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ample 10 - Another Advanced Example

  • 堅持 守護

    一直在影響司法對台灣土地徵收制度的認識的苗栗大埔區段徵收案,歷經二次最高行政法院發回,於徵收違法判決確定後,來到返還土地的關鍵時刻了。

  • 正直 任俠

    對於一個涉及拆除323戶,影響近半千餘人口(近半是高齡老人)的建設計畫,任何有民主素養、人權法治觀念的政治人物,絕對會謹慎再謹慎、傾聽再傾聽

  • 環境 永續

    政府拼經濟的腦袋最需要創新!如果連央行都僅能提出靠救房市或設立石化產業專區救經濟的方案,是否意味著整個政府(高層政務官)都已黔驢技窮,應該換腦袋當家了?

  • 土地 正義

    近十年,台灣無論行政、立法、司法的領域,都在資本的壓力下逐步失守。這是年輕一代之所以走上街頭的原因。這是我輩沒有好好為他們守住永續生活條件所造成。而當他們勇敢地上街,卻得蒙受國家動用水車、警棍的暴力攻擊,也意味著台灣民主已走到危險且急迫需要改變的關鍵時刻。


2012年6月15日 星期五

國土計畫的公民參與

(2012.06.25 社區大學全國促進會第四屆民間國是論壇「從組織再造談國土規劃與河川治理」主題與談文)
一、       前言

早在1987年世界環境暨發展委員會(World Commission on Environment and Development)所發表的「我們共同的未來」宣言以及1992年地球高峰會議所提出的二十一世紀議程(Agenda 21),都已強調國家的永續發展策略應植基在廣泛的公眾諮詢與草根性參與的基礎之上。[1]內政部李鴻源部長近幾年來演講,也幾乎都會提到荷蘭的國土規劃與治水經驗,認為台灣應該學習荷蘭三角洲委員會(Delta Committee)注重全民對話的經驗:設立國務院層級的夥伴政府,由政府針對水資源管理的衝擊進行探討,以國土規劃的角度擬訂各種配套措施,與公眾溝通討論,歷經兩年長達4000小時,最後發展出一套具長遠眼光與高度共識的永續發展國土計畫與治水策略。[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