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ample 10 - Another Advanced Example

  • 堅持 守護

    一直在影響司法對台灣土地徵收制度的認識的苗栗大埔區段徵收案,歷經二次最高行政法院發回,於徵收違法判決確定後,來到返還土地的關鍵時刻了。

  • 正直 任俠

    對於一個涉及拆除323戶,影響近半千餘人口(近半是高齡老人)的建設計畫,任何有民主素養、人權法治觀念的政治人物,絕對會謹慎再謹慎、傾聽再傾聽

  • 環境 永續

    政府拼經濟的腦袋最需要創新!如果連央行都僅能提出靠救房市或設立石化產業專區救經濟的方案,是否意味著整個政府(高層政務官)都已黔驢技窮,應該換腦袋當家了?

  • 土地 正義

    近十年,台灣無論行政、立法、司法的領域,都在資本的壓力下逐步失守。這是年輕一代之所以走上街頭的原因。這是我輩沒有好好為他們守住永續生活條件所造成。而當他們勇敢地上街,卻得蒙受國家動用水車、警棍的暴力攻擊,也意味著台灣民主已走到危險且急迫需要改變的關鍵時刻。


2011年3月7日 星期一

政府施政,確實人格分裂

(本文的精簡版刊登於今日的蘋果論壇)

一位熱血青年關於國光石化議題在 貴報的投書,竟然要勞動二位政府閣員很有效率地聯手回應,看到這種現象,毫無令人欣喜之感。首先,貴為閣員的政府首長無視民間對馬政府施政的「無感」,不思反省檢討,也找不出問題癥結,卻對每日監看輿情並以空泛無物的文章回應樂此不疲。於是環保署不僅搜尋部落格的文章,而且還撰文回應。部落客TOTTORO因為撰寫《想長壽嗎?不用住石化廠附近》,環保署即寫信要求他必須刊登其回應文,甚至還會寄存證信函給投書人,藉以達到寒蟬效應;而經濟部轄下的工業局面對外界越來越大的反國光石化聲浪,先是耗費公帑登報蠱惑石化業的不可或缺,繼之則更直接發錢(每人五千元)給報名的部落客,安排參訪並交換撰文讚美石化產業。問題是,這些作為真能改變人民的切身感受或有助解決人民的切身困境嗎?
我們從某位每因 「慾升」事件而遭報導時,即將新聞焦點轉移於死刑犯之執行問題的立法委員,為達箝制新聞自由的目的,對給我報報版主馮光遠先生提出譭謗罪告訴,沒想到行政一體的檢察官也配合起訴,但結果呢? 只是讓馮光遠先生更加堅定意志,誓死捍衛言論自由的案例,便可以清楚看出效果顯然只會適得其反。

其次,二位閣員的回應文,不敢就陸詩薇律師文中所直指國光石化此一填海造陸建廠案對包括量與質的糧食安全問題的影響、資源分配及節能減碳措施的違背公平正義與政府施政作為矛盾的現象正面回應,卻只會用虛華不實的詞藻大玩文字遊戲,更加可以反映出為什麼馬總統的民調滿意度與支持度會始終低迷不振。

此外其回應文中還有一項資本主義的根本謬誤,那就是不問地球生態系統(當然包含糧食安全)能否毫無節制的支撐,先直接設定經濟持續發展的必要與可能。 但我們遠從《成長的極限》三十週年紀念版(臉譜出版),到近如甫出版的《誰說經濟一定要成長》(英文Prosperity Without Growth,早安財經出版), 已經有許許多多的經濟學者與永續發展的專家一再告訴世人,此一命題根本是錯誤,不僅錯誤得離譜,而且人類醒悟得越晚,未來的代價將以等比級數地擴大。何況依據《成長的極限》一書的模式推估,人類很可能已經逾越地球自癒或自淨能力的臨界點,現在開始談資源消耗與廢棄物減量已然太遲,更何況無知的官員還在奢言經濟的永續成長。

每當高度爭議的開發案在政府護航下草率通過環評審查時,政府就要民眾相信環評是專業的審查。但這種專業的假象,我們可以從下列二事,看破其手腳:

一、環保署在98年12月9日公告「京棧大飯店開發計畫環境影響說明書」審查結論,其有條件通過環評審查的第二項條件為:「應以96年陸蟹調查所得之單位最大量為基準,持續進行陸蟹監測工作,若陸蟹數量降低至最大量半數以下,開發單位必需停止施工或經營,…」。姑不問究竟如何監測陸蟹數量?由誰監測與誰來監督考核監測工作有無落實與其正確性?在其結論條件全無著墨,形同虛設,更加荒誕的是,名為「環境保護」的官署,竟然可以做出此種為讓財團不當選址在陸蟹的重要棲地上蓋一間飯店,而可以讓陸蟹死一大半(其調查結果最大量約2萬5千多口)的血腥條件。由小見大,國光石化所在大城濕地豐富的自然生態與漁業資源,也不會獲得青徠。

二、國光石化開發案,目前雖然已經過二階環評的第4次專案小組審查,在此之前,亦已針對不同議題開過17次專家會議,但對於最基本依《開發行為環境影響評估作業準則》第12條第2項及《海洋生態評估技術規範》第4點規定,應該提出海洋生態補償與海洋生態監測計畫;另依《工業區開發環境影響評估審議規範》第11條規定,國光石化亦應明確提出其對農、漁業經濟影響的數據及漁民戶數的調查統計資料並提出因應補償對策,國光石化迄未依法提出,環保署卻可以視而不見,審得不亦樂乎。若有專業,為何環保署均未督促國光石化公司依法提出?若說沒有護航,其誰能信?

  在國光石化未依上述法令提出上述法定資料前,環保署早早應該依《環境影響評估法》第13條之1第1項規定限期命國光石化補正,逾期未補正或補正未符合主管機關規定,即得逕依此規定函請目的事業主管機關駁回其開發許可之申請,而無須繼續耗費社會鉅額成本審查此開發案。但環保署卻在此其主管法令大打迷糊仗,藉以護航開發業者,令人不齒。此外,經濟部與農委會,都請醒醒,直接面對外界質疑吧!


作者極力推薦的書目: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