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ample 10 - Another Advanced Example

  • 堅持 守護

    一直在影響司法對台灣土地徵收制度的認識的苗栗大埔區段徵收案,歷經二次最高行政法院發回,於徵收違法判決確定後,來到返還土地的關鍵時刻了。

  • 正直 任俠

    對於一個涉及拆除323戶,影響近半千餘人口(近半是高齡老人)的建設計畫,任何有民主素養、人權法治觀念的政治人物,絕對會謹慎再謹慎、傾聽再傾聽

  • 環境 永續

    政府拼經濟的腦袋最需要創新!如果連央行都僅能提出靠救房市或設立石化產業專區救經濟的方案,是否意味著整個政府(高層政務官)都已黔驢技窮,應該換腦袋當家了?

  • 土地 正義

    近十年,台灣無論行政、立法、司法的領域,都在資本的壓力下逐步失守。這是年輕一代之所以走上街頭的原因。這是我輩沒有好好為他們守住永續生活條件所造成。而當他們勇敢地上街,卻得蒙受國家動用水車、警棍的暴力攻擊,也意味著台灣民主已走到危險且急迫需要改變的關鍵時刻。


2014年1月14日 星期二

選舉一到,許多擬參選人就起乩


  不知幸與不幸,筆者因長期參與社會運動,而義務、半義務地承接了包括文林苑都更強拆士林王家案、苗栗大埔強徵案、中科三、四期撤銷環評等等許多重大案件。來自弱勢受害者、社運團體的殷殷期盼與其他社會人士的關切,對筆者而言,既是一種砥礪動力,更是一種精神壓力,但做為社運圈的一份子,也甘之如飴。

  隨著2014年底的七合一選舉與2016年的總統大選(如果尚未變成中國另一特區,仍有選舉的話)的逐漸逼近,已經表態或雖尚未表態但已決定參選的政治人物,一些怪現象或醜態已逐漸畢露無遺。口不擇言,而且對社會弱勢者力爭的議題完全無知的參選人有之;另以爭議近二年的文林苑強拆案及超過三年以上的苗栗大埔強徵案為例,過去從未曾絲毫關心過的人,如果僅因需要提出政見,想從中瞭解制度面的問題,而來找筆者問個案所凸顯制度面問題也就罷了,但更多是自動找上門來想把問題「喬一喬」,看能否在他手上解決,以獲得未來問鼎縣、市政府的能幹政績,真令人搖頭。如果根本不想清楚瞭解掌握制度面問題之所在,憑甚麼認為他們「出面」,問題就能迎刃而解?
  欲競逐台北市長的擬參選人想「出面」「喬」文林苑爭議案,較不令人意外,苗栗大埔案竟也有台北市長擬參選人的同事打來事務所表示其過去似未曾以實際行動聲援過此案的「老板」,選在其已宣布參選而苗栗大埔徵收又被中高行判決徵收違法後想瞭解此案,就不免令人啼笑皆非,  如果僅止於關心或想瞭解也就罷了,   否則如果台北的擬候選人熱心過了頭來管苗栗大埔案,尤其身在綠營,   在選舉階段藍綠對立勢必更加尖銳之際,此舉豈非幫倒忙?
  而其中尤令人不齒的是,某位已表態參選苗栗縣長的政客,過去在苗栗縣立委任內從未真正關心過大埔案的受災戶,其秘書竟然從1/13起一直主動來電給彭秀春與本事務所,表明想當仲裁人,但卻只想處理張藥房重建乙事,一則要求切割黃福記與柯成福;二則責怪農陣不應一直到苗栗來亂。此人及其幕僚平時顯然對社會議題甚至苗栗在地議題非常冷漠,他們不知道,一則內政部早就一再打電話給我表示他們願意重建張藥局(應是李鴻源部長個人意願,但不知會否有來自行政院或總統府的變數),何須此種政客假藉仲裁之名,行收割之實?二則若不是農陣長期投入送暖與協力掀起更多的社會輿論壓力,說不定會有更多人輕生,以及政府早就雲淡風輕撒手不管。而且筆者也是農陣成員之一,怪農陣是來亂的,又要農陣成員替他抬轎,豈不可笑!
  筆者已接到多位擬參選人加入顧問團及站台邀請,在此要奉勸各位擬參選人,如果平時不曾真正關心弱勢者及社運議題,單純邀請知名人士站台,未必即會獲得共鳴。相同地,如果平時的作為無法獲得筆者及周邊社運朋友的認同,筆者是不會背書及站台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