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ample 10 - Another Advanced Example

  • 堅持 守護

    一直在影響司法對台灣土地徵收制度的認識的苗栗大埔區段徵收案,歷經二次最高行政法院發回,於徵收違法判決確定後,來到返還土地的關鍵時刻了。

  • 正直 任俠

    對於一個涉及拆除323戶,影響近半千餘人口(近半是高齡老人)的建設計畫,任何有民主素養、人權法治觀念的政治人物,絕對會謹慎再謹慎、傾聽再傾聽

  • 環境 永續

    政府拼經濟的腦袋最需要創新!如果連央行都僅能提出靠救房市或設立石化產業專區救經濟的方案,是否意味著整個政府(高層政務官)都已黔驢技窮,應該換腦袋當家了?

  • 土地 正義

    近十年,台灣無論行政、立法、司法的領域,都在資本的壓力下逐步失守。這是年輕一代之所以走上街頭的原因。這是我輩沒有好好為他們守住永續生活條件所造成。而當他們勇敢地上街,卻得蒙受國家動用水車、警棍的暴力攻擊,也意味著台灣民主已走到危險且急迫需要改變的關鍵時刻。


2011年8月10日 星期三

悲憫雲林,六輕全面停工,依法有據

本文精簡版刊載於100.08.09蘋果日報


 「我們一直堅持環保與經濟並重的觀念,積極推動污染防治及環境保護…並以零污染為目標。…台塑企業要創造一個讓員工能安心、放心的零災害、零事故環境,…並進一步推動高危害製程風險管理、公共管線風險評估作業,改善工作低潛在危害。」以上是出自台塑企業集團最新一期公布的2009年社會責任報告書的文字,對照台塑企業集團2010年以來大小工安與污染事故不斷,格外諷刺。



  六輕頻繁工安事故的原因,連日來已被多所探討,主要不外乎填海造地後的工業區基地出現不均勻沈陷、管線鏽蝕與管理不當。面對一連串工安事故,雖然經濟部已下達六輕必須在一年內分批停工全面檢修的行政命令,台塑預計今天提出停工廠房清冊,交由經濟部審查,卻有部份愛護台塑與眼中只有經濟發展的經濟專家質疑此命令的合法性。對於雲林沿海居民應立即全面停工的訴求,媒體報導吳揆回應如要台塑全面停工,是濫殺無辜。顯然這些人的悲憫之心,都用錯地方。

  首先,台大公共衛生學院詹長權教授多年追踪調查研究顯示,六輕運轉後麥寮沿海六鄉鎮居民罹癌比例升高與六輕的營運成正相關。對照在2010年進行六輕總體檢時發現,依規定一年中「緊急使用」不得超過100小時的44支廢氣燃燒塔,竟然有35支的使用時間超過8000小時,幾乎全年無休,而其燃燒後的污染物主要落點,恰是當地小學。此外,如2011年5月12日該次的六輕大火,造成國際癌症研究署公布的致癌物質氯乙烯單體(VCM)外洩,連10公里外的下風處,測到VCM濃度都還有100ppb,台西鄉民在睡夢中吸入高濃度的致癌物質。究竟是誰在濫殺無辜?

  其次,針對六輕每次的工安意外,如僅依《空氣污染防治法》、《水污染防治法》、《土壤及地下水體整治法》或《勞工安全衛生法》相關規定予以處罰,固然只能處罰發生工安事故的個別廠商。去年7月25日六輕大火,當外界指出六輕已發生系統性風險時,政府一直替台塑說項,今年七月底這二場火災,讓經濟部都不得不承認六輕已發生系統性風險,必須全面分批停工檢修。面對合法性的質疑,環保署應責無旁貸回頭從六輕一到四期的開發過程,重新檢視其所有環評審查結論,六輕究竟違背了多少?例如六輕二期環評結論四的(一)雲林離島工業區(含六輕及六輕擴大計畫)開發,對雲嘉海岸外傘頂洲之海岸安全及環境衝擊,請目的事業主管機關調查,並擬訂防範措施及早因應。(四)六輕計畫原則規劃一百六十公頃蓄水湖以因應枯水期之工業用水不足,現因六輕擴大計畫而取消蓄水湖,對枯水期之用水是否足夠應審慎考量。若以其他標的用水供給工業用水宜考量其產生的影響暨供給不足時對整體工業所產生之風險。(五)工業區位於海埔地,土壤多未有良好的膠結,且本區位於強震帶,地震時往往易造成土壤液化現象,對於工廠安全之潛在危險應請妥為因應。(八)營運期間應加強揮發性有機物溢散控制(含油槽)及油槽管線洩漏防範,並做好監測工作以確保當地環保品質及避免地下水污染。結果呢?外傘頂洲的面積,在六輕填海造地阻隔濁水溪砂源補注後,面積已減少三分之一;濁水溪因集集攔河堰的興建與攔水而導致下遊河床乾涸,出海口台西鄉揚塵嚴重,加上管線滲漏,工安不斷。此外,六輕所做的環評承諾,又跳票了多少?如承諾回饋長庚雲林醫院、長庚護專、老人安養中心等,十幾年來迄未兌現?《環境影響評估法》第17條規定:「開發單位應依環境影響說明書、評估書所載之內容及審查結論,切實執行。」同法第23條第1、2項規定:「違反第17條規定者,處新台幣30萬元以上,50萬元以下罰鍰,並限期限改善,屆期仍未改善者,得按日連續處罰。前項情形,情節重大者,得由主管機關轉請目的事業主管機關,命其停止實施開發行為。必要時,主管機關得逕命其停止實施開發行為,其不遵行者,處負責人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得併科新台幣三十萬元以下罰金。」而所謂開發行為,指的是整個麥寮離島工業區而非個別工廠,且依同法第4 條第1款的定義,包括完成後的使用,也就是營運。過去環保署與經濟部工業局始終放水護航,換來卻是六輕如此頻繁的工安問題,經濟部既已承認是系統性問題,應該沒人會否認其情節已屬重大,依法命其全面停工,當然於法有據。

  至於對經濟或油品價格的影響,其實在國光石化興建案的攻防戰中,早被釐清,只是別有居心的經濟專家與官員,刻意混淆視聽而已。六輕產品分煉油與乙烯相關石化製品:煉油部分,柴油有九成外銷、汽油六成外銷;而乙烯相關石化製品,平均七成外銷,因此即使六輕全面停工,對內需影響其實有限。另外,對經濟的影響,依中興大學經濟系陳吉仲教授的分析,GDP包含了消費支出、政府支出、廠商投資及出口額減去進口額。在台灣煉油,須完全仰賴原油進口,因此,將六輕的出口額扣除原油進口額之後,對GDP的影響甚小,真正影響的只是台塑本身的利潤而已。

  今年四月,馬政府在強大的民間壓力下,將國光石化喊停,雖然來得晚,但總算回應了民間普遍的聲音,也展現了些許的魄力。目前台塑的經營情況,可謂完全「失神」。台塑公司李志村董事長一席我們當初沒料到麥寮的海風會如此之大,鹽份如此之重,這種侵蝕速度之快,遠超過當初規劃之外的話、不啻預告了如不及時全面停工檢修,未來的工安事故,仍將持續不斷。台塑化董事長王文潮與總經理蘇啟邑的辭職,只是承擔了行政責任,無助於工安意外的預防,是否訂定管理六輕的特別法,固然有待進一步討論,但全面停工的法令依據早已存在,請高官們悲憫一下雲林鄉親,讓早已賺飽利潤的台塑六輕立即全面停工檢修吧。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