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ample 10 - Another Advanced Example

  • 堅持 守護

    一直在影響司法對台灣土地徵收制度的認識的苗栗大埔區段徵收案,歷經二次最高行政法院發回,於徵收違法判決確定後,來到返還土地的關鍵時刻了。

  • 正直 任俠

    對於一個涉及拆除323戶,影響近半千餘人口(近半是高齡老人)的建設計畫,任何有民主素養、人權法治觀念的政治人物,絕對會謹慎再謹慎、傾聽再傾聽

  • 環境 永續

    政府拼經濟的腦袋最需要創新!如果連央行都僅能提出靠救房市或設立石化產業專區救經濟的方案,是否意味著整個政府(高層政務官)都已黔驢技窮,應該換腦袋當家了?

  • 土地 正義

    近十年,台灣無論行政、立法、司法的領域,都在資本的壓力下逐步失守。這是年輕一代之所以走上街頭的原因。這是我輩沒有好好為他們守住永續生活條件所造成。而當他們勇敢地上街,卻得蒙受國家動用水車、警棍的暴力攻擊,也意味著台灣民主已走到危險且急迫需要改變的關鍵時刻。


2013年6月6日 星期四

馬江核能之旅,戳破核四假公投

本文精簡版亦刊載於102.06.06《蘋果日報》論壇
從馬總統、江宜樺院長率領大批媒體高層進行二天一夜「核能之旅」過程中的對外發言可知,馬政府擁護核能與核四續建並運轉的立場已決。既然如此,何不直接宣佈核四續建與運轉勢在必行?何必惺惺作態再浪費民脂民膏去辦與自己政策方向相反的核四停建鳥籠公投?
20021211環境基本法公布施行,其第23條前段規定:「政府應訂定計畫,逐步達成非核家園目標。」試問10年過去,除扁政府時核四停建再復建的一場鬧劇外藍綠政府有誰訂出逐步達成非核家園目標的計畫與期程?此法雖非管制性立法,乍看之下,似乎僅有宣示效果,但誠如台大葉俊榮教授所言它是一部政策性立法,立法者透過環境基本法的制定,劃下了各級政府制訂環境政策及施政的最低底線!各級政府可以做得更先進、更好,但沒有不遵守立法者透過立法所訂最低標準的權利。從台灣地狹人稠自然環境條件惡劣以及環境基本法對非核家園的要求來看,台灣僅應該逐漸淘汰核電廠,而不該再有新增核電廠運轉的問題。
此外,《低放射性廢棄物最終處置設施場址設置條例12條明定懸賞新台幣50億元給透過公投同意設置的所在及鄰近鄉鎮與縣市,2006524日公布實施迄今已逾7重賞之下仍無勇夫出現。如果連低放射性核廢料都難以找到最終場址,高放射性核廢料在台灣顯然更不可能找得到。政府台電高官以及台電所豢養的核工教授,只敢夸言半衰期長達10萬年的高放射性用過核燃料棒處理及永久貯存技術國外已臻成熟但從美國今年2月在華盛頓州南部貯存2億公升高放射性核廢料的漢福德核廢料貯存場中,卻有六座地下貯存槽的放射性廢料已外洩的案例可知,貯存技術是否完全成熟、普及以及是否能做商業性輸出?在在大有疑問。更何況他們完全避而不談台灣根本沒有此種處理技術,甚至連核電廠除役技術也沒有。核一、二、三廠的用過燃料棒迄今僅能過於密集地堆放於冷卻池內,我們適合再讓一座會持續450年製造高、低階核廢料的核電廠運轉嗎?目前台灣電力備用容量長期偏高,且未來10-15年更將陸續有大規模已通過的火力發電廠加入供電,施工過程弊端不斷、資訊完全不透明、安全遙不可及的核四廠停建或不予運轉確實是以民為念的政府風險治理下的最好選項
馬政府透過國民黨立委提案停建公投,卻任由各部會與台電一再對核四安全與否停建會否影響經濟發展與電價等議題不實放話恫嚇民眾,現在竟連馬總統也加入放話行列,言行不一,莫此為甚。此外,行政院決定核四公投後,國科會朱敬一主委與中研院翁啟惠院長不約而同於3月間對外宣稱,因為對核四的核安資訊不清楚,所以不會去公投。以此二人的學養與官銜,即使一時真的不清楚,也有充份的資源可以瞭解掌握。究其放話目的,是否為確保核四停建公投無法通過鳥籠公投,企圖透過媒體傳播影響更多人不去公投,以達到投票人數不足而被否決的法律效果此種操作模式,看似高明,但令人鄙視!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