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ample 10 - Another Advanced Example

  • 堅持 守護

    一直在影響司法對台灣土地徵收制度的認識的苗栗大埔區段徵收案,歷經二次最高行政法院發回,於徵收違法判決確定後,來到返還土地的關鍵時刻了。

  • 正直 任俠

    對於一個涉及拆除323戶,影響近半千餘人口(近半是高齡老人)的建設計畫,任何有民主素養、人權法治觀念的政治人物,絕對會謹慎再謹慎、傾聽再傾聽

  • 環境 永續

    政府拼經濟的腦袋最需要創新!如果連央行都僅能提出靠救房市或設立石化產業專區救經濟的方案,是否意味著整個政府(高層政務官)都已黔驢技窮,應該換腦袋當家了?

  • 土地 正義

    近十年,台灣無論行政、立法、司法的領域,都在資本的壓力下逐步失守。這是年輕一代之所以走上街頭的原因。這是我輩沒有好好為他們守住永續生活條件所造成。而當他們勇敢地上街,卻得蒙受國家動用水車、警棍的暴力攻擊,也意味著台灣民主已走到危險且急迫需要改變的關鍵時刻。


2014年2月6日 星期四

請給人民生活品質,而非虛華數字

本文亦刊載於103.2.5《風傳媒》評論
  今年一月中旬曾有長達10日,因為伴隨中國北方冷空氣而來的懸浮微粒籠罩,全台空氣嚴重拉警報,不僅中南部的污染情形,分別到達代表不良的紅色等級與嚴重不良有害人體健康的罕見紫色等級;北部也有不良及接近不良的空污濃度,其影響範圍,甚至遠至太平洋東岸的美國加州。對於此一影響全國人民身體健康比馬桶不通更嚴重百倍的空氣污染警報,行政院卻未置一詞,僅由低階的環保署空氣品質保護與噪音管制處官員出面提醒國人減少外出。因為一則污染源主要來自中國,馬政府不敢捋虎鬚,只能默不作聲;二則面對這些污染,台灣、中國、甚至美國都完全束手無策。
  過去幾十年在發展主義作祟下,原本應該僅是提升人類生活品質手段的經濟發展,搖身一變成為目的與顛撲不破的真理,於是所有阻擋在前的樹木森林、農田民宅與環保人士,均視為阻礙發展的絆腳石,必須加以移除。台灣如此,中國更是如此,長時間的高度經濟成長,幾乎是建立在自然資源的過度消耗與生活環境的污染蹂躪之上。中國近10年的快速經濟成長固然稱羨,但付出環境與居民健康難以彌補的代價,也在中國各大都會區的嚴重霾害而顯露無遺。
  據報導,中國要整治這些來自濫伐濫墾與燃煤所產生的霾害,初估經費高達38千億元。姑不問花下經費,未必即能如願達成預期整治成果,此外,居民身體健康因此所尚支出的醫療費用與勞動能力的減損,更加難以估算。如以政府慣用的說詞來解讀,此筆近4兆元的整治經費以及醫療費用支持,在環保、醫療產業確實是龐大的產值,對GDP貢獻可觀,但就經濟發展的目的是為提升人民生活品質而言,其實完全是負值!尤其甚者,此種掠奪式的經濟發展所產生的效益,幾乎均由政商、財團高層與太子黨獨占,而弱勢人民卻必須付出健康甚至生命的代價以換取金權階層施捨的微薄殘羹。於是,政府越拼經濟,貧富差距便越來越大。台灣的命運則更加悲慘,人民不僅必須承受台灣本土如六輕、日月光的工業污染,每逢冬季,更時常必須同時承受來自中國北方的霾害,毫無生活品質可言。如此模式的經濟發展,對底層人民來說,豈有意義可言?
  再以觀光發展為例,近年暴增的旅客,主要因開放陸客來台觀光政策所增加。不久前馬政府沾沾自喜外國人來台觀光年旅次已破800萬人,並將今年目標訂到900萬旅次;同時新聞也報導大台北地區每三天新增一家旅館,甚至台東近幾年旅館房間數也新增近3000房,如再加上旅遊周邊產業,就業機會理應大量增加,相關周邊產業也該慶豐收。但資金無國界,加上金管會的查核無力,陸資發展出掌控周邊協力廠商的「一條龍」投資策略下,虛華的年800萬人旅次,除了從高消費力的慢遊變調為吵雜失序的擁擠、優美風景的破壞、民生用水消耗、生活污水與廢棄物均同步大量增加外,究竟留下多少效益真正由台灣人民享有?
  政府對重大建設計畫或許會有另一套「增加或促進公共利益」的說詞,以近來備受爭議的遠通電收高速公路電子收費系統(eTag)為例,政府從原本每年負擔約5億元收費員人事費用,BOT給遠東集團後,反而每年需支付15億元的代收費給遠通電收,而且還造成約400名收費員失業四處抗議;而遠通電收所建置的電子收費系統於收訊、收費計算上屢屢出錯,非但沒有提升公共服務水準、促進公共利益(促進民間參與公共建設法第1條、第3條規定參照),反造成使用者更多的不便,怨聲載道。此項一味求快,空有世界第一的政府重大建設,非但沒有帶來該有的正面效益,反而賠上政府公信力,若說此公共建設是一徹底失敗、毫無正面效益可言的決策,應不為過。
  馬總統的元旦文告,再度宣示今年是「拼經濟」年;年前尾牙時,鴻海集團董事長郭台銘也對外宣稱,未來10年,其集團營收將從4兆元增加至10兆元。馬政府拼經濟,全民一定沒信心、無期待;但以郭董的豪氣干雲與執行力,相信大多數人會認為他做得到。只是郭董的事業版圖重心早已移至中國,目前他在中國僱用的員工約有100萬人,遠遠超過在台僱用人數,而他所賺的錢,礙於中國法令限制與避稅考量,也難匯回台灣。因此,台灣僅是增加名目上的GDP外,又究竟有多少實質效益是台灣人所享有?這是盲目追求經濟發展數據的根本病灶所在。所以,筆者要向政府大聲說,請不要再搬弄虛華的經濟發展相關數字,也不要虛幻的公共利益,我們要的是能實質創造且能公平合理分配效益的經濟發展模式。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