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ample 10 - Another Advanced Example

  • 堅持 守護

    一直在影響司法對台灣土地徵收制度的認識的苗栗大埔區段徵收案,歷經二次最高行政法院發回,於徵收違法判決確定後,來到返還土地的關鍵時刻了。

  • 正直 任俠

    對於一個涉及拆除323戶,影響近半千餘人口(近半是高齡老人)的建設計畫,任何有民主素養、人權法治觀念的政治人物,絕對會謹慎再謹慎、傾聽再傾聽

  • 環境 永續

    政府拼經濟的腦袋最需要創新!如果連央行都僅能提出靠救房市或設立石化產業專區救經濟的方案,是否意味著整個政府(高層政務官)都已黔驢技窮,應該換腦袋當家了?

  • 土地 正義

    近十年,台灣無論行政、立法、司法的領域,都在資本的壓力下逐步失守。這是年輕一代之所以走上街頭的原因。這是我輩沒有好好為他們守住永續生活條件所造成。而當他們勇敢地上街,卻得蒙受國家動用水車、警棍的暴力攻擊,也意味著台灣民主已走到危險且急迫需要改變的關鍵時刻。


2012年3月7日 星期三

請問馬政府開放美牛進口代價多大

本文精簡版亦刊載於101.03.07《蘋果日報》論壇

  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馬政府開放美牛進口心意早決,「沒有預設立場、沒有時間表、沒有事先對美方承諾」不過在演戲。日前四十八小時內的二場國安會議,最後定調為應「兼顧國民健康與經貿外交利益」,可預見政府準備強行闖關。果然行政院在3月5日夜間約10點時,迫不及待地宣佈有條件開放含瘦肉精的美牛進口,蠻橫行徑跌破所有人眼鏡。現在唯有靠人民走上街頭自救,形塑更大的社會壓力,讓政府政策再次轉彎;其次端看立法院能否嚴格把關了。

       政府突然強行開放含瘦肉精的牛肉進口,理由之一為目前沒有研究顯示其對人體有害。但所謂「沒有研究顯示」,其實有二種可能,一是有很多研究都沒有得到有害的結果;二是幾乎沒有或很少有符合人體試驗規範的研究,所以也就沒有此方面的研究結果,而瘦肉精的問題正是屬於後者。因此政府昧著良心說出「沒有研究顯示瘦肉精對人體有害」這種鬼話,能聽嗎?

  其實美牛開放進口與否,有它系統性深層結構的問題。檯面上吵得沸沸揚揚的國民健康風險雖然很重要,但僅是表層問題。因為以2010年為例,我們自美國進口牛肉約32,032噸、澳洲為28,382噸紐西蘭為18,128噸,總計國外牛肉占國內牛肉消費量95%以上,單純開放美牛進口,主要會排擠紐、澳的進口量,國人未必大幅改吃牛肉。但在WTO規範下,一旦開放含有瘦肉精的牛肉進口,等於棄守WTO的「貨品貿易多邊協定」中容許透過「食品衛生檢驗與動植物檢疫措施協定」為國民健康築起保護牆的權利,於是含瘦肉精豬、雞便可要求比照進口,絕非政府所宣稱的可以牛豬分離處理。這才真正會對台灣畜牧業造成嚴重殺傷力,同時會因為國人每年在豬、雞的消費量高達百萬噸以上而大幅提高國民健康風險。所以日前政府突然公告高病原性禽流感疫情,不少人即認為是在轉移焦點並預為下一步開放瘦肉精豬、雞進口鋪路。此為第二層問題,也是國內畜牧業擔心所在。然最深層問題,真正會讓台灣農業萬劫不復的,是馬政府想藉全面開放美牛進口換取與美國簽署台美TIFA(台美貿易暨投資架構協定)或FTA、加入TPP(泛太平洋經濟夥伴關係協定)以及ECFA下回合談判。為了換取政府口中的經貿利益(嚴格來說只是工業產品貿易利益),上述各種協定陸續簽定後,在貿易自由化的大纛下,各國低價農產品長驅直入,從經濟產值(英國首席永續發展顧問Tim Jackson說GDP或產值不過是衡量一個經濟體的忙碌程度,它不等同幸福,更時常拉大貧富差距。)看起來毫不起眼的台灣農業勢將全面被犠牲。依中華經濟研究院的分析,台灣若加入TPP,每年農業部門將減少230-300億元收入,主要受影響產品為稻米、蔬果與畜產品,。而最令人擔憂的,是我們表面上享受了遠不如政府吹噓的早收清單讓利後,下回合ECFA談判,如何抵擋包含各類蔬果在內原被禁止進口的中國830項農產品叩關?一旦中國普遍污染嚴重的農地所種出的蔬果大舉入侵,不僅台灣農業將徹底瓦解,屆時不知會多少弱勢的農民失業、流離失所?台灣國民更要承受比瘦肉精更令人不安的食品安全風險,而且會讓馬政府掛在嘴邊的公平正義更遙遠、更諷刺!

  所以美牛問題,不僅是國民健康風險問題,亦是國內產業風險問題,處理稍有不慎,也會有政治風暴。政府如果要妥善處理美牛問題,首先是放手讓專業做公正客觀、實事求是的健康風險與產業衝擊評估,而非如日前三次的專家諮詢會議尚未做成結論,早已信用破產;其次是將風險評估結果誠實的充分揭露;第三是做好平行對等的風險溝通,而非上對下的宣導;最後才依評估與溝通的結果做出決策並提出風險控管與補償的明確配套措施,如此才可能服眾。

筆者亦不贊同含瘦肉精的美牛進口,但既然政府開放進口心意已決,與其愚民,不如盡早提出風險控管(最重要的是能嚴格執行原產地與食品成分標示。問題是政府做得到嗎?過去三管五卡早已信用破產,現在的六管換湯不換藥。)與犠牲農業的配套補償措施(如筆者多次投書所提到符合WTO規範的農民生活支持給付與農地對地補貼),與全民(尤其農民)誠懇耐心的溝通,取得共識與諒解,而非一再橫柴入灶!

  監察院在1997年曾針對蔓延全台的口蹄疫情彈劾當時政府高官,理由主要為農政單位隱瞞疫情,以致疫情遍染全台,豬隻無法外銷,每年損失472億元,受波及之產業近150種,造成全國產值損失逾2700億元,如不嚴懲失職人員,將無以警愓各級行政人員。但一切以自身政治利益為優先的政客顯然不以為意,所以在禽流感疫情又重蹈覆轍。請問馬政府,美牛問題呢?它是經濟疫情、也可能衍生成政治風暴。馬的政府,能否不要在懼中媚美賤國人,不要再隱瞞意圖與風險,不要再做令人憎惡的表面工夫,誠心拿出具體可以說服全民且能妥善照顧被犧牲的弱勢產業與其族群的對策?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