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ample 10 - Another Advanced Example

  • 堅持 守護

    一直在影響司法對台灣土地徵收制度的認識的苗栗大埔區段徵收案,歷經二次最高行政法院發回,於徵收違法判決確定後,來到返還土地的關鍵時刻了。

  • 正直 任俠

    對於一個涉及拆除323戶,影響近半千餘人口(近半是高齡老人)的建設計畫,任何有民主素養、人權法治觀念的政治人物,絕對會謹慎再謹慎、傾聽再傾聽

  • 環境 永續

    政府拼經濟的腦袋最需要創新!如果連央行都僅能提出靠救房市或設立石化產業專區救經濟的方案,是否意味著整個政府(高層政務官)都已黔驢技窮,應該換腦袋當家了?

  • 土地 正義

    近十年,台灣無論行政、立法、司法的領域,都在資本的壓力下逐步失守。這是年輕一代之所以走上街頭的原因。這是我輩沒有好好為他們守住永續生活條件所造成。而當他們勇敢地上街,卻得蒙受國家動用水車、警棍的暴力攻擊,也意味著台灣民主已走到危險且急迫需要改變的關鍵時刻。


2011年12月12日 星期一

真的全力拼工安嗎?

本文亦刊載於100.12.10《蘋果日報》論壇

        政客平時滿口公平正義,一旦出現利益衝突,在勞工對政客的影響力遠不及企業主的殘酷現實下,犧牲勞工成就財團的戲碼,便赤裸裸地一再上演。

         昨天(100.12.08),馬英九又端出勞工利多政策。諷刺的是,為保障勞工安全而有「六輕條款」之稱的《勞工安全衛生法》修正草案,立法院一讀時無異議照案通過,原本預計於12月6日完成二、三讀立法,在石化業者的壓力下,遭國民黨團與無黨聯盟聯手阻撓,重新拉下來朝野協商。協商期間為一個月,但選舉在即,12月14日休會前若無法完成三讀程序,明年立委改選後,屆期不連續,一切法案都需從頭再來。民間欲趁六輕工安事故不斷之勢,改善工安問題,恐怕又遙遙無期。所謂「六輕條款」,是指包含石化業等高危險行業,未來必須執行並定期公布風險評估報告,未落實改善者除大幅提高罰鍰外,若情節重大尚可要求停工。

         政府財經政策偏愛大型企業財團,資源分配不均,動輒對富人與財團減稅,相對弱勢的勞工薪資,幾乎長期停滯不漲,使貧富差距急遽惡化。而理應是大型企業財團「生財工具」的勞工,企業主即使不願備加呵護,至少也應保障一定安全。如今以六輕工安事故為殷鑑,為提昇工安要求,保障勞工生命安全的《勞工安全衛生法》修正草案,竟遭執政黨橫加阻攔。表面上理由是構成停工要件的「情節重大」,為一不確定概念與罰責太高,會增加企業經營風險。但實際上情節重大可以停工處分的規定,在台灣行之有年的各種污染防制法上頗為常見,但鮮少採用;最高上限的數千萬元罰鍰,對於每年獲利高達數百億元的企業,亦屬微不足道。何況罰鍰的高低,端視違規程序與發生傷亡情形的嚴重與否,只要有決心做好工安,根本無須擔心。另外理由之一,竟是怕停工處罰太重,會害勞工失業!真是荒謬絕倫。業者在商言商,為降低營運成本,斂取高利潤而反對「六輕條款」,固然吃相難看;執政黨立委倒行逆施,竟還講得冠冕堂皇,更令人歎為觀止!據悉半路殺出來阻撓的立委,正是雲林地區的立法委員許舒博,很難令人不聯想反對「六輕條款」的主要壓力,可能正是來自六輕。

         台塑集團王文淵於11月29日被問及石化業景氣時,先對外表示明年看不到春燕;12月4日又表示將暫緩被要求應進行二階環評的「六輕五期」開發案,全力拼工安。對照其前後發言,暫緩投資的決定,很難讓人不懷疑僅僅是著眼於投資效益的考量,是否真心拼工安?仍待觀察。何況整個雲林麥寮離島工業區,是以六輕(輕油裂解廠)為主,其餘工廠不過是下游產業鏈,六輕擴增至四期營運後,迄今又早已陸續通過四期的多次細部擴增產能,其中四期的第5次擴增申請案,更是直接將輕油裂解廠產能擴增10%,目前同時尚有第六、七次擴增案在環保署審查,惟環保署不僅未依《環境影響評估法施行細則》第38條第1項第1款要求六輕應該就產能擴增部分重做環評,仍然放任其以較簡易的環境影響差異分析報告方式送審,並在六輕大火之後的分批停工檢查計畫才將啟動之際,便已先通過第七次的擴增案,完全看不出政府與台塑有任何拚工安的決心。

         如果真心拼工安,作者呼籲王文淵董事長應該站出來表態支持上述《勞工安全衛生法》的修正草案,並協助遊說國民黨及無黨籍聯盟立委盡速完成立法,以釐清外界質疑,重建六輕的工安信譽。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