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ample 10 - Another Advanced Example

  • 堅持 守護

    一直在影響司法對台灣土地徵收制度的認識的苗栗大埔區段徵收案,歷經二次最高行政法院發回,於徵收違法判決確定後,來到返還土地的關鍵時刻了。

  • 正直 任俠

    對於一個涉及拆除323戶,影響近半千餘人口(近半是高齡老人)的建設計畫,任何有民主素養、人權法治觀念的政治人物,絕對會謹慎再謹慎、傾聽再傾聽

  • 環境 永續

    政府拼經濟的腦袋最需要創新!如果連央行都僅能提出靠救房市或設立石化產業專區救經濟的方案,是否意味著整個政府(高層政務官)都已黔驢技窮,應該換腦袋當家了?

  • 土地 正義

    近十年,台灣無論行政、立法、司法的領域,都在資本的壓力下逐步失守。這是年輕一代之所以走上街頭的原因。這是我輩沒有好好為他們守住永續生活條件所造成。而當他們勇敢地上街,卻得蒙受國家動用水車、警棍的暴力攻擊,也意味著台灣民主已走到危險且急迫需要改變的關鍵時刻。


2011年9月22日 星期四

放生,生命消失的旅程

本文精簡版刊載於100.09.22蘋果日報論壇

    《時報周刊》第1752期刊載陳文茜小姐大作「在放生的旅途中」,提及某法師在漁市場花台幣500萬元買下14,000公斤的魚兒,載到允許放生的水庫,在『阿彌陀佛』的頌聲中放生。她原本心情充滿悲愴,需靠藥物入眠,參加此次放生之旅後,終於放下她的落寞與心痛。


死不認錯的陳大小姐


       陳小姐動見觀瞻、文筆優雅感人,但該文章過度歌頌「放生」,極易給讀者造成錯誤印象。人類號稱萬物之靈,應該有能力選擇更適當的療傷止痛方法,參加放生活動,不該是選項之一。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長期關注台灣放生現象,曾提出多份調查報告。為免該文誤導讀者,容藉具最多讀者群的 貴報,澄清陳小姐所傳遞的錯誤觀念。

      首先,水庫放養太多魚類,易使水庫優養化而破壞水質,究有何供水用途的水庫會容許放生?作者懷疑。

      其次,2004年9月及11月,研究會先後完成自92年3月至93年8月,長達一年半的<全台宗教團體放生現象調查報告>及紀錄影片二份針對台灣宗教團體放生活動所做的調查報告。訪查全台2007個寺廟、團體發現實際從事放生者約483家,估計每年放生金額至少2億元,放生動物數量超過2億隻。另訪查北中南三大鳥店集散區,則發現155家業者中,有將近6成專職販售各式放生物,而且還接受預定鳥種與數量,以方便事先捕捉或繁殖。放生地點遍及全台各地,包括山林、河川溪流、湖泊、海岸、沿海、港邊、水庫、高爾夫球場、公園等,而且物種繁多,包括鳥類、魚類、蝦蟹類、貝類、爬蟲類(其中還包括毒蛇)、昆蟲類、軟體動物,乃至靈長類的彌猴等,更包含走私的外來物種。

        2009年1至9月間,研究會繼續追蹤調查經過5年政府民間組織大利推動教育宣導後的放生情況,發現並無改善:例如被繁殖或被捕捉的各式放生鳥,放生過程一抓一放間,仍常造成許多傷亡;許多養殖魚類,常常不分淡水或鹹水養殖,通通一起被倒入水庫或海中!其他物種,亦常不分放生地點的生態環境是否適當,而隨意放生,事後造成放生動物因環境因素而大量死亡或形成另一種生態浩劫。

       放生團體藉強調功德與消除業障,鼓勵民眾從事放生,甚至偶而還會強調「神蹟」、「奇效」。例如研究會就錄到北部某放生團體表示:「放生功德很大,但放生金額最好不要太少,錢多一點『會比較有效』,像之前有一位民眾是『躺著』(意指重病在床)一起出去放生,放生完後就『站著』回來了,因為他放的金額很大,立刻就有了效果。」此外,台灣寺院常藉舉行法會,讓信徒們主動的集資放生或由寺方主辦信徒們發心樂施,透過商人定期的、大量的捕捉各種生物來放生,對減少「肉食者」的影響效果有限,反而增加動物的傷亡。根據生態學者許富雄、邵廣昭2007年<放生對鳥和鳥類生態的影響>研究報告,發現放生過程,易使鳥虛弱無法飛行,傷亡機率很高。其他如野生蛇、龜等,都是原本在野外活得好好的,卻因為「放生需求」,導致牠們從野外被捕捉、運輸、買賣,然後再放生。也就是說,只要有市場需求,不管是保育類或外來種,是否會造成動物死傷及生態浩劫(如引進沒有天敵的外來物種),信徒沒注意,業者根本不在意!

       事實上,備受佛教界尊崇的印順導師就曾在其著作中要求善心的佛門弟子,少為自己的功德打算,多為無辜的放生物想想,呼籲:「以放生為事業的法師、居士們!慈悲慈悲別放生!」。放生在「梵網菩薩戒經」、「金光明經」中曾被提到,但指的是由渡人到普渡眾生的慈悲心。經中談到放生的真意,是在自然的因緣中遇到動物受傷或在死亡邊緣,需發揮慈悲心設法搶救,如此隨緣放生,才是功德。

       我們必須鄭重澄清,現今已商業化的放生,很可能等於放死,未必是積善,反是造孽!

沒有留言: