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ample 10 - Another Advanced Example

  • 堅持 守護

    一直在影響司法對台灣土地徵收制度的認識的苗栗大埔區段徵收案,歷經二次最高行政法院發回,於徵收違法判決確定後,來到返還土地的關鍵時刻了。

  • 正直 任俠

    對於一個涉及拆除323戶,影響近半千餘人口(近半是高齡老人)的建設計畫,任何有民主素養、人權法治觀念的政治人物,絕對會謹慎再謹慎、傾聽再傾聽

  • 環境 永續

    政府拼經濟的腦袋最需要創新!如果連央行都僅能提出靠救房市或設立石化產業專區救經濟的方案,是否意味著整個政府(高層政務官)都已黔驢技窮,應該換腦袋當家了?

  • 土地 正義

    近十年,台灣無論行政、立法、司法的領域,都在資本的壓力下逐步失守。這是年輕一代之所以走上街頭的原因。這是我輩沒有好好為他們守住永續生活條件所造成。而當他們勇敢地上街,卻得蒙受國家動用水車、警棍的暴力攻擊,也意味著台灣民主已走到危險且急迫需要改變的關鍵時刻。


2014年8月28日 星期四

六輕的社會成本帳怎麼算?

本文亦刊載於103.08.27《民報》專欄


照片來源:雲林縣政府提供
今(2014)年731日午夜的高雄大氣爆,讓國人見識了石化產品同時也是原料的威力,也炸開石化工業嚴肅的工安問題。但實際上,石化工業的工安與生活環境污染問題,在儼然是一獨立王國的雲林六輕工業區,早已屢見不鮮。



照片來源:雲林縣政府提供
曾經,台塑集團的掌門人王永慶,對著當時宜蘭縣長陳定南與實況轉播鏡頭外的社會大眾誇下海口,他蓋的六輕會比家庭主婦的廚房還乾淨。六輕營運迄今,雖然大小工安事故不斷,但真正引起全國民眾高度側目的是,2010725日的工安意外,烈火衝天,延燒近48小時方始撲滅。追蹤之下,方才發現台塑集團的工安事故史與空污、水污違法裁處事件,簡直『罄竹難書』。於今觀之,當時王永慶所誇海口,不啻對全台家庭主婦最大的侮辱。


但無論是前述的工安意外,或藉由空氣、水長期排放的污染物所累積產生的衝擊影響,台塑集團一直推得一乾二淨。無論瞬間工安大火所造成的農漁產污染死亡也好,台灣大學公共衛生學院連續6年的健康風險調查與流行病學研究所顯現周邊居民的高罹癌率或血、尿中有關石化工業特別顯著的污染物含量特別高也罷,台塑集團的藉口幾乎都是「沒有證據顯示或足以證明周邊居民這些農漁產的損害或居民本身的罹癌、健康受損與六輕的營運相關。」甚至為推卸責任,經常進一步以帶有歧視的觀點,指稱「可能與當地居民的生活習慣如喜愛抽煙、嚼檳榔喝酒有關」。即使最近國家衛生研究院與詹長權教授合作的研究計畫,從雲林縣橋頭國小許厝分校學童的尿液檢驗出異常高濃度的氯乙單體(VCM),台塑集團亦是如此推諉。更可恨的是,政府總是站在財團這一邊,協助台塑集團圓謊。
照片來源:雲林縣政府提供

對照台塑集團在六輕相關污染的否認,過去其集團旗下的南亞塑膠的新北樹林廠、桃園錦興廠、台灣化學纖維嘉義新港廠、林口的華亞汽電等,均曾因操控監測軟體,竄改空污原始數據(當然是將之大幅降低),而被環保機關裁罰數億元至數十億元,且因屢屢不知悔改而被新北地檢署以偽造文書罪起訴。檢察官罕見於其102年偵字第4505953620255號起訴書,特別載明台塑集團是國內知名大企業,獲利甚鉅,卻違反法律,破壞環境,因而請求從重量刑。

照片來源:雲林縣政府提供
由此更可見,無能的經濟部一再放任業者「自主管理」,根本是推卸責任且方便業者上下其手的天大笑話。於台塑集團每年豐厚獲利,大股東於台北享受盈餘同時,除當地居民需承受病痛苦難與農漁作物損失外,難以勝數的相關醫療健保給付與政府補貼,仍是全民買單,此筆社會成本帳,台塑該怎麼算?政府又該怎麼向台塑算?毫無分配正義且嚴重侵害當地居民生命、身體健康與農漁產品安全的經濟發展模式,是我們應該盲目追求的嗎?


自由時報A3版-20100321
如果操控監測軟體,竄改並短報空污原始數據,是該企業集團行之有年的慣行(或說企業文化),其旗下獲利更鉅但疑雲更多的六輕台塑石化與麥寮汽電,當地居民或一般社會大眾當然也可以合理懷疑是否也有相同犯行?環保署、經濟部工業局與雲林的檢調單位,是否應該有更積極的作為,還當地居民(尤其幼童)健康一個公道?政府不僅應該協助許厝分校的學童遷讀,更應該積極監管六輕的用水與各項排污,不應再放任其成為各項污染管制、防治法規的法外王國。而且應積極協助當地受害居民向台塑索賠!
自由時報A3版-20100321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