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ample 10 - Another Advanced Example

  • 堅持 守護

    一直在影響司法對台灣土地徵收制度的認識的苗栗大埔區段徵收案,歷經二次最高行政法院發回,於徵收違法判決確定後,來到返還土地的關鍵時刻了。

  • 正直 任俠

    對於一個涉及拆除323戶,影響近半千餘人口(近半是高齡老人)的建設計畫,任何有民主素養、人權法治觀念的政治人物,絕對會謹慎再謹慎、傾聽再傾聽

  • 環境 永續

    政府拼經濟的腦袋最需要創新!如果連央行都僅能提出靠救房市或設立石化產業專區救經濟的方案,是否意味著整個政府(高層政務官)都已黔驢技窮,應該換腦袋當家了?

  • 土地 正義

    近十年,台灣無論行政、立法、司法的領域,都在資本的壓力下逐步失守。這是年輕一代之所以走上街頭的原因。這是我輩沒有好好為他們守住永續生活條件所造成。而當他們勇敢地上街,卻得蒙受國家動用水車、警棍的暴力攻擊,也意味著台灣民主已走到危險且急迫需要改變的關鍵時刻。


2014年4月23日 星期三

社會運動刑事案件心得分享

本文章主筆者為顏榕律師,本人主要為提供意見及修改。
  
近年因社會運動引起之刑事案件不計其數,而近來媒體報導參與318運動中幾名常見之社會運動者,大多亦高度參與社會運動,如大埔案、林苑、國光石化、反媒體壟斷等活動中均常見其身影,其後續恐怕也將面臨刑事訴追,筆者於協助社運當事人處理刑事案件過程中,些許心得分享。




  在苗栗縣政府強拆大埔4戶後,引發高度爭議,抗議群眾更是喊出「今天拆大埔、明天拆政府」的口號,並且如影隨形在各處進行抗議活動,其中引發楊儒門及其友人至總統府前潑漆表示抗議一案,北檢以就公眾議題有高度保障言論自由之必要,作出不起訴處分;


同樣因抗議苗栗縣政府強拆大埔4戶,群眾闖進行政院丟擲水漆球一案,台灣農村陣線成員被警方移送,但北檢以未有強暴脅迫等理由,亦作出不起訴處分;








再者,徐世榮教授向總統馬英九表達抗議苗栗縣政府強拆而跑向總統車隊,後被警方攔阻坐在地上遭抬走後,竟遭大同分局以「妨害公務」及「妨害公眾交通往來危險」罪名移送檢察署,後士林地檢以無強暴脅迫及壅塞交通之行為,予不起訴處


  而第一件占領政府機關之818占領內政部活動,甚至迄今尚未有進一步偵查作為。又北市府幫林苑建商強拆士林王家後,建商樂揚對參與抗爭之群眾提起十幾宗刑事告訴,士林地檢亦將其中多數為不起訴處分

  於上開案件中,當事人或有為表明抗議決心而坦率說明一切行為,或有合法行使緘默權,但不論如何,筆者認為基於辯護人之立場,除尊重當事人參與社會運動之意見外,亦應告知當事人面臨刑事訴訟程序之所有風險,盡辯護人之責在法律程序上攻擊防禦,特別是刑事案件有其特殊性,在與共同被告及其律師間之聯繫上,更是有利益衝突及律師倫理的考量,利弊得失均應明確告知當事人。筆者始終認為,辯護人最重要也是唯一應該考量的,是案件當事人的最佳利益,角色及分際之釐清,或許更是善盡辯護人職責最重要之前提

  318運動過程中,有數百名律師表示願意義務提供法律協助,筆者至為感佩,也樂見有更多律師投入公益的行列,在此提供協助處理社會運動刑案之些許心得,希望有拋磚引玉之用。

  因人民抗議政府施政之社會運動所產生之刑事案件,在這幾年裡在台灣快速增加,原因不言而喻,除上面所談的抗議苗栗縣政府強拆大埔4戶、抗議林苑建商強拆士林王家所引發之案件外,其實還有反對苑裡風車引發的強制罪案件等。這些抗爭活動誠如前大法官許玉秀所言:本質上均有人民與政府、財團等自始力量不對等的問題,參與刑事程序的有權決定者,究竟是要透過刑事程序減少社會對立(如上開之不起訴處分),抑或是將所有可能符合法義之行為均加以處罰,使自始不對等的力量更加不對等,或許更是現代台灣司法者不能迴避、也無從迴避的問題。

1 則留言:

Mani Yang 提到...

這要好好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