口(近半是高齡老人)的建設計畫,任何有民主素養、人權法治觀念的政治人物,絕對會謹慎再謹慎、傾聽再傾聽

  • 環境 永續

    政府拼經濟的腦袋最需要創新!如果連央行都僅能提出靠救房市或設立石化產業專區救經濟的方案,是否意味著整個政府(高層政務官)都已黔驢技窮,應該換腦袋當家了?

  • 土地 正義

    近十年,台灣無論行政、立法、司法的領域,都在資本的壓力下逐步失守。這是年輕一代之所以走上街頭的原因。這是我輩沒有好好為他們守住永續生活條件所造成。而當他們勇敢地上街,卻得蒙受國家動用水車、警棍的暴力攻擊,也意味著台灣民主已走到危險且急迫需要改變的關鍵時刻。


2015年7月27日 星期一

民進黨除了罵國民黨,還能多做甚麼?

本文亦刊載於104.07.25《民報》專欄


搞得天怒人怨的馬政府,短短三年內,多個中央層級的機關先後因為不同緣由被佔領。而且佔領行動的人民,從以農民為主,到大學、研究生,再到高中生,抗議者年齡層越來越輕,但顏面盡失的馬政府對待抗議者的手法,卻是越來越輕率粗暴。日前,教育部長吳思華開記者會堅持將翻牆入內的抗議高中生與隨行採訪的記者移送法辦時,所顯露出來猙獰面目,尤其令人髮指。


2013818,內政部因為浮濫徵收而被圍佔約18小時,和平落幕;2014317日因為立法委員張慶忠的30秒黑箱服貿,引爆太陽花學運,立法院自318日晚間9時至410日傍晚6時,被學生佔領長達23天;其間還發生323日佔領學生行政院與原住民佔領監察院(但後者鮮有媒體報導),以及隔天清晨的流血鎮壓;今年723日晚間1130分左右,教育部部長室又因為黑箱課綱微調案,遭十幾名高中學生攻佔,馬政府已經無法忍受分秒,集結警力後,不問尚未成年的學生或採訪記者,一律逮捕上銬送辦。

以上事件發生時,馬政府當然引發各界躂伐,在野的民進黨罵起國民黨,也完全不落人後。做為在野黨,監督執政黨是其天職,因此,對執政黨嚴加批評,無可厚非。但批評之後,民進黨可曾有別於國民黨提出足以回應人民訴求的政策?

馬政府已行將就木,馬英九最在乎的歷史定位,除了「急統、無能、金權與藐視人權」外,別無其他,因此,已無需再多費唇舌。現階段,人民更想要知道的,應該是極可能上台執政的蔡英文主席與民進黨,面對引發上述幾次佔領事件的背後重大議題,你們的政策看法是什麼?對於警察粗暴、侵害人權的執法方式,你們的態度又如何?

以引發第一次佔領事件的浮濫徵收而言,連後來內政部於20131017日公告的全國區域計畫,都明確反省檢討認為「現行都市計畫之都市發展用地供過於求;未來申請新訂或擴大都市計畫應更為審慎」。請問蔡主席與民進黨,台灣農村陣線一直呼籲的「廢除區段徵收」,你們的回應是什麼?

再以此次以中國史觀以及隱含開明專制所進行的課綱微調,民進黨除了批評馬政府的炮火猛烈之外,可曾進一步具體告訴勇敢站出來的高中學生與在乎此事的台灣人民,明年5月民進黨再次執政之後,你們將如何因應處理?

不少民進黨優秀立委(如鄭麗君)在第一時間立即站出來捍衛民主自由(包括新聞自由),值得肯定。但仍應問問蔡主席與民進黨中央,對於警察動輒侵犯基本人身自由的執法方式,執政之後,你們又如何改進?

過往蔡主席一直也被批評為不沾鍋,對於外界提問的爭議議題,其回答總是流於模稜兩可、含糊不清,或以需尋求共識,輕輕帶過。令人費解這究竟是蔡主席個人的人格特質呢?或是幕僚團隊過於盤算(又或者是太落伍),因而讓許許多多人開始懷疑民進黨是否猶有進步理念?廢死,如此;多元成家,亦復如此。怎麼難道連課綱微調的爭議,民進黨也僅僅是軟弱地呼籲馬英九主政的教育部主動撤回(同時對學生與記者撤告)?如果連記者都敢捉、敢移送地檢署,與其口惠而不實的呼籲,還不如直接表明你們民進黨執政後將有何對策。又或者民進黨連該如何應因應補救,也無法說清楚、講明白?

民主的可貴,在於相互溝通、說服。能整合多元意見,固然是上選;最低底線,至少需尊重不同意見。但無論如何,一個早早投入競選總統且未來極可能掌舵台灣4-8年的人,總不能對任何事件,都完全沒有自己的看法,更不應該為了選票而完全不表露自己或民進黨的主張。

蔡主席,除了衝高得票數外,更多選民想見識您的政策高度,請您還是具體明確地告訴外界,您將如何處理課綱微調的爭議,願否廢除區段徵收吧!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