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ample 10 - Another Advanced Example

  • 堅持 守護

    一直在影響司法對台灣土地徵收制度的認識的苗栗大埔區段徵收案,歷經二次最高行政法院發回,於徵收違法判決確定後,來到返還土地的關鍵時刻了。

  • 正直 任俠

    對於一個涉及拆除323戶,影響近半千餘人口(近半是高齡老人)的建設計畫,任何有民主素養、人權法治觀念的政治人物,絕對會謹慎再謹慎、傾聽再傾聽

  • 環境 永續

    政府拼經濟的腦袋最需要創新!如果連央行都僅能提出靠救房市或設立石化產業專區救經濟的方案,是否意味著整個政府(高層政務官)都已黔驢技窮,應該換腦袋當家了?

  • 土地 正義

    近十年,台灣無論行政、立法、司法的領域,都在資本的壓力下逐步失守。這是年輕一代之所以走上街頭的原因。這是我輩沒有好好為他們守住永續生活條件所造成。而當他們勇敢地上街,卻得蒙受國家動用水車、警棍的暴力攻擊,也意味著台灣民主已走到危險且急迫需要改變的關鍵時刻。


2012年9月18日 星期二

金權政治,狼狽為奸


一位見證台灣經濟奇蹟的80歲老農廖明田先生說:「過去台灣經濟發展得很好,有了錢什麼都可以進口,但請政府別忘了再有錢『土地』也無法進口。」在地狹人稠的台灣或許正是此種土地的珍稀本質,反而讓它淪為地方派系與資本家結盟的金權政治炒作的商品。

華隆紡織員工為被欠薪資、退休金與遣散費圍廠抗爭百日,壹週刊揭露苗栗縣政府已悄悄快速地通過華隆廠區土地從工業區變更為住宅區、買主獲利百億的開發案送內政部審核中。消息一出,劉政鴻縣長很快強勢介入此一連馬總統接見、勞委會王如弦協調都無法成功的惡性勞資糾紛,並隨即達成勞資協議(雖然吃虧的仍是勞方)。但弔詭的是苗栗縣政府近年來一直申請將農地報編並徵收為工業區(例如灣寶的後龍科技園區、中平工業區、竹南崎頂與通霄烏眉等產業園區),為何同時卻又將現成的工業區變更為住宅區、商業區(除上述案例外,目前還有位於新北市三重的味全工廠工業區變更)?其實說穿了,這正是金權政治炒作土地的典型手法之一,先以都市發展或工業開發需要為藉口,名正言順地低價徵收農地,直接變更為住宅區、商業區或先編為工業區,之後再將之變更為住宅區、商業區,豪取其中價差。不少學者均指出,這其實是一種環境剝削的開發方式,土地淪為政客與資本家聯手用以累積個人政治資本與經濟資本的聚寶盆。

在歐美,曾被高度利用過的都市土地或工業區土地,稱為「褐地」(Brown field),農地與森林等低度利用或未開發土地稱為「綠地」(Green field),並均已陸續立法要求都市發展或工業開發應優先將褐地再利用,綠地則應嚴加保護,不准輕易變更使用。反觀台灣,撇開已多論述的工業區閒置不談截至今年7月底,依內政部統計全台人口約為2,327萬人,而都市計畫區人口截至2011年底僅1,840萬人,但已核定的都市計畫目標人口卻已高達2,518萬人,不僅遠超過實際人口達678萬人,甚已逾越全台人口191萬人,可見我國都市計畫與其配套的區段徵收非常之浮濫監察院也在10175日通過101年第0020號對行政院的糾正文,理由直指不少都市計畫人口是虛擬或虛胖,計畫與現實之間存有很大落差,以此為由徵收私有土地,實已逾越必要程度,有違憲之虞。

正因炒作土地的金權遊戲,存有暴利,明明現況已有上述數據所呈現荒繆的結果,實際上也引爆眾大民怨,迫使農民一再夜宿凱道抗議但地方政府仍然前仆後繼地先行辦理「新訂或擴大都市計畫或特定區計畫」(例如最近高達六千多公頃的桃園航空城、新北市淡水新市鎮第二期、蘆洲擴大都市計畫、新店中央新村北側都市計畫等),再接著「區段徵收」,而內政部做為審核都市計畫與徵收的中央主管機關,幾乎沒有發揮絲毫把關功能,坐視糧食自給率低得可憐(約僅32%)的台灣的優良農地快速流失。

至於金權政治的另一主角資本家,以最近電子代工大亨轉戰不動產市場的葉國一為例,違法情事東窗事發,只要歸還不法所得,再繳一筆相較於他的財產而言根本微不足道的處分金,即可獲得緩起訴全身而退,但若僥倖得逞,便可獲得巨額暴利司法對於貧富階層的差別待遇,是否更加助長炒作土地的投機歪風?

縱使人類早在1969年登陸月球,但43年後的今天,人類仍然無法完成脫離地球陸地生活。換句話說,土地仍是人安身立命的根本。如果老農都能從生活體驗說出睿智又沉痛的話,滿嘴口號的馬政府能否揚棄巧言令色或冷血無情的辭藻,好好矯正失序且貪婪無度的金權遊戲,真正落實土地正義否則若工人、農民無以維生,證之中外古今歷史,代價必是喪失政權!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