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ample 10 - Another Advanced Example

  • 堅持 守護

    一直在影響司法對台灣土地徵收制度的認識的苗栗大埔區段徵收案,歷經二次最高行政法院發回,於徵收違法判決確定後,來到返還土地的關鍵時刻了。

  • 正直 任俠

    對於一個涉及拆除323戶,影響近半千餘人口(近半是高齡老人)的建設計畫,任何有民主素養、人權法治觀念的政治人物,絕對會謹慎再謹慎、傾聽再傾聽

  • 環境 永續

    政府拼經濟的腦袋最需要創新!如果連央行都僅能提出靠救房市或設立石化產業專區救經濟的方案,是否意味著整個政府(高層政務官)都已黔驢技窮,應該換腦袋當家了?

  • 土地 正義

    近十年,台灣無論行政、立法、司法的領域,都在資本的壓力下逐步失守。這是年輕一代之所以走上街頭的原因。這是我輩沒有好好為他們守住永續生活條件所造成。而當他們勇敢地上街,卻得蒙受國家動用水車、警棍的暴力攻擊,也意味著台灣民主已走到危險且急迫需要改變的關鍵時刻。


2011年1月25日 星期二

擊劍任俠,獨立蒼茫--我的心聲

       
       日前曾被媒體朋友問及今年最大的願望為何?當下直覺地回答:「希望今年日子能過得輕鬆悠閒些。」媒體朋友大概對此答案不太滿意,要我再想想,幾天後再來問。
  細想之後,我的答案大致沒變,但可以約略補充說明。依去年投入最多的協助農民反對不當徵收運動以及我的個性,日子若想過得輕鬆悠閒,顯然也必須連帶祈禱今年政府與財團對農地的蠶食(如工業區與科學工業園區的開發)、鯨吞(新訂或擴大都市計畫)事件,不再有新案出現。可惜,恐怕仍將事與願違。

  行政院農業委員會在今年元月12日舉辦「全國農業與農地會議」,雖然可以肯定長期被忽略與萎弱的農委會,終於願意挺身正視農業萎靡與農地被侵凌的問題。但過程與結論仍然乏善可陳,實際效益,也有待觀察。整天與會下來,最意外與驚悚的收獲,竟是知悉地方政府仍不顧外界反彈聲浪,執意藉著科學工業園區的開發,在其周邊圖謀更大規模的圈炒地皮。消息來源是出自第二位專題報告者周志龍教授題目為「台灣農地資源之衝擊與治理的挑戰」的報告內容(如附圖),其中台中市計劃在中部科學工業園區台中基地分期進行高達3100公頃的周邊特定區計畫(也是都市計畫的一種),是我早已知悉。去年12月26日,台灣農村陣線、捍衛農鄉聯盟(農民自救會聯盟組織)已前往台中大雅鄉秀山村,與當地自救會辦過反對區段徵收說明會,然而另外分別於中部科學工業園區二林園區基地周邊的1400公頃特定區計畫(其環評爭議尚未落幕,即迫不及待再炒外圍地皮,吃相醜陋。對當地農民而言,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與南部科學工業區周邊的3283公頃特定區計畫,皆是我、其他台灣農村陣成員以及當地農民所不知,若再加入高鐵沿線各站的特定區計畫共2616公頃,合計又有上萬公頃的農地面臨即將被區段徵收變更使用的命運,而且大多數是特定農業區(相對平坦方整、公共設施較完備較優質的農地),著實令人寢食難安。

  面對全球氣候變遷,引發糧食減產危機與全球人口持續快速增加(主要在大陸、南亞與非洲),可耕農地卻不斷流失,而台灣卻是一個糧食自給率約僅三成的國家,加上過去一年綿密的農民反對農地被任意不當徵收的抗暴運動,至少行政院已有所警覺與反省。因此,逐漸從問題相對較多、較嚴重的苗栗縣「後龍科學園區」(有假冒國科會主導的科學工業園區名號之嫌)、「中平工業區」的開發案開始約束,但對於地方政府提報的都市計畫,縱使最後的核定權在中央政府的內政部,截至目前似乎仍未產生約束或嚇阻的實質作用。


  地方政府之所以熱衷於辦理「都市計畫」,主要來自於可以藉由表面上合法的行政程序,透過圈地、變更土地的使用分區與用地別編定,在最短時間內創造並攫取最大的炒作利益。藉用李丁讚教授在〈重回土地〉一文所描述,這是典型資本主義的貪婪,把「土地」視為可以投機的商品,不顧土地倫理,只想在最短時間炒作出最大利益,獲利了結,再圈下一區塊土地。這是由猶如癌細胞般的地方派系與財團勾結成利益共生結構持續地「噬地」,並不因中央政府曾改朝換代而稍有停歇。此部分十餘年前陳東升教授所著《金權城市─地方派系、財團與台北都會發展的社會分析》與王振寰所著《誰統治台灣─轉型中的國家機器與權利結構》(均巨流圖書公司出版)都有詳細深入的分析論述,現在讀來,仍然鞭辟入裏,全無過時,鄭重推薦有興趣的讀者詳加閱讀。


  回到正題,因為媒體朋友的提問,讓自己有機會再徹底自我省視一番。過去十餘年來,我固然參與頗多各種不同類型的社會運動議題,但平心而論,其實自己個性上是一個偏好安逸甚至疏懶的人,只是每每對朋友如此說出,幾乎都引來一陣訕笑。友人們單純從我如此積極廣泛地參與各種社會運動,認定我必定是一個積極勤奮的人,上述說法,純是開玩笑。

  很多人說人的潛力無窮,人的個性也有很多面向。射手座的性格,讓我喜歡自由自在,因此偏好閒散安逸,應該算正常。但因從小喜歡文史,尤其一些有血有肉的歷史人物故事,所以,從學生時代迄今,閒暇之餘,嗜讀有關歷史與傳記書藉(例如史記的遊俠、刺客列傳)、野史小說。讀完之後,比較其中人物,相對於江南儒士的風流倜儻、文采瀟灑,我更嚮往燕趙人物的慷慨杯歌、擊劍任俠與豪邁悲壯,無形中可能也孕育了我難以坐視社會上不公不義現象與好多管閒事的個性。二種看似矛盾的個性摻雜在一起,造就我雖然不會積極主動強出頭求表現,可是一旦路見上不平,也不會退縮,義無反顧地投入協助,不知不覺一步步地走到現今被議題與事情追著跑的局面。為了協助處理這些層出不窮的議題與事情,我極度壓縮自己的空間與休閒時間,但紛至沓來的問題,仍讓我難以招架。踏上這條婉蜒漫長且孤寂的社運律師之路,雖然不悔,也已駕輕就熟,但仍必須號召更多新血加入,以利接棒,畢竟社會問題,層出不窮,不會有可以一槍斃命的快速解決方式,只能比氣長,咬牙堅持到底。未來一、二年,不公不義的開發案件與侵奪農民賴以生存的農地的不當徵收案件,若不停止或減少,短時間內,悠遊山林的願望,顯然仍難實現。

  談到社會議題層出不窮,必須與開發案件比氣長,不得不再談一下環保團體。這二年多來,環保團體開記者會的頻率越來越高,但效益卻每況愈下。私下聽到不少媒體朋友或行政機關批評,環保團體記者會的內容,越來越空泛無物,不是訴諸理念、社會公義等形而上的道德說詞,便是情緒性的漫罵。久而久之,媒體懶得報導,行政機關也就不再在乎。因此,如果可能,我也要期勉環保團體的領導人,面對牽涉各種不同層面議題的開發案件,一定要做足功課,俾使在各種場合都能言之有物,切中要害。如此,除了媒體讓較肯予報導,可以真正發揮出影響外,行政機關也才會較為忌憚與敬畏!

  話鋒至此,連帶讓我想到,政客們常喜歡說「台灣的未來,應該交由2300萬台灣人決定。」但實際上領導人幾乎都只為了自己的政治利益,任意將台灣之舵轉向,從沒把這句話當真。沒有審時度勢,冒然藉獨立之名,把台灣推向戰爭邊緣,固然不該;假經濟發展之需,快速地將台灣的經濟完全依附在無時無刻想併吞、統一台灣的中國大陸,讓門戶洞開、國防虛弱、貪富加鉅,造成台灣的自主性喪失,間接葬送了2300萬人對未來前途的自由選擇權,也同樣不該!如果可能,我更期望一個負責任的台灣領導人,除了切記經濟發展的目的是要造福全民(均富),所以應該盡力將國家有限的資源做公平合理的分配與有效益的運用,並額外照顧弱勢族群,以維護其生活與做為人的尊嚴外,最重要的任務應該是,抛開自己的政治傾向或意識型態,隨時審時度勢,在決定台灣未來前途走向時機尚未成熟前,任何施政(尤其經濟)、國防與外交,都應該以易經乾卦九三、九四爻辭「夕愓若厲、或躍在淵」的戒慎恐懼之心,力求確保「台灣的未來,交由台灣2300萬人決定」此最重要命題中所不可或缺的人民自由選擇空間!

  這是作者目前最憂心,也是最衷心期盼的事。台灣人,每次選舉時,都請務必清醒頭腦並擦亮眼晴啊!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